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斯大林當年為鏟除布哈林 公審如同表演

  • 白樺 莫斯科

布哈林和“莫斯科公審”討論會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布哈林和“莫斯科公審”討論會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最近在莫斯科舉辦的一場有關前布爾什維克領袖布哈林的研討會揭示了斯大林當年如何在黨內殘酷清除異己。歷史學家們說,作為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大清洗中的標誌性事件,當年處死布哈林等老布爾什維克們的“莫斯科公審”,是斯大林精心編導的司法演戲。但70多年之前的“公開審判秀”對今天仍具有重要意義。

著名的“莫斯科公審”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斯大林大清洗中的標誌性事件。一大批列寧的戰友和老共產黨員在審判中被判處死刑,這其中包括了布爾什維克領袖之一的布哈林。在“莫斯科公審”75周年之際,國立莫斯科檔案館最近組織了一場有關布哈林,以及“莫斯科公審”的討論會,同時還舉辦了相關展覽。

參加討論會的歷史學家彼得羅夫說,布哈林早已成為歷史。但討論布哈林和“莫斯科公審”卻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因為有關布哈林的歷史就是政治迫害的歷史。

彼得羅夫說:“布哈林的歷史所講的就是:如何鏟除掉有不同觀點,有不同思想,對俄羅斯的歷史發展道路有不同見解的人。是否同意布哈林的主張,是否贊同布哈林給俄羅斯前進方向開出的藥方,以及這一藥方有多大的現實意義,這些都不重要,這是歷史學家和經濟學家們要討論的問題。而對我們來說,最為重要是,甚麼叫斯大林的公開審判,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為甚麼會在20世紀使用中世紀的殘酷手段來清除黨內持不同意見的人,這些才是我們需要關心的問題。”

布爾什維克上台執政之後,精通英語,法語,和德語的布哈林被認為是當年最有才華和學識的一名共產黨領袖,並被稱為理論家和經濟學家。他曾鼓吹把無產階級專政過渡到人性化的社會主義。布哈林的幾句著名口號還包括,農民應該致富,積蓄和發展農業。貧窮的社會主義是令人討厭的社會主義等。

布哈林也是蘇聯共青團的創建人之一,並擔任過《真理報》和《消息報》的主編。但十月革命,特別是列寧去世之後,共產黨陷入殘酷內鬥。先是布哈林同斯大林聯手清除了另一名布爾什維克領導人特洛茨基,布哈林甚至組織了放逐特洛茨基的行動。

在這之後,由於布哈林主張經濟改革,延續列寧的新經濟政策,並反對斯大林的集體化農庄和工業化運動,這使他們兩人從朋友變成政敵,而布哈林也在黨內鬥爭中敗北。

布哈林被逐漸解除黨和政府的領導職務後,在1938年3月的第三次“莫斯科公審”中被
判處死刑,1988年被平反。

彼得羅夫說,“莫斯科公審”是由斯大林編導的司法審判秀。斯大林想向全世界和蘇聯社會顯示審判的公正和公開,因此在“莫斯科公審”中,大部分的旁聽席分給了在莫斯科的外交官和西方媒體記者。剩餘的少部分席位一部分由扮演成平民的秘密警察佔據,其餘分給了蘇聯媒體記者。
蘇聯報紙當年有關布哈林被判決和民眾對此歡呼擁護的報道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蘇聯報紙當年有關布哈林被判決和民眾對此歡呼擁護的報道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彼得羅夫說,這種演戲式的公開審判,與紅色恐怖,強制勞動等一樣成為蘇共專制政權控制社會的重要工具。而斯大林不能容忍不同意見,甚至從肉體上消滅過去的戰友,也反映了蘇共政治體制的殘暴,黨內鬥爭的冷酷,以及斯大林的個人品性,但這些其實都是蘇共政權的天性。

彼得羅夫說:“因為斯大林的獨裁源自列寧的獨裁體制。而布哈林也是這個體制的創建人之一。他曾是政治局委員,他是有影響力的統治精英的一員,但最後布哈林也成為他與列寧共同創建的這個制度的犧牲品。所以這些歷史課對後人來說都非常耐人尋味。”

布哈林等人在審判中完全認罪。一名當年旁聽的德國作家描述公審的氣氛時說,被告們穿著整潔,有的人口袋裡還揣著報紙,看不出他們受到酷刑折磨,或是受到藥物的影響。檢察官,法官和被告三方之間的互動不象審判,而更象交流和對話。

在討論會上,有人認為,布哈林等人認罪是由於藥物的作用。但反駁者說,布哈林有20多歲的年輕妻子和剛出生的兒子,為了保護家眷們的安全,他們被迫認罪。

從1936年到1938年的“莫斯科公審”總共分成三次。其中以第三次對布哈林的審判最具影響。與布哈林一起被判死刑的還有斯大林大清洗前期的執行者,秘密警察頭子雅果達。雅果達的繼任人葉若夫執掌秘密警察的時間不長,後來也被處死,由貝利亞接任。

檔案館研究員阿布塔諾莫娃說,除了聯邦安全局等一些部門保存的檔案沒公開外,目前有關布哈林和“莫斯科公審”的檔案都已公開,這能讓人了解當時的政治迫害畫面。她認為,“莫斯科公審”的另一個背景是,斯大林周圍的新一代共產黨權貴需要攀升和職位,他們急需把列寧一代的老權貴清除掉。

阿布塔諾莫娃說:“第三次莫斯科公審,也就是對布哈林等人的審判,是最為荒謬的一次,其荒謬程度,演戲的程度都遠遠超過了前兩次。布哈林身上幾乎集中了所有罪行,包括刺殺基洛夫,向醫生投毒,反黨,叛國,從事間諜活動,參與反蘇右派特洛茨基集團活動等。”

與會者認為,史學界還需做更多的工作,來揭露斯大林當年扮演的角色。一名學者說,對許多歷史事件的研究可幫助蘇聯解體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了解過去,規劃未來。一名來自地方的斯大林政治迫害博物館的館長說,俄羅斯還需要開辦更多的類似的博物館向人們講述政治迫害歷史。

在相應的展覽中展示了家屬和後人提供的布哈林的一些私人用品,包括打字機,鋼筆,煙盒等。展覽中還展示了當年蘇聯主要報刊在公審結束後的報道和對布哈林等人的批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