無障礙鏈接

北京看點:憲政大辯論和狗屎烤蛋糕

  • 東方

北京理論界最近掀起了一場關於憲政的大辯論。一些知識份子稱這場辯論圍繞的是一個偽問題,是學術精力的浪費和理論界的恥辱。中央級新聞傳媒分別發出觀點對立的文章,讓觀察家感到不解。北京外媒對習近平和李克強到底向繼續改革開放還是朝恢復文革極左路線的方向前進表示關注。

北京最近的新“兩報一刊”連續發表文章,挑起了一場憲政大爭論。

這“兩報一刊”分別是: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解放軍報》和《紅旗文稿》。辯論的雙方是北京公知,一邊是毛左“倒憲派”。雙方主要圍繞憲政姓資論,宇宙終極真理論,另外還有衍生出來的五不搞和七不講等理論。

在北京縱觀這幾個星期的辯論,但見亂箭橫飛,各種觀點層出不窮,充斥著荒謬和矛盾,讓外人不知所雲。正是“剪不斷,理還亂,是荒謬”。無怪這場辯論被大陸著名學者蕭澣定義為“偽問題”,相當於激辯“狗屎能否烤出蛋糕”。

*狗屎能不能烤出蛋糕*

大陸知名學者蕭瀚說:“為一些諸如“社會主義憲政”之類偽問題爭論不僅是學術精力的浪費,更是學界恥辱。它唯一能說明的只是學界多麼軟骨缺鈣。憲政學者本該討論憲政的具體技術問題,結果卻爭論諸如一黨制下能不能實現憲政-這相當於討論用狗屎能不能烤出蛋糕居然還討論得那麼嚴肅。”

*騎虎難下*

很難說,這場中國理論界關於憲政的辯論沒有得到中共高層的首肯或默許,然而,這場關於憲政的辯論似乎正在向引火燒身和騎虎難下的方向發展。

倒憲派以人民大學教授楊曉青為旗手和先鋒。5月21日,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楊曉青在黨媒《紅旗文稿》上發表《憲政與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較研究》一文,聲稱“憲政的關鍵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屬於資本主義。”

一天後的5月22日,人民日報社下屬的《環球時報》刊登名為《憲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國發展之路》。該文指出,這兩年憲政概念突然走進輿論場,是中國主流政治發展之外的一個分枝,它是從西方的話語體系出發,用新說法提出中國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

中央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同日也發表了該報總編輯孫臨平《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的文章,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上升到信仰。孫臨平指出,“共產黨人要始終同心堅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信仰,篤信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在黨的引領下,我們靠中國精神戰勝過千難萬險,今天,也一定能靠中國精神成功應對各種風險和挑戰,最終實現中國夢”。

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也對所謂的“倒憲派”進行了回擊。一家知名改革派刊物《財新新世紀》最近頂風刊登了懷念歷史學者任東來逝世的文章,對倒憲派進行了尖銳的抨擊。文章援引任東來教授從歷史的角度談憲政的話稱,中國人講憲法已經將近一百年,卻看不透憲法的本質在於限制政府,約束官員,保護公民。任東來教授認為,歷史上有的國家有憲法而無憲政,有的國家無憲法而有憲政,有的國家有憲法也有憲政。美國是一個有憲法也有憲政的國家。美國的經驗表明,憲法的意義在於能夠轉化為憲政。施行憲政的目的,不在於憲法的條文有多麼完美,而取決於根據憲法制定的制度,文化和公民。

對極左派學者提出不能否定前三十年的論點進行的最精彩的回擊是北京公共知識分子姚監复。姚監复提出,如果不能否定前三十年,那麼習仲勳反黨集團能不能否定?是錯誤就要否定,是冤案就要平凡。

他說:“如果說不能否定過去,這三十年也要肯定,現在三十年肯定就出現矛盾了。那樣的話,中蘇兩黨爭論要不要肯定?九評要不要肯定?批判習仲勳反黨集團要不要肯定?如果都肯定的話,那就是自己把現代修正主義的帽子戴在自己頭上。”

姚監复似乎一句話就把極左派學者打啞了火,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兩報一刊的任何一位學者、編輯、記者,或評論、社論、社評或專欄文章敢回擊姚監复的挑戰,聲稱要堅持當年中央對習仲勳反黨集團的決定。因習仲勳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而習近平本人也曾受到父親冤案的牽連。

*紅二代中的极左派*

北京獨立記者,專欄作家高瑜說,兩個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搞六十年一貫制,這是中共紅二代中最極左的一批人提出來的。可惜的是,紅二代中,有改革派思想的紅二代對習近平的影響未能奏效。

她說:“炎黃春秋今年2月27號開了一個會,是在兩會後。陸定一的兒子講‘能參加炎黃春秋會議的還是一些有自由民主意識的人’,但是這種人非常少,包括胡(耀邦)家的兩兄弟。他們提出憲政、改革,必須和憲法相結合。但是現在的中國有憲法沒憲政,並非從憲法的理念執行憲政,(憲法)往往流於形式,包括言論自由等問題,落實不了,沒有改觀,和胡溫維穩時代是一樣的。有一句話這麼說‘近平同志困難非常大,關係到紅二代執政最後十年了’。有人看到了這種危機,並認為環境危機很重要,包括十年後,我國污染總量還要增加一倍。現在就已經霧霾了,再增加一倍會怎樣? ”

很多中國問題專家都觀察到中國有個有趣的現象,中國政府在現實世界因掌控了軍隊和宣傳機器而表現出絕對的威權,而在虛擬的網絡空間,則成了弱勢群體。公知與網民也敏銳地覺察到體制內學者維護“憲政姓資論”的理論蒼白無力和自相矛盾,群雄並起,向極左思潮發動了互聯網上最猛烈的圍攻。

原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在接受BBC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今天的中國如果要建設憲政,最大的障礙是意識形態障礙。他說:“如果不去除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這樣一種學
說,這樣一整套的政治哲學,那麼我們就沒有辦法在中國建設憲政。像中國現在的這樣一種權貴資本主義,很典型是急迫需要憲政的,中共永遠執政的意願是不能憲政的根本原因。”

如果說學者的話還可以體現中國文人的溫良恭儉讓,網民則直白得多了。

新浪微博的@fen1234說:“在21世紀的今天,連憲法、憲政都敢否定的人,那絕不是一般的邪惡!當年的姚文元也不敢這樣痞!下一步,就該論證“公平、正義”是資本主義了!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寧要人治不要法治;寧要枷鎖不要自由;寧要暴政不要憲政;寧要特權不要公平;寧要腐敗不要公開;寧要呆若木雞不要思想自由”。

*無良媒體造反*

知名學者張千帆在接受荷蘭在線記者採訪時表示,“憲政屬資論”是官方御用文人和無良媒體在策劃“造反”,挑戰民間正在形成的憲政民主共識。這場大辯論說明,中國當前的最大危險是缺乏體制共識,憲政改革的希望不在官方在民間。

值得玩味的是,同樣是官媒,地位僅次於《人民日報》的官媒《光明日報》竟然刊登文章,公開與代表主流媒體的兩報一刊唱反調。

**光明日報唱反調*

《光明日報》最近刊登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許崇德的文章《憲法是法治國家應有之義》。文章引用了毛澤東1940年發表的《論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對憲政的定義:“憲政是甚麼呢?就是民主的政治”。許崇德這一招的確是十分厲害,連中共的開山鼻祖毛澤東都說過憲政,今天的毛左還敢再說不嗎?

許崇德教授還點出了“倒憲派”的死穴,認為他們的目的是為了誤導輿論,蒙騙領導,意圖在今天重啟反右運動。許崇德說,目前的反憲政思潮是一股極左思潮。他們以極其革命的面目出現,打著反西化的旗幟,採取釜底抽薪的辦法,先悄然殲滅憲政這個提法,架空憲法,否定憲法的運用和實施,使憲法邊緣化。

*誤導輿論,欺蒙領導*

許崇德教授指出,極左思潮的推動者否定憲政的提法沒有一點站得住腳的根據,這種故意撇開中國的社會主義憲法,片面地把憲政定義為資本主義,然後編造出憲政提法會招致西化的神話,其目的在於“誤導輿論,欺蒙領導”,其意欲揮舞大棒重啟反右派運動的做派很不合時宜。

北京觀察家注意到,從中共並沒有完全封堵互聯網上對憲政的討論可以看出,習近平和李克強並沒有完全站在反憲政派的一邊。每逢中共面臨改革的關鍵時刻,都會出現意識形態的大辯論,如“黑貓白貓論”,“摸著石頭過河論”,“真理標準”論等等。對今天中共黨內的思想理論界來說,沒有共識已經成了共識,統一思想和統一認識和全國一盤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大勢所趨*

最近,倫敦《金融時報》因為封面刊登習近平穿皇帝龍袍的PS照片而被禁,無獨有偶,中國民眾中,也出現了比不能否定前後三十年更為激進的黑色幽默。有網民說,
不但不應該否定前三十年,也不能否定中國的前五千年。他們要求中國恢復帝制,從而讓平民百姓在一個開明的好皇帝統治下,享受太平盛世的生活。

縱看歷史,正是:“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陽光之下,別無新事。”滾滾大江東去,見證了多少王朝的興替,然而民眾對生命的尊嚴,對自由的嚮往和對有權追求幸福等普世價值的期盼,並沒有改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