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拜登論奧巴馬主義和習近平

  • 莉雅

美國副總統拜登9月8日華盛頓講話資料照。

美國副總統拜登9月8日華盛頓講話資料照。

美國副總統拜登星期三在華盛頓表示,即使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得不到國會批准,美國把其軍事部署的重心轉向亞太仍然是至關重要的。他還表示,美國正處於歷史的拐點,而他對美國的前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樂觀。這位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有過深入接觸的副總統說,習近平看起來像是要接管一個他知道不會有好結果的工作的人。

拜登副總統9月21日晚上在美國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與該會會長哈斯進行一場有關美國外交政策的對話並回答了問題。

哈斯首先表示,在談論奧巴馬主義或是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時,他一般會談到兩點:一是減少在中東的捲入;二是向亞太再平衡。

*什麼是奧巴馬主義?*

不過拜登不太同意哈斯對奧巴馬主義的理解。他說,當初在籌建班子的時候,他們考慮的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如何重建或是加強美國外交政策的根基,或是美國在這個世界上的作用。他將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歸納這幾個方面:一是重建美國在世界上的經濟領導地位;二是如何繼續加強美國的軍事能力,把焦點更多的放在反恐以及特種部隊的能力上; 第三是重建不僅顯示我們力量的榜樣,而且是重建我們榜樣的力量,即進一步加強美國的盟友關係,使他們承擔更多的責任,從而減少美國的一些負擔。第四就是向亞太再平衡。

*為奧巴馬的中東政策辯護*

這位深得奧巴馬信任的副總統否認奧巴馬的中東政策是要從那裡抽身。

他說:“但這不是退出或是減少對中東地區的參與,而是從根本上改變我們處理中東問題的手法,因為我們做出的結論是,通過部署龐大的常駐軍隊來使用武力的代價極為高昂,而且只是我們駐在那的時候才起作用。我認為這一結論是正確的。我們部分的外交政策是,只有在使用武力有效時才動用武力而且會有長期的結果,或者至少出現允許我們獲得我們以前沒有的東西的結果。我想,這是我們每一個人從入侵伊拉克那裡學到的經驗教訓。”

*沒有TPP是否還能轉向亞太?*

在奧巴馬的亞太策略中,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是這一策略一個重要的經濟支柱。但是在奧巴馬總統卸任前這一協議能否得到美國國會的批准存有很大的疑問,而民主與共和兩黨的總統候選人都反對簽署這個協議。

針對哈斯提出的在沒有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情況下美國是否還能向亞太再平衡的問題,拜登回答說,沒有TPP還是可以再平衡,只是遠不如有這個協議那麼好。他認為,TPP仍然有機會獲得通過。而且,即使這個具有地緣戰略意義和經濟重要性的協議得不到通過的話,在安全上,美國仍然有必要向亞太再平衡,儘管更為困難。

他說:“有一個日益增加和明確的認識,即從純粹的安全角度出發,從澳大利亞到印度到南韓到整個地區,我們有必要處於一個核心的位置。”

*拜登:向亞太再平衡有助於美國維持現有國際秩序*

拜登說,中國這個龐然大物的實際存在給該地區造成了深遠的影響。因此他暗示,為了維護現有的國際秩序,美國有必要保持在該地區的軍事實力,以阻止中國運用其實力來破壞現有規則。

他說:“在我看來,沒有TPP將不會那麼有幫助,也會更難維持在海洋、空中以及貿易上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但是,即使我們沒有TPP,我們還是會認為,把我們的力量向那個地區再平衡對於加強我們在那個地區一些朋友的決心是至關重要的。”

這位被認為非常了解美國普通老百姓心聲的副總統說,要想重建美國人民對國際秩序的共識,就必須對他們對全球化的合理關注做出反應。

*拜登:美國處於拐點,對前景充滿樂觀*

儘管美國現在在內政和外交上都面臨諸多挑戰,但是29歲就當選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參議員的拜登說,他現在對美國的前景比任何時候都更為樂觀。他說,美國目前正處於一個拐點,而美國人正掌握著方向盤。

他列舉了美國所具備的優勢,包括擁有世界上最有生產力的勞動力、充分的能源資源、最優秀的研究機構與大學、創造能力、移民以及法律系統等等。

他說:“當每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問我的時候,我都會告訴他們,你們也聽我說過,與能夠做出不平凡事情的美國人民對賭,從來、從來、從來就不是一個好賭注。”

*對習近平的評價*

曾經擔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長達12年之久的拜登說,美國不會與任何國家交換位置,並提到中國連水都缺的事實。

拜登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之間進行了深入的接觸,包括在習近平擔任國家副主席時以副總統的身份接待他訪美。拜登說,在他與習近平進行了這些接觸後,奧巴馬問他,習近平是一個甚麼樣的人。拜登說,他是一個聰明人,他看起來像是要接管一個他知道不會有好結果的工作的人。他的工作有好的結果符合我們的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