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普京就職 俄中關係“質變”?

  • 白樺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

俄羅斯同中國最近在敘利亞問題上步調一致的立場引人關注。在普京就職以及今年秋季中國新一代領導人上台執政後,下一階段的俄中關係是否會更加密切?是否會發生“質”的變化?

*大環境或逼俄中關係添新內容*

俄羅斯主要報紙《獨立報》最近發表文章討論俄羅斯同中國的關係。文章說,美國介入南中國海以及把外交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這使中國感到遭受戰略擠壓。同時,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後將調整俄羅斯對外政策,俄羅斯同美國和西方的關係可能變得緊張。在這一大環境下,俄羅斯同中國的關係或許會發生‘質“的變化。

文章說,普京5月份就職,今年秋季換屆後中國新一代領導人將執政,在下一階段未來的十多年中,為了應對美國和西方,俄中領導人可能不得不為兩國戰略伙伴關係增添新內容,俄中關係可能從今天的戰略伙伴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美國“擠壓”中國 俄國隔岸觀火*

俄羅斯遠東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學者拉林認為,未來的俄中關係仍會延續今天的模式,那種認為俄羅斯同中國聯合起來對抗西方的想法不可能付諸實施。

拉林說:“當美國逐漸摔掉伊拉克和阿富汗這兩個軍事包袱後,美國有更多的可能介入亞太地區事務。但我並不認為,俄羅斯在這個方面也應該參與進去。中國的立場很堅決,那就是不同任何國家結盟。俄羅斯也同樣不想同中國結盟來對抗美國。俄中兩國都不止一次表示,兩國關係並不針對第三方。我認為,俄羅斯和中國還將繼續堅持這個原則,因為這符合兩個民族的戰略選擇。”

拉林說,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和彼此依賴使兩國不得不和平解決雙方分歧,兩國動用激進手段根本不可能。

*俄樂見美國牽制中國*

一些俄羅斯自由派學者認為,美國外交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能為俄羅斯創造戰略機會,甚至可幫俄羅斯牽制中國,減輕普京再次成為總統後將面對的中國崛起的壓力。另一方面,中國為了應對美國,也將更多有求和依賴俄羅斯,這可為普京同美國和西方周旋提供更多資源。

*俄美聯手對抗中國的可能*

俄羅斯軍事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赫拉姆奇辛說,人們都在談論俄羅斯同中國如何接近對抗美國,但考慮到中國威脅的壓力,人們為何不討論俄羅斯同美國聯手的可能。

赫拉姆奇辛說:“俄羅斯同中國的關係未來也有可能朝相反的方向發展。比如俄羅斯同美國結盟來抗衡中國。那樣的說,美國也可能會利用俄羅斯抵抗中國。”

赫拉姆奇辛說,葉利欽執政時代,有一段時期俄中關係曾非常密切。但中國當時利用俄羅斯對抗美國,而自己卻躲在後面避免中美關係受到損害,這使俄羅斯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赫拉姆奇辛認為,新一階段的俄中美三邊關係仍將彼此利用。

*俄中不信任 事實為證據*

《獨立報》的文章在討論俄中關係“質變”的同時,也列舉一系列事例,證明兩國之間仍然充滿不信任。比如:

- 中國認為北方四島不屬於俄羅斯。

- 雖然兩國領導人關係看起來很好,但俄羅斯不向中國出售更先進的武器,但卻把這些武器賣給予同中國有領土糾紛的印度。

- 在二次大戰中,中國是反法西斯陣營中的重要一員。但2010年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5週年時,俄羅斯沒有邀請中國參加紅場閱兵,但卻邀請了其他西方盟國。

- 梅德韋杰夫當年訪華去大連俄軍蘇軍墓地受到中國的嚴格限制。中國只允許梅德韋杰夫向1945年到1953年期間在中國死去的蘇軍紀念碑獻花圈。

*對待中國新領導人 俄美態度不同*

俄羅斯《商人日報》的文章也提到,中國下一代領導人李克強原希望今年年初訪問俄羅斯。但普京和梅德韋杰夫以忙於選舉為由無法接待李克強,這使中國被迫取消了李克強訪俄計劃。相比之下,同樣忙於選舉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接待了習近平。

*敘利亞問題步調一致*

但俄羅斯同中國關係現階段看起來仍然非常好。在敘利亞問題上,兩國步調一致。另外,在俄羅斯年、中國年、俄語年和漢語年活動之後,俄羅斯旅游年活動幾天前也在北京正式啟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