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暴力抗議文化是否存在引發爭議

  • 黎堡

在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被人撞傷後﹐ 北京高調要求嚴懲此類暴力行為﹐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也趁勢要求修改議事規則﹐對付所謂的議會暴力。許多民主派議員說﹐暴力手段不可取﹐但當局應該反思示威者採取激進手段的起因。

曾蔭權星期二聲稱在出席一次公開活動時受到示威人士的衝撞並受傷。第二天﹐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和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分別發表聲明﹐對特區行政長官遭社民連組織的示威者撞傷表示嚴重關注﹐並稱此類暴力行為應當依法予以懲處。

同一天﹐香港立法會親北京的議員針對這次事件提出休會辯論﹐要求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以對付他們所說的立法會也常常存在的暴力問題。

來自新界西選區的王國興議員說﹐議事廳里不時有議員對接受質詢的行政長官和其它政府官員說粗話﹑扔東西﹐而立法會現有議事規則不能杜絕這種議會暴力的發生。

王國興說﹕“如果香港社會繼續這樣發展下去﹐其實絕無好處。我很希望通過今天的辯論讓公眾知道﹐雖然現在我們還沒有在立法會找到方法矯正這種不合理和錯誤的行為﹐但是作為我議員個人﹐我是不贊成的﹐我覺得應該要去處理。”

常常向到立法會接受質詢的政府官員扔宣傳品和道具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說﹐在中國大陸一黨專制和小圈子選出香港特首的逼迫下﹐人們只有採取激進的方式來抗爭﹐但他從來沒有鼓吹要以暴力推翻現政權。梁國雄抨擊那些親北京議員在曾蔭權被推撞的事件上小題大做﹐在共產黨政權施暴的時候卻啞口無言。

梁國雄說﹕“你們譴不譴責中共的暴力呀﹖譴不譴責鎮壓茉莉花運動呀﹖譴不譴責它鎮壓八九民運呀﹖那是不是暴力呀﹖出坦克是不是暴力呀﹖你覺得那些行使軟暴力﹑隱性暴力和硬暴力去維護一個割掉大多數人選舉權的制度還認為那些暴力值得尊重﹐那你還有什麼資格說其它的暴力。”

教育界代表﹑民主黨議員張文光說﹐政府應該反思民眾採取暴力手段的源頭﹐但他仍然反對暴力﹐認為採取和平﹑非暴力手段才是爭取民主的正確途徑。

張文光說﹕“民怨實在太深﹐議會又的確缺乏一個民主的制度來促使公眾的不滿和憤怒的民意可以在議會形成主流﹑成為一個影響政府的決策﹑成為實現人民願望的平臺。於是有時激憤﹑過火就會因此而生。但我仍然反對暴力。六四就是暴力鎮壓。要求平反六四的二十二年的人民運動堅持的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在主流的人民裡面﹐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力量是最大的﹐而且是世界性的。”

涉嫌星期二衝撞特首曾蔭權的社民連示威者黃俊傑當時正和其它社民連成員一起﹐在曾蔭權出席一個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活動的時候高喊口號﹐抗議特區政府不關心民生﹐並受制於中共的專制政權。

黃俊傑星期三對媒體表示﹐他既沒有意圖衝撞特首﹐也不查覺自己當時撞到任何人。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批評當局在警方公佈調查結果之前公開譴責示威者撞人的做法﹐認為政府官員這樣做會妨礙司法公正。一些學者批評北京當局高調介入這一事件是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和司法制度的干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