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微博大V流亡日本


筆名為“變態辣椒”的中國時政漫畫家王立銘8月決定流亡日本後,經過一個多月的探路,上星期剛作為日本某大學研究員落下腳來。 10月12日當美國之音駐日本特約記者走進王立銘與新婚妻子溫心正開闢的首個日本的家時,王立銘稱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客人。

王立銘今年8月與新婚妻子到大阪等地旅遊期間,他在中國經營網絡代購店的合夥人開始奉勸他暫時別回國避免被捕。王立銘說,起初他還不信,仍準備8月21日回國,不過8月18日中國人民網“強國論壇”發表譴責他的文章“看清'變態辣椒'親日媚日的漢奸相”後,全國十幾家傳媒一起轉載的現象,令他覺悟到面臨著一個有策劃的被捕危機,因為“強國論壇”的文章最後敦促有關部門對他“依法查處”的語句說明了他將被捕的前景。

世界最大記者組織“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當時也曾譴責中國當局封殺“變態辣椒”,呼籲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停止這些行為、廢除限制公民權的不合理規定。

*從封殺到傳喚*

新疆出生、祖籍河北、長年居住上海、近兩年居住北京的王立銘從小愛畫畫,2006年他開始涉足時政漫畫以來,已因諷刺重慶“唱紅打黑”、溫州動車事故、高房價、反貪“打虎”、奉旨訪港反“佔中”等,在中國微博上擁有幾十萬粉絲而被稱為“微博大V”,也因此屢屢遭當局封殺。去年10月的一個子夜他被3名警察從家裡帶走傳喚,他才首次感受到被捕恐懼。

傳問是追查他在網絡上轉發一個網民爆料餘姚水災小孩餓死的傳聞,王立銘說:“我當時沒想過爆料是不是真的,我只是覺得小孩可憐所以就轉發了。但當我坐在派出所審訊室的審訊椅上時心裡怕極了,儘管那個審訊椅還沒上鎖。後來我在中國做過幾次惡夢,甚至來日本期間也做過一次”。王立銘說,他獲釋後心有不甘,認為警方就算要傳喚也該是那個爆料網民而不是轉發的他,便寫信問那位爆料網民是否確有其事,但始終未獲答复。

*從避難到研究*

認識到潛伏著回國被捕的危機,王立銘兩次向大阪入國管理局提出政治避難申請。儘管日本曾給予東南亞國家的人政治庇護,但從不接受中國人政治避難申請,這次也同樣拒絕王立銘。不過入管局官員顯示了同情,示意王立銘可通過學術活動的理由申請居留。

王立銘獲得一名日本記者和一名大學教授熱心協助,打探願意接收王立銘研究的日本學府,該名為了今後能繼續到中國採訪而不便透露姓名的日本記者說:“現在日本各大學都與中國的大學有交流,很多大學都怕招惹中國報復,我們的探索也遭遇過拒絕,不過同情他的人不少,剛好這所大學也有空餘名額,所以這麼快能為'辣椒'找到落腳處,幾乎可說是奇蹟。為了這所大學免遭中國報復,請你報導時隱去大學名稱”。

*學日語謀生計*

王立銘獲得該大學提供一年研究並可延長一年的實際兩年無薪研究員身份,從而辦妥了居留簽證。王立銘夫婦在大阪舉行婚禮後遷入大學宿舍,但沒有收入,宿舍也要自付租金和水電費等。擺在王立銘夫婦眼前的現實是,一邊要靠在中國的積蓄趕快學會日語適應新環境,一邊要盡快設法謀生。

王立銘上週末遷入新居後,本週就開始上日語課,他也與一日本雜誌社快將談妥專欄漫畫合同,“但要維持生計,還需要再有幾份定期漫畫專欄才夠” ,他說。王立銘說,他打算今後也以中日關係為題材創作,當然他仍關注中國時政。

*不再隱諱批評*

王立銘對香港持續的“佔中”行動說:“香港人現在爭取民主是希望切割與中國的關係,只求香港民主權,這種想法本身有錯,因為中國不民主,香港便不會有民主”。

今年2月首次訪日的王立銘說,日本人很友善、很有禮貌令他印像很深,但他迄今為止對日本的整體印像還是有些不同於原來想像、現實了許多。他對傳說中大阪的髒、亂說:“在我來看還是挺乾淨的”,他也沒遇到傳說中電車裡擠滿人但鴉雀無聲的場面,“電車裡日本人其實也挺多話的”,他說。

王立銘相信他被中國前所未有地嚴厲封殺原因既不是他得罪了中國高層,也不是他的哪個作品觸怒了某個政府部門,“而是習近平正謀獨攬大權,比胡溫政權時期更嚴厲封殺不同政見”。王立銘說,“昨天又逮捕了郭玉閃,習近平政權抓人不再是抓一個,而是抓一群,所以我很反感有些海外輿論總把習近平說成'被權力鬥爭綁架',我認為根本就是習近平的主張,你可以從他的一些言行中找到依據”。

王立銘說:“我過去還是很隱諱地諷刺時政,但我現在知道隱諱也不能避免上黑名單、避免被封殺,所以今後我也不打算再隱諱地表現我的作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