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人集會歡迎克里米亞加入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3月7日反戰集會,讓俄羅斯軍隊回家 (美國之音 白樺拍攝)

莫斯科3月7日反戰集會,讓俄羅斯軍隊回家 (美國之音 白樺拍攝)

俄羅斯各主要城市舉行了支持普京和歡迎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的大規模集會。但反對普京出兵克里米亞的抗議者說,這些集會都由官方操辦,多數參加者並非自願,普京在走當年希特勒的道路。同時,人權組織批評俄羅斯支持的克里米亞地方政府制造更多障礙,阻止外部世界了解當地發生的事情。

俄羅斯官方傳媒報導,大約7萬人參加了星期五在莫斯科紅場舉行的支持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的集會。集會中的主要標語口號有: “我們支持和相信普京”,“克里米亞是俄國土地”等。

參加集會的莫斯科市民亞歷山大說,如果講俄語的居民願意,烏克蘭東部地區也應走克里米亞道路。俄羅斯不怕被國際社會孤立和制裁。

亞歷山大說:“俄羅斯現在再次成為一個強大國家,就如同蘇聯一樣,來自歐盟和美國的任何制裁不會對俄羅斯發生作用,我們不怕。西方國家無法阻止我們民族統一。”

亞歷山的女友安娜來自克里米亞的塞瓦斯托波爾。她說,烏克蘭政府不能幫助當地民眾改善民生,大眾都期望加入俄羅斯可提高生活水平。但安娜也擔憂全民公決後的未來。

安娜說:“我不希望爆發戰爭,大眾都是平等的,大家都住在一起,因此特別不希望克里米亞有戰爭。”

除了莫斯科外,俄羅斯其他幾個大城市星期五也舉行了類似的集會。

而大約兩、三百名示威者同一天在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林蔭道舉行了反戰和反普京集會。集會的主要口號包括:“俄羅斯不要當侵略者”,“不要戰爭要和平”,“盡快制裁俄羅斯”等。

集會組織者和人權人士帕諾馬廖夫對官方組織的大規模集會不以為然。他說,當局強迫機關單位職工參加這些集會。

帕諾馬廖夫說:“真正發自內心去參加那種集會的人並不多,儘管也有一些人的確是在支持普京。另一方面,俄羅斯社會目前都被官方的主戰宣傳迷惑,很多人其實都不知道究竟在發生甚麼事情,以及將產生的後果。而參加反戰集會的人都出於自願,他們都是自由人,而正是自由人決定著一個國家未來的命運。”

參加反戰集會的教師亞歷山大說,西方國家的制裁能使普京停止冒險,越早實施制裁越好。

另一名沒有透露姓名的反戰示威者說,如果支持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接下來應提出的問題是,俄羅斯西部的加里寧格勒,以及千島群島等是否也應加入德國和日本。

他說:“任何的重新劃分國界都意味著戰爭、流血以及死亡。其實可以對任何邊界提出質疑,因此重新劃分邊界必須小心謹慎。特別是在烏克蘭和俄羅斯這兩個兄弟民族之間,絕不應該發生這種事情。”

這位示威者說,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如同當年希特勒將奧地利併入德國,當時也受到兩國多數民眾的支持。

國際特赦星期六發表聲明說,俄羅斯支持的克里米亞地方政府阻止外界了解當地發生的事情。當地武裝人員禁止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的幾十名軍事觀察員入境。聯合國的一名外交代表幾天前曾在克里米亞遭襲擊,並一度被扣留。最近幾天發生了多宗襲擊西方和烏克蘭記者的事件。

在克里米亞首府辛菲羅波爾和雅爾塔等地,一些民眾最近幾天也舉行了抗議俄羅斯佔領的反戰示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