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花萬金包養情人的中共高官被免職調查

  • 東方

范悅與紀英男 (紀英男提供)

范悅與紀英男 (紀英男提供)

中國國家檔案局紀委負責人,對網際網路上廣泛流傳的有關該部門官員花鉅資包養情人的傳聞作出回應。國家檔案局紀委負責人聲稱,當事人范悅已經被免職。

媒體還呼籲,范悅包養情人的鉅額資金來源事件的內部調查應該讓位司法。在經歷了最初的封鎖消息,遮罩言論之後,中國有關部門開始對網路揭露的腐敗行為作出正面的回應。不過,有媒體認為在官方在數日缺席之後,這條剪短聲明有敷衍表態之嫌。

​自從前中國旅遊與經濟電視台一位女主持人在網際網路上實名舉報一位與她同居四年的中央辦公廳高官之後,這個事件一直在中國國內網際網路上被遮罩。 在海外媒體紛紛報道之後,中國官方不再遮罩相關消息,並通過國家檔案局紀委負責人在網站上正式作出回應。

*出口轉內銷*

這是一個典型的出口轉內銷的新聞案例。發生在中國國內的新聞,先在海外媒體上引爆,然後通過社交媒體傳入國內,並引起官方的關注,隨後中國媒體大軍潮水般跟進,把腐敗官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中國國家檔案局機關紀委負責人在該局的官網上發表的聲明表示,原副司長范悅花鉅款包養紀英男的情況正在進行調查。不過,紀英男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表示,她從今年四月份開始,多次到國家檔案局,甚至到中南海陳情,會見了國家檔案局負責人,石沉大海,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紀英男到中直機關上訪(紀英男提供)

紀英男到中直機關上訪(紀英男提供)

*踢皮球 *

紀英男在接受美國之音北京分社採訪時説:“大約在4月21日,我正式找到檔案局的同志,帶去了簡單的視頻和圖片資料,給他們單位的黨委同志看過。他們黨委 的同志説,會向組織反映並嚴肅處理這件事情。後來經過我多次協調,又找到段局長,國家檔案局副局長段東升。段局長當面在他們的會議室承諾説,這件事情非常嚴重,一定會認真對待、處理,最後給我一個答覆。過了半個月後,他們給我的答覆是,這件事已經反映到中辦,但是他們單位沒有對范悅的處理和調查許可權。他説他們不是司法部門,級別也沒有范悅高,他的人事關係還在中辦,中辦領導讓他們這樣回復我的,並讓我去找中紀委或中辦直接反映。(隨後)我去了中南海、中 辦和中直管理局,還有中辦秘書局,都吃了閉門羹,連最基本的接待和了解情況的形式都沒有。我非常地絕望,因為正路走不通,就一定要走極端的路線。我無法去接受和原諒……”

人民監督網公民記者朱瑞峰指出,紀英男的陳情和一般民眾不同。她居然能到中南海陳情,要是一般老百姓,早就被劫訪人員抓走了。

*告狀告到中南海*

朱瑞峰説:“紀英男又到了中南海府右街對面的中央辦公廳,她要去告狀。當時我也有去,拍了很多照片。一般的普通訪民,只要在府右街上走,馬上會被警察盯上或被武警抓住,送進全世界都知道的收容所。但是紀英男開著她的奧迪A5,直接站到了中央辦公廳秘書局門口。把車一停,拿著光碟找武警要進去告狀。我當時拍 下了照片。他們對她無可奈何,因為他們確實不敢管。雖然范悅是副廳級,但他的權力太大了。他歸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先生管,説白了上面就是習近平總書記了。這次紀英男和范悅的事情,其實給我們的總書記習近平先生出了個難題,到底處理不處理呢?”

*一把菜刀三千塊*

中國網際網路上廣泛流傳范悅包養紀英男出手闊綽,給她買一把菜刀就用了三千塊錢。紀英男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敘述了當時范悅給他買菜刀的經過。那把菜刀兩千八百多塊錢,是一把名牌菜刀。紀英男詳細地敘述了范悅買高價菜刀的經過。

紀英男:“他就買了一把2888元的菜刀,是一個國際品牌,應該大家都知道它的價位。我説,‘老公我們兩個租房子,為什麼要買這麼貴的菜刀?’他説,‘老婆,咱們以後結婚了,這個菜刀也是要用的啊,我們要過日子的啊……’”

范悅給紀英男購買的珍珠項鏈(紀英男提供)

范悅給紀英男購買的珍珠項鏈(紀英男提供)

人們不免要問:一個普通的副廳級官員,每個月的工資也就是幾千元到一萬塊而已,況且又是在一個清水衙門裏工作,他怎麼會在一個女孩子身上,如此闊綽的花錢?他的錢是哪來的?紀英男説,他沒有直接告訴他金錢的來源,只是説和朋友合夥做生意。

紀英男回答説:“他説他的公司大概有一萬多,他在外面和朋友合夥辦公司。”

人民監督網的公民記者朱瑞峰分析説,中共官員在工資之外,有很多灰色收入。

朱瑞峰説:“中共官員,他們的官職不是特別高,但是權力特別大。中央辦公廳在中國是一個最大的衙門。”

*語焉不詳:離婚協議和法律手續*

中國國家檔案局紀委負責人在聲明中表示:“經了解核實,2007年2月范悅與妻子簽有離婚協議,但未履行法律手續”。這種語焉不詳的説法有提范悅開脫之嫌,但實際上反而證實了范悅法律上並沒有和妻子離婚。

紀英男曾經和范悅的父親談到過范悅的婚姻,范悅的父親當時讓她打消了讓范悅離婚的念頭。

紀英男説:“我期間也聯繫過范悅的父親,希望他能給我一些溫暖和安慰。我哭著跟他父親説我的委屈和范悅對我的侮辱、謾罵和恐嚇。他父親告訴我,‘小紀你要面對現實,他不會和妻子離婚,你如果心裏受不了,就去看看心理醫生。我身體也不好,咱們的談話就到此為止。’”

紀英男説,她最難忍受的是欺騙和背叛。特別是范悅在有婚姻關係的情況下,居然還當眾向她求婚。

紀英男和范悅關係為什麼破裂,有各種版本。有報道説,范悅在獲得提升之後,為仕途考慮,希望切斷和紀英男的關係。

美國之音北京分社星期二打通了范悅的電話,希望能採訪他對這個事件的看法,在聽到是美國之音打來時,對方沉默良久,一句話也沒有説,便掛斷了電話。

​有分析指出,雖然中共官方在官場醜聞以及突發事件的處理上還有很多問題,但這次對外媒輿論有正面回應,不再把外媒看做是境外敵對勢力,這種進步也是事實。不過,這種進步,離習近平18大之後的反腐決心和重建政府公信力的要求還是遠遠不夠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