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稱 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任香港特首

  • 楊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候選人2012年3月16日進行電視辯論後合影。從左至右: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資料照片)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候選人2012年3月16日進行電視辯論後合影。從左至右: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資料照片)

中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委喬曉陽表示,香港特首必須由愛港愛國人士擔任,不能接受與中央政府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對此,香港真普選聯盟指出,如果候選人與中央對抗,中央應該對此進行反思。

喬曉陽日前在深圳的一次座談會上對與會的37名親中央的建制派議員表明了中央政府對香港特首普選的底線。

喬曉陽說,香港行政長官要維護好中央與特區的關係,不僅要對特區負責,也要對中央負責,特首必須由愛國愛港的人擔任,堅決不能接受與中央政府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是條底線。

喬曉陽說,判斷誰是與中央對抗的人,首先由提名委員會作出判斷,其次由香港選民作出判斷,最後由中央政府作出,決定是否予以任命。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說,中央決定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時,鄧小平就曾說過,由愛國愛港的人來“港人治港”。

他說﹕“如果不是愛國愛港的人士,而是對抗中央,那這個人,他怎麼能在中國香港特區作最高種行政首長呢?所以我覺得這重申了中央對香港的看法。”

香港“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認為,喬曉陽對香港2017年特首普選做出的政策性宣示,特首候選人必須從中央政府挑選的候選人中產生,同泛民主派心中真正意義上的普選,完全不是一回事兒。

他說﹕“香港人一直都很擔心,中央干預所謂普選,就是這麼一回事兒。他們要控制普選提名的程序。現在果然不幸被言中了。這种情況香港人很清楚,不能接受。”

2017年,香港將舉行行政長官的普選。但誰能成為特首的候選人,是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爭議的關鍵。建制派認為,要先進行所謂的“預選”來篩選候選人,而泛民主派則要求實行真正意義的一人一票的普選。

喬曉陽說,香港《基本法》第45條規定,特首普選時,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特首候選人,然後普選產生。2007年12月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進一步規定,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現行規定組成,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若干特首候選人,由香港選民普選產生。他說,按照基本法的有關規定,特首普選的提名問題已經解決。目前尚未解決和尚待討論的是提名特首的民主程序和提名候選人的人數。

鄭宇碩說,香港人要求的特首普選,是符合國際規定的民主選舉,即聯合國《公民和政治權利公約》所規定的公民選舉的基本原則。他說,為了推動真正的特首普選,有27名立法會議員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正謀求香港市民的支持,以民調或公民投票的方式,讓市民表達他們的意願。他說,如果中央不傾聽香港的民意,他們就會以其他方式表達他們的訴求。

鄭宇碩說﹕“當然,如果中央仍要堅持己見的話,那香港人就要採取公民抗爭的手段,但即使是公民抗爭的手段,大家也都很清楚,我們的抗爭手段是非常和平的、非暴力的抗爭手段。”

葉國謙議員說,甚麼真普選,假普選,完全是泛民給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按上去”的名稱,而《基本法》第45條規定的非常清楚,就是提名委員會提出候選人,由香港選民選出特首。

葉國謙說﹕“如果是由提名委員會提名,這當然要經過一個民主程序,來給香港人選舉,就說是香港的選舉是假普選,我覺得這是偷換概念的一種看法”。

喬曉陽警告說,如果選出種個與中國對抗的人當特首中央和特區的關係必然劍拔弩張,香港和內地關係嚴重損害,香港社會內部嚴重撕裂。他還補充說,中央和特區政府以最大政治包容對待香港反對派,但任何政治包容都有一條底線,只要他堅持與中央對抗,就不能當選為特首。但哪一天他們放棄逢中央政府必反的立場,不做損害國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情,當選特首的大門還是打開的。

對此,鄭宇碩指出,如果香港選民選擇一個與中央對抗的特首,中央應該進行反思。

鄭宇碩說﹕“中央應該反思一下,你讓人家選,為甚麼人家要選跟你對抗的了?為甚麼人家不選跟你充分合作的了?要是出現這種情況,實際上是中央應該充分反省的時機嘛!香港人很明智的,你目前的意思就是,因為有這個可能,所以我們就不讓你挑了。愛國愛港讓香港人決定嘛,不是你中央決定嘛。中央決定就是政治審查,香港人當然明白的嘛!”

香港資深大律師、泛民主派的公民黨主席余若薇說,爭取真普選不需要大家有一樣的方法,一樣的行動,有些人覺得一定要用暴力,有些人覺得要非暴力。她說,如果她能用坐監來換取香港有真普選,她寧願去坐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