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要求關閉孔子學院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托木斯克大學孔子學院舉行的一場有關中國問題的討論會,2013年11月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托木斯克大學孔子學院舉行的一場有關中國問題的討論會,2013年11月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 - 雖然俄羅斯與中國關係不斷密切,但孔子學院在俄羅斯卻遭遇麻煩。俄羅斯檢察官最近起訴孔子學院違法,要求關閉孔子學院並將這家中國官方支持的機構定性為外國代理人。俄羅斯傳媒報導,這是對中國軟實力的強硬回應。

孔子學院被告上布拉戈維申斯克法院

與中國相接壤的俄羅斯邊境城市布拉戈維申斯克的法院最近決定受理檢察官的起訴,將在8月4日開庭審理當地一家孔子學院違法一案。位於黑龍江另一岸,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與中國黑河市隔江相望,中國人稱之為海蘭泡。

布拉戈維申斯克檢察院認為,附屬於布拉戈維申斯克國立師範大學的孔子學院違反了俄羅斯有關組建外國文化訊息中心方面的法規。孔子學院必須以非商業機構的身份在俄羅斯註冊,並要在稅務機關登記。檢察官要求停止孔子學院的活動,並將中國官方支持的孔子學院定性為外國代理人和非政府組織。

定性孔子學院等同"外國代理人"

外國代理人在俄語中擁有為外國間諜和情報機構從事活動的含義。普京幾年前再次當選總統後,俄羅斯國內曾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親俄羅斯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也在一年多前被民眾示威趕下台。在這一背景下,克里姆林宮為維持執政穩定,接二連三推出各種法律加強控制國內社會,外國代理人法就是其中之一。

許多俄羅斯活動人士認為,外國代理人一詞帶有歧視和侮辱內容,他們寧可關閉自己的組織,也不願意在當局的強迫下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登記。外國代理人法成為當局打壓人權團體和在俄羅斯活動的西方非政府組織的重要工具。

歐美從未發生 或是誤會非官方立場?

俄羅斯與中國官方曾多次表態要對抗所謂的顏色革命,但俄羅斯以對付西方非政府組織和人權機構的手法對待孔子學院讓人感到十分奇怪。

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的一名高級外交官對當地傳媒表示,孔子學院是俄中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工具,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大學想與之合作。類似干擾孔子學院活動的做法無論在美國還是在歐洲都從未發生過。考慮到中俄兩國關係前所未有的密切程度,限制孔子學院活動的舉動讓人感到莫名其妙。他認為,這可能是場誤會和意外,並非俄羅斯官方立場,問題將得到解決。

威脅國家安全 有關閉先例

孔子學院在俄羅斯已開辦大約20家,但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麻煩。雅庫茨克地區的聯邦安全局在2010年成功關閉了當地孔子學院。俄羅斯安全機構認為,孔子學院肩負向俄羅斯滲透中國意識形態以及從事經濟擴張的任務,威脅到了國家安全。

關注中國事務的俄羅斯活動人士尼科里斯基透露, 2012年時,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市的檢察官同樣曾對當地孔子學院實施檢查,並曾想關閉孔子學院,列出的理由同這一次非常相似,那就是:孔子學院的中文課程都收費,但卻不交稅。一些在孔子學院教書的中國人沒有有關從事教學活動的資歷證明和許可。但由於莫斯科中央政府干預,新西伯利亞市的檢察官並沒有將孔子學院告上法院,事情後來不了了之。

俄羅斯擔心中國影響擴大

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國內很多人都支持孔子學院的中文教學活動。但也有不少人確實擔心孔子學院不受控制,中國借此擴大影響。

尼科里斯基:“反對孔子學院的這些人他們首先認為,孔子學院主要所從事的不是中文教學,而是滲透中國共產黨文化和意識形態,比如不允許討論西藏問題,法輪功,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等。此外,不少人還擔心,中國利用孔子學院這個工具來培養俄羅斯年輕人,使年輕一代的精神世界親北京。”

回應中國軟力量 排外犧牲品

尼科里斯基認為,這場風波也顯示了在俄羅斯今天的政治氣候下,孔子學院正成為犧牲品和人質。由於同西方對抗使俄羅斯變得孤立,國內許多人日益拒絕和反感外部世界和外國文化,因此孔子學院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文化中心一樣被一視同仁看待,都被當成外部勢力,在這方面中國同其他別的西方國家沒有區別。

俄羅斯傳媒評論說,孔子學院被一些人看成是中國部署在國外的特洛伊木馬。孔子學院肩負著宣傳中國文化和擴展影響力的任務,同時也是中國軟力量的代表。針對中國的軟力量,俄羅斯檢察官這次做出了強硬回應。

校方力挺孔子學院

布拉戈維申斯克國立師範大學與中國黑河大學2007年簽訂協議共同組建了這所孔子學院。布拉戈維申斯克國立師範大學國際教育合作部主任兼孔子學院院長庫哈連科否認孔子學院的活動違法。他解釋說,孔子學院是他們大學的下屬機構,並非中國的文化訊息中心。因此,不應被定性為外國代理人。他認為,孔子學院被指控宣傳中國文化,但他們並沒有參與政治活動。

庫哈連科說,檢察官在3月份對孔子學院實施了檢查,不滿孔子學院的中國教師中,有的人缺乏沒有刑事犯罪的證明,以及在俄羅斯精神神經防治所登記的證明,但他們隨後在兩個星期內已把有關文件補齊。

俄國邊境居民對中國有好感?

活動人士尼科里斯基說,邊境城市布拉戈維申斯克同中國交往頻繁密切,中文應該在當地有市場。

但他注意到,自從孔子學院遇到麻煩後,僅有當地大學的官員出面表態支持孔子學院,大學生或是普通民眾至今都保持沉默。如果這些邊境地區的居民真的對中國有好感,他們為甚麼不能挺身出面為孔子學院辯護?這種現象讓人深思。

俄羅斯對中國失望 態度轉變

尼科里斯基說,西方制裁後,俄羅斯轉向中國,許多人原本期望能從中國獲得好處,在俄羅斯遇到困難時能得到中國的幫助。但結果並非如此,許多人因此失望,更有人樂見孔子學院遭遇不順。

尼科里斯基:“總的來講,俄羅斯對中國的看法發生了改變。這首先表現在大眾覺得沒有得到中國的幫助,以及當局當初承諾的眾多好處,許多人不再認為兩國友誼將有美好未來。最近,對這種友誼的批評聲音開始增多,甚至一些支持克里姆林宮的人也加入了批評行列。”

形勢如何發展引人關注

尼科里斯基說,許多人覺得,同中國拉近關係僅使坐在莫斯科的一小撮人獲得了好處,多數人其中包括邊境地區都與此無緣。很可能是地方上的檢察官決定起訴孔子學院。莫斯科中央政府這次是否將出面干預,地方上將如何回應都值得觀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