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正副市長辭職 緣自災後引咎?

  • 丁力

7月23日工人們在房山區一個公路收費站外堆沙包

7月23日工人們在房山區一個公路收費站外堆沙包


在暴雨成災肆虐北京之後,在民怨聲中,北京市市長和一位副市長辭職,但他們不久前接任了新的黨內職務,升了官,本來就是要辭去行政職務的。官方媒體的簡短報道給人留下了聯想的空間。有網民認為他們是引咎辭職,也有網民指出這不過是官場換屆的常規。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星期三開會,決定接受郭金龍辭去北京市市長職務的請求,接受吉林辭去副市長職務的請求。會議還表決任命王安順、李士祥為北京市副市長,王安順為代市長。

本來,在很多人看來,北京市長郭金龍在接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職務之後辭去市長一職是順理成章的。分析人士談論過王安順和吉林兩位副書記誰會接任市長。

但是這個看似官場常規手續的舉動發生在北京暴雨成災、多人死傷、民怨四起之際,所以有些網民懷疑或者認為這是引咎辭職。

有人說,他們辭職“不知是不是為這次大水所造成的損失負責”,也有人說,一場大雨把市長澆下了台。

北京學者章立凡在轉發這個消息時加上的評語是:“燃鞭炮!”“據說那個書記位子,有人盯了很久了,看他辭不辭。”

*引咎辭職先例*

北京市長等中國高官引咎辭職曾有先例。1988年,在一列火車翻車,88人死亡之後,鐵道部部長丁關根辭職。幾年前,孟學農兩次辭職。用香港明報的話來說,他“曾在2003年4月出任北京市長,但3個月後就因瞞報SARS疫情被免職,後復出任三峽工程辦公室副主任職務。2007年9月東山再起,任山西省長,但一年後就因鐵礦潰壩造成277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引咎’辭職。”

*為何不提黨職?*

人民日報的人民網發表的消息很短,只說“北京市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四次會議今天上午舉行。會議決定接受郭金龍辭去北京市市長職務的請求,決定接受吉林辭去北京市副市長職務的請求,並報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備案。”

這一官方報道沒說辭職原因,也沒提到辭職者的黨內職務,沒說“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而按照慣例,在多數場合,中國官方媒體會先說高官的黨內職務。例如星期二的新京報提到郭金龍為救災捐款的時候稱他“市委書記、市長”。又如,人民網轉載的7月20日消息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來到河北,就促進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和社會和諧穩定開展調研。”

*疏導民怨?誤導公眾?*

筆名為“Mister7走天涯”的一位北京居民在新浪微博寫道:“正常的人事調動,加上‘辭職’二字,選在水災後公布,以平息一部分民眾的怒氣,讓大家以為北京處理了兩個大領導。這就是政治智慧。”

寧波理工學院教授何鎮寫道:“如果是升遷或者另有重用,且不加以注明,這個時間點放出辭職新聞,那就是誤導公眾(使受眾以為是因北京大雨救災不力辭職)愚弄民意。如果是引咎辭職,應該注明原因,使引咎辭職成為中國政壇規則。”

重創北京房山等地的這場大雨是否會重創北京政壇高層?有分析人士認為不會。有人指出,市政建設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歷任政府都有責任。

*死難人數將大增?*

北京市政府新聞辦曾經通報,截至7月22日17時,共發現因暴雨死亡37人。但是後來陸續發現新的死難者屍体,而官方的這個數字至今沒有更新。星期二,北京新聞辦稱,政府在死傷數字上絕不會隱瞞;之所以有數據更新滯後的問題,是因為有些屍体還需要辨認。

重災區房山區區長祁紅表示,房山有6.5萬人安全轉移,1.6萬遊客得到解救,但人員傷亡方面損失重大,正在進一步統計。 這位區長說:“我剛才說過6.5萬人轉移到了高地,但是還有那些路過的、盲目的、不在狀態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人,被洪水無情地吞沒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