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緬甸結束新聞審查,但新聞自由仍存在挑戰


緬甸新聞工作者表示﹐緬甸新聞審查有所放鬆﹐但仍然嚴格

緬甸新聞工作者表示﹐緬甸新聞審查有所放鬆﹐但仍然嚴格

緬甸政府經過幾十年對新聞媒體嚴密的控制之後﹐星期一宣佈結束官方對新聞媒體進行審查。這一最新的改革措施受到新聞工作者和提倡新聞自由的人士的歡迎。但他們也表示﹐新聞自由仍然面臨挑戰。


緬甸新聞當局星期一宣佈,當地媒體不再需要把他們的新聞報導在發表之前先提交給審查委員會。這一新的政策改變了緬甸幾十年的做法。幾十年來﹐政府對新聞媒體進行嚴格的控制﹐要發表甚麼新聞﹐甚至新聞的措辭等等都必須事先接受審查。

在緬甸的新聞工作者對取消新聞審查這一改革表示歡迎。緬甸新聞工作者協會副會長高古,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是緬甸新聞媒體的轉折點。但他也表示,還需要進一步的改革,包括修訂過時的﹑對新聞報導限制的1962年制定的新聞法。

高古說﹐廢除新聞審查委員會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應該批准新的新聞法。但是,新的新聞法也應該符合國際標準和民主制度的要求。

緬甸的新聞法1962年由軍方制定。當年軍方從民選政府手裡奪得政權。這部新聞法要求出版界把所有準備發表的印刷材料送交給新聞審查委員會。

2010年緬甸大選的結果是﹐名義上民選的政府取代了軍人政權。從此﹐緬甸逐漸放寬對媒體的控制。

緬甸國會議員的數目仍然是軍方人員佔大多數﹐但他們目前正在起草一部新的新聞法,預計將很快對這部新法律進行投票表決。

主張新聞自由的人士為緬甸能夠獲得更大的新聞自由而歡呼,但同時他們仍持謹慎的態度。

尤哈恩.比爾是總部設在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的發言人。尤哈恩.比爾說﹐他們紀念這重要的一步,但他們們仍然希望得到更多。他們希望把明確的指導方針寫入法律裡面。使記者確切知道他們有甚麼法律責任,底線是甚麼﹐如何就會受到制裁。到目前為止,當地媒體仍然處在一種模糊的狀態中,所以他們只好進行自我審查。

比爾表示,幾個星期前,緬甸當局無限期停止兩本刊物的發行。但後來由於公眾抗議﹐才不得不取消原來的決定。

目前緬甸國營媒體控制了緬甸所有的報紙和電視頻道。

唯一的私營媒體就是週報。但這些週報受到廣大讀著的歡迎﹐因為他們文章很有創意﹐經常挑戰新聞審查的界限。

但是,緬甸分析人士表示,記者也在所謂保護國家安全的幌子下受到打擊。

昂圖奈恩是緬甸智庫華互發展研究所的研究員。昂圖奈恩說﹐他敢肯定,即使取消了新聞檢查委員會,也會有很多政府機構力圖來控制媒體。

本月較早前,緬甸當局突然宣佈成立一個新的新聞委員會,對媒體進行監督和指導。

這一宣佈當即就遭到媒體機構的反對。他們表示﹐他們並沒有得到徵詢。他們說,這個委員會並不是一個獨立機構,並授予權力對媒體進行懲罰。

許多被任命為這個委員會成員的人﹐甚至在消息公佈之後才知道自己被任命為其中的成員。

緬甸記者協會副會長高古,發現自己被任命為這個機構的臨時秘書。但是高古拒絕了這一任命。

高古說﹐他們不是一個監督機構,他們不是一個權威機構。他們不是新聞警察。

其他幾個被任命的成員也拒絕在這個新聞委員會裡任職。最後政府被迫暫停成立這個委員會。現在還不清楚這個委員會還會不會重新成立。如果成立的話,這個委員會在監督緬甸媒體方面將扮演甚麼角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