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莫斯科華商遭抄查 各方解讀不同

  • 白樺 莫斯科

西伯利亞東部俄羅斯雅庫特共和國首府雅庫特市一個華人集中的市場中的華商店鋪。當地華商說,同莫斯科相比,他們的經營很平靜。(2011年8月美國之音白樺)

西伯利亞東部俄羅斯雅庫特共和國首府雅庫特市一個華人集中的市場中的華商店鋪。當地華商說,同莫斯科相比,他們的經營很平靜。(2011年8月美國之音白樺)

四年之前,華商集中的莫斯科大市場曾因為警方抄查使貨物被扣造成巨大經濟損失。幾天前莫斯科另一家中國人集中的市場再次因為警方突襲讓部份華商損失巨額貨款。圍繞這次事件目前各方解讀不同。但華商在俄羅斯的惡劣處境所引發的令人深思的問題是,中俄戰略伙伴關係是否能夠保護普通中國人在俄羅斯的安全?在俄羅斯辛苦經營,經常喪失血汗錢的普通華商能否因為這種關係而獲益?

2009年俄羅斯警方等部門查抄了華商非常集中的莫斯科伊茲麥洛沃大市場,使大批中國貨物被扣,造成華商,以及中國廠商巨大經濟損失。那次事件也使從事大規模批發和零售業務的伊茲麥洛沃市場關閉。

在這次事件之後,華商從伊茲麥洛沃市場搬遷到了莫斯科的其他幾個市場。目前華商最為集中的是位於莫斯科東南區的柳布利諾市場(正式名稱是“莫斯科商貿中心”)。但在11月19日和20日,俄羅斯警方﹑移民局與安全局等部門聯合突襲了柳布利諾市場使華商再次遭受經濟損失。

美國之音聽眾信箱收到的一封來信說,柳布利諾市場攤位銀行被警察特種部隊(華商根據俄語發音稱為“阿蒙”)抄走了1450億。這名聽眾說,他的一位朋友在鞋區賣貨,剛開始大家都覺得是警察在查身份,但都奇怪為甚麼有這麼多荷槍實彈的警察特種部隊。而且警察直到很晚都不放人,大家都覺得苗頭不對。

這位聽眾說,大約晚上八點半,特警們撬箱搶錢,一開始是鞋區的箱,後來是皮貨區的箱,警察可能有內線,知道哪些箱含金量大。一個皮貨商的箱被搶走25萬美元,貨主完全崩潰。警察的借口是尋找爆炸物。但悲慘的中國商人們如同待宰的羔羊,絕望地看著特警們搶他們的血汗錢。這位聽眾說,今夜有多少中國人傾家蕩產,有多少家庭徹夜不眠?又有多少俄羅斯人舉杯慶賀,一夜暴富?

這位聽眾說,一個國家的特種部隊居然能光明正大地把中國人堵在市場,撬開店鋪搶錢,這個國家就叫俄羅斯。而中國人證件齊全,正常工作的時候能被警察驅逐得狼狽逃串,這個國家叫中國﹐而且這兩個國家是好朋友。

在莫斯科的俄羅斯中國志願者聯盟領導人許文騰說,警察抵達市場後就被他的工作人員看到。警方的目的是尋找地下錢庄,但警方執法過於粗暴。

許文騰說:“你無論怎麼執法,就是這些錢是贓款贓物,你就是查扣,你也要給予一個收據和證明,或是象其他國家執法那樣得有錄影,有人證物證,要想起訴和找的話,得有證據在場。但他們見到錢就拿走了,沒有任何證據。(華商)損失的情況現在沒辦法統計,我這幾天也在了解,但大家都不願意說,幾萬美金情況是很多的,因為他們每天賣貨,幾萬美金不是很大的數字。從他們網上反映給我的公眾平台上的訊息來看,最多的一個損失有25萬美金。”

許文騰說,由於市場之外的搶劫事件時常發生,為了安全,華商們賣完貨後都不會將錢隨身帶走,而是通過市場的銀行匯到國內。但只有市場管理部門才能允許甚麼樣的銀行進入市場,因此華商並不清楚這些銀行的背景,業務是否違法,以及它們是否同地下錢庄有關,因此華商捲入所謂的地下錢庄,並遭受損失也很冤枉。

在俄羅斯中國志願者聯盟主辦的莫斯科華人之家網站上,許文騰連發兩篇文章質疑莫斯科市場華人心在滴血,但中國官方新聞機構為何對此不報導?以及中國大使館的身影在何處?

但中新社發自莫斯科的一篇報導說,柳布利諾市場的搜查行動沒有專門的國別針對性,但華商受波及。在莫斯科的中國外交機構已對此在第一時間反應,並要求俄方文明執法,保障華商權益。

中國在莫斯科大使館的官員說,警方的行動並不單純針對中國人。也沒有把所有的店鋪全都撬開。被撬開的店鋪中,有華人的﹑也有中亞和其他高加索民族的。警方撬開店鋪的門並不針對錢,而是尋找地下錢庄,或是匯款的發票。

中國外交官說,社會上流傳的說法是,俄羅斯警察拿了錢拽在口袋就走,但實際情況並不是那樣簡單。有的店鋪的門是主人自己打開的,有的店鋪因為主人跑掉,警察才把門撬開。而且當時都有律師,市場管理方,甚至檢察部門在場,並有登記。

中國外交官說,大多數華商證件合法,但也有少數人手續不齊全,中國外交機構正在交涉之中。

中國法制晚報從莫斯科發來的報導說,俄羅斯武警洗劫華商市場,手段惡劣,如同搶劫一般。而且今年這種事情已不止一次發生,這是最嚴重的一次。

報導引述市場華商的話說,當時被警察拉走的人即使想上廁所也要向警察行賄給錢。即使護照簽證合法,警察也不放人。華商都是守規矩的生意人,但卻無緣無故被關10多個小時,更有孕婦早上才被釋放。如果講道理,警察甚至會拳打腳踢。

中國志願者聯盟的許文騰說,華商都不願意別人知道他們手中有多少錢,所以即使受到損失,他們也不願意接受傳媒訪問,而且損失也不可能找回來。

許文騰說,俄羅斯方面不會說行動是針對中國人,但華商都覺得是針對他們去的。因為柳布利諾市場的鞋區都是中國人在經營,而皮貨區也以華商為主,因為市場的主導力量就是華商。警察在包圍市場后,重點檢查的就是鞋區和皮貨區。許文騰說,讓中國人氣憤的就是,警察在執法時不走法律程序。

許文騰說,在2009年莫斯科伊茲麥洛沃大市場事件後,鑒於華商當時無處申冤,無處告狀,無處說理的情況,他們才組織成立了俄羅斯中國志願者聯盟。他說,當時幾乎所有華商都受波及,損失要遠遠超過這一次。

但華商接二連三遭受襲擊的情況在繼續發生。俄羅斯的特殊環境使華商的經營艱辛異常。令人深思的問題是,4年之後華商是否仍然無處說理,無處告狀?另外的問題是,日益密切的中俄戰略伙伴關係是否能保護華商的安全?

許文騰認為,華商在俄羅斯並沒有受到特別照顧。“就是說沒有受到益處。中俄兩國關係非常好。從政治層面﹑高層﹑民間與文化還有其他團體的交流也好,包括民間往來,我們同俄羅斯人交朋友,都挺好。但是俄羅斯這個國家沒有特殊照顧中國人在俄羅斯做生意。沒有受到任何的兩國關係友好的影響。”

因為是星期天,無法向俄羅斯移民局新聞處查證華商市場事件。但俄羅斯傳媒都報導了警察搜查柳布利諾市場事件,不過報導中並未提到有華商或是中國人被拉。官方俄新社說,在警察突襲柳布利諾市場時,扣留了包括來自中亞等國和越南的移民。但有兩名中國公民因為參與地下錢庄和非查兌現活動已被俄羅斯當局逮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