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批評中國和日本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治化

  • 白樺 莫斯科

老兵舒德洛1945年參加了同日本關東軍的戰鬥﹐他展示了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的進軍地圖

老兵舒德洛1945年參加了同日本關東軍的戰鬥﹐他展示了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的進軍地圖

莫斯科 - 俄羅斯批評中國和日本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治化。俄羅斯不滿意南京大屠殺檔案不久前被列入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中,但俄羅斯更指責日本關東軍戰俘在斯大林集中營中的回憶檔案這次也同樣被收入。

本月初在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議上,中國南京大屠殺檔案與日本關東軍戰俘回憶斯大林集中營生活的檔案都被列入到了該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中。但中國和日本的舉動都引起了俄羅斯的不滿。俄羅斯將要求停止使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治化的行為。

俄羅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事務委員會責任秘書奧爾忠尼啟則最近表示,這些檔案都不應被列入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中,俄羅斯對此反對,因為這等於將政治問題帶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使這個組織政治化。

奧爾忠尼啟則說,俄方理解南京大屠殺對中國來說是怎樣的悲劇,但儘管如此,中國把南京大屠殺檔案列入到世界記憶名錄中等於打開了“潘多拉盒子”。因為許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悲劇,而這類問題本可以通過雙邊對話討論解決,不應都列入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名錄中。但他強調,由於當年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已對南京大屠殺下了定論,並對此進行了譴責,俄方支持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結論。

與中國的南京大屠殺檔案相比,俄羅斯對日本關東軍戰俘回憶檔案的反應更加激烈。奧爾忠尼啟則透露,俄方將通過兩种渠道堅決要求將關東軍戰俘回憶檔案從世界記憶名錄中撤除。

第一是俄羅斯外交部將作出反應,在雙邊對話中要求日本撤回檔案。第二是請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不要對有關檔案最終簽署許可證。他說,簽署許可證將意味著有關檔案最終成為“世界記憶”。俄羅斯事先曾要求日本取消有關申請,但日本仍然置之不理。

這次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的關東軍回憶檔案涉及570份收藏在日本舞鶴市“活著回來”博物館中的文件。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投降後,大約56萬到60萬關東軍戰俘被曾被關押在蘇、聯遠東,西伯利亞和中亞等地。舞鶴市是多數日本戰俘當年乘船從蘇聯被遣返回日本登陸的主要港口。

俄羅斯歷史學家日爾諾夫說,他曾閱讀過一些日本戰俘的書信,許多人當時面對的最大困難是嚴寒。但日本戰俘參加了戰後蘇聯鐵路,工廠等許多設施的建設,這些戰俘都沒有工資。

日爾諾夫說:“這些日本戰俘對蘇聯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在戰爭以及向後方的撤退過程中,許多人戰死和餓死,蘇聯那時的人力資源損失巨大,嚴重不足。一些工業領域幾乎沒人工作。日本戰俘遠比蘇聯人,比勞改營的囚犯工作要好。他們守紀律,工作勤奮。所以,蘇聯當局很長時間都願意把他們遣返回國。這可能也是蘇聯當時沒有同日本簽訂戰後和平條約的一個原因之一。”

常駐東京的俄羅斯記者格羅夫寧說,美國在1946年就已把日本戰俘遣返回國。但最後一批在蘇聯的日本戰俘直到1956年年底才被遣返。有大約5萬到6萬名日本戰俘死在斯大林的集中營中。

在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以及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的許多城市,至今仍能看到不少當年日本戰俘興建的住宅樓與劇院等建築物。

出書寫過日本戰俘的俄羅斯記者烏費姆采夫說,當年蘇聯安全機構曾在日本戰俘中積極活動,發展自己的線民,期望這些日本戰俘被遣返回國後能發揮影響成為蘇聯代理人。

歷史學家日爾諾夫說,非常少的一部份日本戰俘後來定居蘇聯,並被允許同蘇聯婦女結婚。日本共產黨後來在遣返戰俘中也發揮了影響。日爾諾夫說:“日本共產黨後來也請求蘇聯全部遣返戰俘。因為日共認為,這些戰俘在蘇聯的集中營都受到過正確的政治教育和宣傳,他們都會成為共產黨的支持者。”

俄羅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事務委員會責任秘書奧爾忠尼啟則說,根據日本戰俘的回憶,他們當年在蘇聯都受到了正常對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