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柬埔寨將為支持中國付出代價


2016年7月15日,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出席亞歐峰會期間與中國外長王毅交談,李克強鄰座為柬埔寨首相洪森。

2016年7月15日,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出席亞歐峰會期間與中國外長王毅交談,李克強鄰座為柬埔寨首相洪森。

柬埔寨前不久似乎進行了成功的外交斡旋,讓東盟一些成員國試圖以東盟名義發布聲明批評中國南中國海野心的努力落空。然而有分析人士表示,這一外交勝利有名無實,並且已經使東盟分裂。

這些分析人士稱,柬埔寨拒絕支持通過多邊途經解決南中國海爭議的這一舉動使得東南亞國家聯盟失去了政治實力,分析人士認為是時候重新考慮這一問題了。

台灣學者、獨立分析人士戴家瓏(Billy Chia-Lung Tai)說:“實際上當你把東盟看作是一個單一單位時,它是有潛力成為全球或是地區政治格局中重要的影響者的” 。

他還說: “然而現在有關南中國海的爭論已經出現。在我看來,在東盟各成員國內部還有許多不滿沒有浮出水面,但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這些怨恨不滿就將會顯現”。

這種不滿來自於本週在老撾召開的東盟年度會議。柬埔寨在會議期間無視其鄰國的呼聲,對中國表示支持,淡化了東盟成員國有關南中國海糾紛的傳統聲明。

東盟公報沒有提及海牙國際仲裁庭7月12日就南中國海問題對中國作出的不利裁決。仲裁庭裁定:中國聲稱對“九段線”內海域中的資源享有歷史性權益的觀點沒有法律依據。

中國拒絕承認仲裁庭對此案具有司法管轄權,柬埔寨對此表示支持。中方也拒絕承認菲律賓實施的法律訴訟行動有效。

錢的力量?

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越南稱東海,菲律賓稱西菲律賓海。在這海域有數以千計被國際航行水道分隔開的小島和礁石。這些島礁基本無人居住。

這其中包括越南東海岸外的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被菲律賓懷抱著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及南面由印尼控制的納土納群島。越南、菲律賓和印尼都是東盟成員國,這三國加上馬來西亞和汶萊在南中國海地區的權利聲索範圍都與中國的聲索範圍有重疊。

東南亞的聲索方,特別是越南和菲律賓,希望通過東盟與中國進行多邊磋商。

北京拒絕進行多邊會談並且堅持只分別與各聲索國進行雙邊對話,這一立場得到柬埔寨的支持。一位戰略分析人士表示,一對一談判會讓中國在談判桌上與比它小得多的鄰國交鋒時佔據更為強大的優勢。

柬埔寨這條政治和經濟上的“小魚”是否從中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尚存有爭議。

在過去二十年,中國已經向柬埔寨支付了約15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以及優惠貸款。在近些年,中國向柬埔寨提供的外援與西方向柬埔寨提供的援助在美元數額上幾乎已經持平。

幾乎是在海牙仲裁庭剛作出裁決後,北京就宣布了一項對柬埔寨價值6億美元的援助項目,並且對洪森政府的支持表示感謝。

在那之後一周,中國表示將對柬埔寨方面提出的大樓建設請求予以資金援助,資助其為柬埔寨國民議會建造一棟十二層的行政樓。

柬埔寨首相洪森堅稱中國的慷慨援助沒有附加條件,不像西方國家提供的援助通常都會與柬埔寨的人權問題掛鉤。柬埔寨的人權問題長久以來遭到人權活動人士、反對派以及政府批評人士的指責。

一切照舊?

柬埔寨政府內閣辦公廳發言人帕•西潘表示,柬埔寨仍然保持其在2002年對國家外交政策進行了重大調整之後所採取的立場。柬埔寨在當時中國一筆勾銷了債務後,與中國增進了關係。

西潘表示,柬埔寨提倡維持現狀並遵循《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這一不具有嚴格約束力的協議。他認為柬埔寨作出的這一姿態將有助於確保南中國海地區航道的安全。世界大約一半的船運要經過這裡。

西潘說:“我很高興看到東盟各國現在又聚到一起,回到他們所認同的《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這一共識上來。我希望能夠盡快達成《行為準則》,因為它可能為南中國海地區帶來和平、安全以及航行自由。我們不想在南中國海地區看到戰事發生。”

《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DOC)是為建立《南中國海行為準則》(COC)打下舖墊。《行為準則》將有法律約束力,旨在防止衝突發生。然而,《宣言》通過了十四年後,東盟仍然未能達成南中國海糾紛的解決方案,《準則》遙遙無期,為此,各方評論人士把東盟形容為“沒牙的老虎”。

其中很多批評都直指柬埔寨。

然而柬埔寨對這些批評人士逐漸感到厭煩。在本月洪森家族享受巨額財富曝光以及獨立分析家及活動人士耿來(Kem Ley)被殺後,柬埔寨國內的反政府情緒日益上升,這使批評聲浪更大也更複雜了。

帕•西潘還表示,柬埔寨是個貧窮的國家,完全有權利接受中國的慷慨相助。他近期在位於金邊的歌德學院進行的一場辯論中說“沒人跟錢有仇”。

作為一個僅有一千五百多萬人口、國內生產總值僅為一百八十億美元的國家,柬埔寨仍然飽受貧窮之苦,至今名列東盟最貧窮國家之列。東盟國家涵蓋的人口達六億三千三百萬,國內生產總值之和為兩點四萬億美元。

未來將向何處去?

來自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貝恩德•謝佛(Bernd Schaefer)認同戴家瓏的觀點。謝佛認為,讓柬埔寨這樣一個不是南中國海聲索方而且是東盟成員國中唯一一個尚未批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國家在這一爭議中承擔如此重要的角色是“有違常理”的。

他說:“這個十國多邊論壇如果非要處理這個議題,---這裡面還有像柬埔寨這樣一些的國家,會受到各種各樣的外來壓力。我覺得這實際上對於東盟的未來有害。”

謝佛表示,柬埔寨必須要決定是否還要繼續推動同樣的解決方案,還是退一步,推行更為務實的糾紛解決方法。

他補充說,這就包括中國與菲律賓史無前例的雙邊對話。在海牙仲裁庭獲勝後,馬尼拉在談判桌上的底氣得到加強,談判地位變得有利得多。

他也敦促中國採取更為務實的方式處理與東盟的關係。

他說:“我認為中國應該更加擔憂其國際聲譽,因為仲裁庭作出的這些裁決實際上真的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形象”。

戴家瓏並未就柬埔寨因支持中國而將面臨何種後果發表看法。但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表示,東盟其它成員國可能更不想在東盟集團內部推動柬埔寨想做的事了。

柬埔寨與鄰國有一系列尚未解決的問題,其中包括涵蓋石油和天然氣的邊境條約、勞工流動、旅遊、軍事、鐵路和大壩建設以及跨國犯罪。這些問題都需要達成區域共識。

戴家瓏表示,柬埔寨已經“明確認定”與其東盟鄰國以及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相比,中國是更具吸引力的資助方。美國和西方國家對柬埔寨實施援助時都要以要求柬埔寨改善人權為條件。他認為柬埔寨“並不一定想要付出”這種代價。

他說:“從中期到長期來看,柬埔寨將會為其與中國的結盟關係或者其所認為的這種結盟關係付出何種代價?這值得關注。柬埔寨與中國的這種關係將如何影響東盟本身的聯盟關係?這也值得關注。我們過去幾年來看到,東盟各國之間的結盟關係已經因南中國海爭端而出現裂縫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