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前蘇聯領導人如何看中共對蘇聯解體的解讀

  • 莉雅

戈爾巴喬夫(右二)(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戈爾巴喬夫(右二)(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今年是前蘇聯解體25週年。25年後的今天,人們仍然對這起歷史性事件有不同的解讀。對於西方國家來說,當時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是蘇聯和平解體的英雄,但是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這個西方國家眼中的改革派卻是葬送蘇共的罪人。在蘇聯解體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的前俄羅斯聯邦第一副總理勃布里斯認為,這種認為戈爾巴喬夫能夠力挽狂瀾阻止蘇聯解體的看法不是對歷史的正確解讀。

前俄羅斯聯邦第一副總理勃布里斯(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1991年12月8日,當時擔任俄羅斯聯邦第一副總理的勃布里斯與葉利欽、烏克蘭總統克拉夫邱克、烏克蘭總理福 金、白俄羅斯蘇維埃主席舒什克維奇以及白俄羅斯總理克比奇共同簽署了別洛韋日協定(Belavezha Accords),標誌著1917年建立的蘇聯的正式解體以及美蘇冷戰的結束。

別洛韋日協定的重要意義

勃布里斯認為,這份協定的簽署在全球具有重要意義,因為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和平解體。

但是在中國,蘇共與蘇聯的倒台被認為是一起悲劇,也是對中共敲響的警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總結蘇共垮台的教訓時表示,中國無論是在體制、制度上,還是所走的道路和今天所面臨的前所未有的境遇,都與前蘇聯有著相似或者相近乃至相同的地方。在他看來,弄得好,就可以走出一片艷陽天;弄不好,蘇共的昨天就是中共的明天!

中共對蘇聯解體的解讀

在分析蘇聯老大哥為何在一夜之間解體時,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領導人認為,真正導致蘇聯解體的內部因素是共產黨人對馬列信仰的淪喪。與西方的看法相反的是,他們認為,身為蘇共總書記的戈爾巴喬夫不僅不是英雄,而是允許蘇共倒台與蘇聯解體的歷史罪人。習近平曾經感慨,幾千萬蘇共黨員中,“竟無一人是男兒”。

在1991年到92年期間擔任俄羅斯聯邦第一副總理並見證了蘇聯解體這一歷史時刻的勃布里斯(Gennady Burbulis)如何看待中共對這段歷史的認識呢?

勃布里斯:戈爾巴喬夫無力阻止蘇聯解體

勃布里斯日前在華盛頓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談到了他的看法。

他說:“這種立場不是解讀蘇聯解體的正確途徑。戈爾巴喬夫的確對蘇聯解體的方式負有責任,但是你不能因當時發生的事情而責 怪戈爾巴喬夫,因為如果你責怪他的話,你就是認為他有機會和能力控制局面,或是能夠改變事情的進程。責怪他表明你不理解蘇聯當時所處的地位以及事情的進 程。戈爾巴喬夫當時既沒有機會,也沒有能力影響或是阻止蘇聯的解體。”

簽署別洛韋日協定的勃布里斯與烏克蘭總統克拉夫邱克以及白俄羅斯總統舒什克維奇日前在華盛頓大西洋委員會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表示,對話、民主以及對國際慣例的尊重這些古典自由主義的信條在今天的重要性與25年前是一樣的。

在蘇聯解體25年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因為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而受到西方國家的製裁,但與此同時,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日益密切。中俄的日益接近在美國引發了一些擔憂。

如何看待習近平與普京的關係?

在被問到如何看待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之間的密切關係時,勃布里斯似乎暗示,中俄領導人之間的友好關係並不會上升到戰略層面。

他說:“發展這種友好的關係是很好的,但是這種高層友好關係並不能轉化成戰略決定。它們不會干預或是影響政治決定或是任何其他嚴肅的決定。在國際政治中有朋友總是好事,但是你必須記住,友好關係不影響政策。”

1945年出生的勃布里斯與葉利欽關係密切,曾經擔任過他的幕僚長。在俄羅斯成為民主國家後,勃布里斯作為俄羅斯國務秘書進行了很多社會與經濟改革。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