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杜斌出書拍片被拘留 律師指罪名荒謬


為杜斌辯護的維權律師浦志強(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

為杜斌辯護的維權律師浦志強(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


曾為美國紐約時報工作的知名中國攝影記者暨記錄片製片人杜斌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後,他委託的律師浦志強在北京丰台拘留所會見了杜斌,並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為杜斌提交的取保候審申請書遭到警方駁回。與此同時,一些馬三家勞教所受酷刑折磨的上訪人員在丰台看守所外舉牌抗議,要求當局立即釋放杜斌。

*罪名荒謬*

浦志強律師向美國之音講述了他在看守所會見杜斌的經過。浦志強律師說,他的當事人杜斌被拘留時警方給出的所謂涉嫌犯有“尋釁滋事罪”非常荒謬的。

浦志強說:“他不符合任何尋釁滋事罪的要求。(尋釁滋事罪)犯罪過程至少有:追打別人、涉事生非等。杜斌最近一段時間,幾乎沒有出家門。在家喝悶酒是很少構成尋釁滋事罪,它一定是和公共秩序和社會安定有關的事情,但是(杜斌)沒有。”

“非法出版物比較難做,非法經營原有幾個案件都聲名狼藉。現在用尋釁滋事,明顯沒有。我們之前申請了取保候審,認為他的行為符合取保候審的條件,而且他的行為完全不構成犯罪。昨天豐台區公安局批下來了,批的是《不予變更強制措施通知書》。經過審查,他們認為犯罪嫌疑人杜斌在現階段,如果變更強制措施,就有可能出現偽造、串通證人等情形,所以根據刑事訴訟法不予變更。這樣的情況就很奇怪。昨天我給杜斌看(審批結果),我問他,你怎麼看?他說我想到了。他反問我,我說我也想到了。他說他不服氣,因為第一不構成犯罪,再者,所有的證據,包括書,是公開出版物。紀錄片,網絡上有流傳,不可能隱匿或篡改。就本人來說,他認為是自己的功績,還生怕別人將它隱匿、篡改。至於說串通證人,他說自己沒有證人。”

*杜老師*

浦志強表示,杜斌的精神情況不錯。目前杜斌與其餘的嫌疑人被拘留在北京丰台派出所。看守和其他嫌疑人知道杜斌因為寫六四的書,和拍攝馬三家勞改所酷刑紀錄片而被關押,對他表示敬重。看守尊他為“杜老師”。

浦志強說:“抓他的時候管他叫'杜老師',警察抓一個尋釁滋事的人管這個人叫'老師'?他說他每天都給關在一起的難友做思想工作,他自己心情很好。認為除了對不起自己的家人外,是在體驗生活。關在一起的人都很尊重他,警察也很尊重他。”

*我們是人,不是牲口*

杜斌在被捕前曾經接受過美國之音採訪,他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8個字,那就是告訴中國政府:我們是人,不是牲口。

杜斌先前接受采訪時說:“(我的作品)都是討論人的生存狀況,尤其是那些默默無聞的小人物的聲音,外面很少能聽到。我寫的八本書,包括以後的所有東西,都是為了反映一個主題,那就是告訴我的政府,一句話、八個字──我們是人,不是牲口。我既然敢做,就要去承擔風險。因為有些事情,還要靠一些人去做,哪怕只能做一點點,也能讓國家朝前動一點點。如果大家都動起來的話,中國的勞教制度能早一點死亡。”

杜斌1972年出生於山東郯城,曾經擔任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合約攝影師。另外他還是作家、獨立紀錄片製作人,攝影作品被中國各大重要媒體,以及各大西方媒體,如《紐約時報》、《國際先驅論壇報》、《時代》雜誌、英國《衛報》、德國《明星》畫報等採用。

杜斌的著作以忠實呈現中國社會、歷史問題為主,著有《天安門屠殺》、《毛澤東的人肉政權》、《毛主席的煉獄》、《艾神》、《上訪者:中國以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上海骷髏地》、《北京的鬼》、《牙刷》等書,以及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

杜斌在監獄中對律師表示,警方提審他若干次,審訊的問題和擾亂社會秩序,尋釁滋事沒有任何關係,關心的就是他在海外出版的作品,如在《中國人權》雙月刊的連載、《艾神》、《天安門屠殺》,以及《小鬼頭上的女人》等等。

*庭外示威*

杜斌通過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揭露了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裡對被關押的女犯施行的各種駭人聽聞的酷刑。馬三家的一些酷刑倖存者專程從東北來到北京,並且冒雨在豐台拘留所外面舉行了抗議示威活動,要求當局立即釋放杜斌。

參加示威活動的馬三家倖存者劉華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們22號冒雨坐公交,總共12人。舉牌寫著'走出馬三家女人強烈要求中國政府釋放作家、攝影師杜斌'。我們大喊'杜斌,我們來了!強烈要求政府釋放杜斌,杜斌無罪'。 保安對我們說不要再喊,杜斌聽不到。我說,但是你能聽到,只要證明我們有這種精神就好。”

杜斌的辯護律師浦志強對美國之音說,他認為杜斌的行為並不構成犯罪。杜斌出版圖書,拍攝紀錄片、出版圖書,都是在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創作自由和表達自由。如果他的書籍不能在中國大陸出版,那是政治制度的問題,他在香港、台灣等海外地區出版著作,並非犯罪,更無法定性為犯有尋釁滋事罪。

浦志強指出,北京警方只能拘留杜斌37天,如果屆時不放他出來,就要對他進行正式起訴。北京的媒體和法律界都對在關注這個案子的下一步進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