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為香港普選設限 泛民不滿誓和平抗爭

  • 楊明

2012年11月8日,香港民主派活動人士在中聯辦前示威﹐並撕開印有一黨專政的海報。

2012年11月8日,香港民主派活動人士在中聯辦前示威﹐並撕開印有一黨專政的海報。

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星期三發表喬曉陽星期天在深圳會見香港親北京建制派議員時的講話全文。喬曉陽說,中央政府不能允許與中央對立的人擔任行政長官的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管理香港的人不能是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是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改變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人。

喬曉陽還強調,在特區政府為2017年普選咨詢之前,要確立兩個前提:一是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二是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他說,這兩個前提不確立,不得到香港社會多數人的認同,是不適宜開展政改咨詢的。

香港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劉慧卿說,香港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是中央政府對香港人的承諾,但是在特區政府準備要就普選進行咨詢時,中央政府卻要給特首候選人設置這樣那樣的條件,令人可笑。

“他們現在又出來,設置其他的門檻,或者條件。我覺得中央政府感到非常的‘遺憾’(後悔),覺得不應該,不應該說香港可以有普選。所以他們現在千方百計找很多的借口和理由,說如果你達不到這個條件,就不能有普選。我覺得這是在欺騙香港人。”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說,既然中央答應香港在2017年普選特首,就應該按國際標準來執行,不應該再為普選設置人為的條件。他說,規定不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就是政治審查。

“這樣的選舉,完全沒有選舉的意思(意義)了。香港人基本上還希望由他們選舉出他們喜歡的,他們支持的行政長官。”

鄭宇碩還對喬曉陽只跟建制派議員見面,由他們來傳達中央對香港特首普選的政策表示不滿。他說,既然事關香港特首普選,喬曉陽應該公開地對香港市民講。喬曉陽這樣做,是無視特區政府的高度自治。

喬曉陽在闡述“對抗中央”議題時說,中央從來沒有要求都要信仰某個主義,“對抗中央”的含義不是指批評北京,為國家好,怎麼批評都允許,對內地的事情恨鐵不成鋼,提些意見,哪怕激烈一點,都是愛國表現。“對抗是互為對手,你死我活!”

他說,即便香港有人願意承受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的這個風險,站在國家的角度,站在維護根本宗旨的角度,站在落實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的角度,也不能承受這種風險。

喬曉陽還批評泛民主派人士要求按西方民主選舉那樣,一人一票地選出特首。他說,反對派好像是在帶領香港市民遊西方花園,說這朵花好,那朵也好,都要採回香港,通通種到香港花園,要是不種,就是不民主。他強調,香港的花園能種甚麼花,是基本法規定的。

鄭宇碩說,民主的選舉就是民主的選舉,不分甚麼東方西方,關鍵是尊重人民的意願,香港不一定非要效仿西方的民主選舉,台灣、韓國、日本的民主選舉都可以拿來借鑒。

“根本的問題就是,中央不讓香港人選出特首。中央要保證要由他們挑選的和他們允許的人當特首。”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說,中央不應該害怕,也沒有理由害怕香港人選出來的特首會跟中央對抗。因為香港人都希望穩定和繁榮。

劉慧卿議員說,特區是一國兩制政策下的高度自治,中央對香港特首普選的操縱和介入,不僅會損害“一國兩制”的政策,也勢必會影響未來大陸和台灣發展關係。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說,香港特首不能與中央對抗,這個政策早在鄧小平時期就已經確立,所以特首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

“在中央決定一國兩制的時候,鄧小平當時講,希望香港由一個愛國愛港的人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們覺得這很清楚地表明,特首一定是個愛國愛港的人士。”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說,香港人希望民主,但如果他們得不到,他們會以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去爭取,希望把他們的訴求清楚地表達出來,也希望他們的訴求能讓國際社會,讓中國的領導層看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