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柏林牆倒塌:美國曾經的最好時光?

  • 斯洋

2014年11月9日,德國柏林舉行柏林牆倒塌25週年紀念儀式。圖為一對母女把玫瑰花放在在柏林牆上。

2014年11月9日,德國柏林舉行柏林牆倒塌25週年紀念儀式。圖為一對母女把玫瑰花放在在柏林牆上。

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柏林人以莊嚴和肅穆的形式慶祝柏林牆倒塌25年,紀念冷戰的結束和緬懷自由到來的不易。

世界其他地方的領導人紛紛警告,柏林牆變成廢墟的25年後,世界並沒有像西方和美國想像的那樣自由與和平,大國之間的對立似乎正在加深。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柏林牆倒塌25周年當日發表聲明說,俄羅斯針對烏克蘭的行動提醒人們,維持一個統一、自由與和平的歐洲,還需進行更多的努力。

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喬夫則紀念柏林牆倒塌25周年的場合警告,世界目前正處於爆發「新冷戰的邊緣」。不過,他認為是美國和西方將俄羅斯逼到了角落。

*學者:民主、自由以及美國單極體系受到挑戰*

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11月6日舉行了一場研討會,探討柏林牆倒塌25周年,留給世界的啟示。有學者認為,世界雖然沒有進入「新冷戰」,但是柏林牆倒塌帶給西方和美國的欣喜和希望卻遭到挑戰。

英國《金融時報》外交事務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說,柏林牆倒塌後,西方社會對世界有三大期待:美國的單極體系、民主以及自由市場在全球的勝利。但是,這三大體系都在受到挑戰。

柏林牆倒塌後,東歐共產主義體系分崩離析,前蘇聯解體,民主在拉丁美洲、非洲以及亞洲部分國家的確立,都曾經給西方和美國以信心,他們認為民主和自由一定會取得勝利。

美國日裔歷史學家福山在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後甚至提出「歷史終結論」。他認為, 「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既是人類意識形態發展的終點, 又是人類社會的最後一個統治形式」,他的這種看法在西方社會得到廣泛傳播。

拉赫曼特別提到中國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這發生在東歐劇變和前蘇聯解體之前。他說,他說,中國對89六四的鎮壓曾經讓一度西方覺得,中國偏離了發展的道路,這一切是不可行的,然而,25年後,中國仍然是一個「一黨專制」的國家,而中國的經濟仍然在以相當高的比例發展。

*俄、中考驗美國的單極體系*

拉赫曼說,美國單極體系受到挑戰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可能是第二次伊拉克戰爭。

他說:「你看到了美國力量的瞬間爆發,美國軍隊非常迅速地取得了勝利,但是,在隨後的十年內,你看到了軍力使用的局限性,以及無法實現的政治解決。”

他說,也許正是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經歷的挫折鼓勵了俄羅斯和中國在考驗美國的軍力。他說,俄羅斯在克里米亞以及中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行動都是對美國力量的考驗。

美國國防部的一名官員不久前甚至說,俄羅斯和中國似乎在結成同盟,共同挑戰美國所領導的世界體系。

拉赫曼說,2008年,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的破產以及隨後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讓西方的自由市場的體系受到空前的挑戰。2011年,發生在中東的 「阿拉伯之春」,最初讓西方以為是令一波「民主革命」,但是,最終卻導致敘利亞、利比亞以及埃及等國的混亂,使得西方民主體系遭遇挫折。

不過, 拉赫曼並沒有完全失望,他說,雖然上述三大體系受到挑戰因為還沒有連貫性的替代體系出現。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中國的「北京共識」曾經被很多人認為應該取代「華盛頓共識」。

*學者:中國最終會回到開放的世界*

11月7日,華盛頓的另一個智庫傳統基金會舉行了另一場紀念柏林牆倒塌25周年的研討會上,出席者似乎更有信心。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倫理與公共政策中心的資深研究員喬治•韋吉爾(George Weigel)在被問到共產黨在中國的勝利時說,中國最終會回到開放的世界。

他說:「沒有任何事情顯示,你可以控制10億人,其中4億人已經是真正的中產階級,讓他們成為薪水很高的奴隸,同時不讓他們對政治、文化、宗教等問題發聲。”

9 月底到10月,香港爆發了十多萬學生罷課,抗議中國人大封殺香港「真普選」訴求的「佔中」運動。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的李•愛德華茲(Lee Edwards)認為香港正在發生的一切暴露了中國共產黨的弱點。他說,香港的數十萬學生讓中共害怕,因為中共害怕「民主自由的‘病毒’會傳染到中國大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