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里米亞公投將使中國投資計劃被凍結

  • 白樺 莫斯科

克里米亞公投和政局變化將使中國在當地的一些投資計劃被凍結。分析人士說,中國同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所確定的克里米亞合作項目未來不得不需要徵求俄國人的同意。但烏克蘭仍會感興趣繼續同中國經貿合作。如果烏克蘭新政權能推動改革減少腐敗,中國在當地拓展經貿會比過去更加方便。

希望加入俄羅斯的克里米亞全民公投不但衝擊改變國際地緣政治,也使中國在當地的投資合作項目面臨風險。

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去年12月訪問中國時,雙方曾確定了在克里米亞實施一系列經貿投資合作項目。今年年初還有中國商貿代表團訪問克里米亞。但基輔的政治學者伯格列賓斯基說,隨著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局勢的變化,中國在當地的項目恐怕生變。

伯格列賓斯基:“眾所週知的是,中國曾同亞努科維奇討論過在克里米亞實施大型合作項目,包括興建大型物流中心和港口碼頭,使當地成為中國同歐洲之間的中轉站,總之項目規模非常巨大,中國計劃投資數十億美元。但在目前的這種情況下,中國恐怕需要同俄國協商這些項目。現在還不清楚克里米亞的這場衝突將如何結束,但很顯然,中國在當地的項目會被暫時凍結。”

在亞努科維奇執政時,克里米亞地方政府主要官員都是來自地區黨的亞努科維奇親信,其中一些人更是來自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的亞努科維奇的家鄉。亞努科維奇多次訪華,拉近烏克蘭同中國的關係,也推動克里米亞同中國的關係日益密切。除了投資項目外,當地政府曾期望能大量吸引中國遊客,甚至利用仍然保留下來的當地大批蘇聯時代的紀念雕塑等建築物同中國合作開發紅色旅遊項目。此外,中國領導人過去訪問烏克蘭時,也曾到訪過克里米亞。

但過去推動同中國合作的克里米亞地方領導人最近紛紛下台。俄羅斯支持的阿克謝諾夫幾個星期前取代了亞努科維奇的親信擔任克里米亞總理。烏克蘭政治分析人士說,有人認為阿克謝諾夫來自俄羅斯安全情報機構。也有人認為,他在上個世紀90年代同當地黑社會關係密切。

亞努科維奇被推翻後,中國同烏克蘭的經貿關係如何發展同樣引人關注。俄羅斯學者卡申說,烏克蘭新政權肯定感興趣同中國繼續發展經貿關係。他不認為新政府親西方的背景會影響合作,只要烏克蘭局勢穩定下來,雙方的合作馬上會持續。

卡申:“你知道,他們(中國人)做生意時從來都沒有牽涉意識形態。格魯吉亞就是一個例子。在非常親西方的薩卡什維利執政時,中國那段時間在格魯吉亞的經濟領域非常活躍,有許多中國投資,中國人干脆就沒有理睬政治和意識形態。”

中國同烏克蘭的經貿合作涉及許多領域,包括租賃耕地,購買谷物和農產品,興建公路和鐵路,以及向烏克蘭提供貸款和援助等。

卡申說,他知道有的中國商人在烏克蘭農業領域投資數百萬美元,烏克蘭變天可能使投資遭受損失。但他認為,亞努科維奇幾個月前訪華時曾確定一些投資援助項目,中國還沒來得及投入,亞努科維奇政權就已經垮台,因此還談不上中國這次在烏克蘭遭到很大經濟損失。

但烏克蘭學者索斯金認為,中國給亞努科維奇政府提供了很多經濟和資金援助,這個問題應該引起關注,並應提到議事日程討論。

索斯金:“我曾經多次警告過中國在烏克蘭的大使,勸中國不要同土匪一樣的亞努科維奇政權合作。因為那個政權不透明,我們不知道那些人如何使用了中國投入的資金。我們認為,亞努科維奇家族和他週圍的人很可能把中國給的錢都侵吞貪污轉移到國外去了。因為中國投入的資金沒有流入烏克蘭預算,也沒有被用來發展烏克蘭經濟,所以應該調查這個問題,甚至應成立烏克蘭和中國的聯合調查委員會弄清楚如何使用了中國的資金。”

烏克蘭新政府計劃在下個星期同歐盟簽訂雙方伙伴關係的政治領域協議。同歐盟的一攬子協議能促使烏克蘭在眾多領域實施結构性改革,這將有助減少貪污腐敗,使司法更能獨立,同樣能使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投資人進軍烏克蘭市場時更加方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