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邀請新聞界參觀投票站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選舉最近這些年來經常被指責舞弊,為此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專門在9月8日地方大選投票日前夕組織新聞媒體參觀投票站,這使外界能有機會了解俄羅斯的選舉投票機制。中國與俄羅斯雖在眾多領域都日益加強合作,但唯獨在選舉領域的合作卻非常少。

俄羅斯在這個星期天舉行全國統一的地方大選,絕大多數地區在當天或是選舉州議會,州長,市長,或是鄉鎮議會,鄉鎮長等。首都莫斯科要選舉市長,著名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被首次允許參選,莫斯科市長選舉更被認為是觀察俄羅斯未來政治走向的重要指標。
但俄羅斯選舉最近這些年來經常被指責舞弊,缺乏公平競爭,為此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在投票前一天特別組織了新聞媒體參觀莫斯科州和莫斯科市內的幾處投票站,為了解俄羅斯的投票程序提供了一次難得機會。

這些投票站通常都設在文化館,劇院,有時也設在中小學學校。在距離莫斯科將近一百公里遠的謝爾布霍夫市,當地選舉委員會的工作人員正在忙碌。

當地選舉委員會領導人布赫堅科夫說,法律規定投票箱必須是透明的。在選民投票登記時,桌子上必須擺放俄羅斯憲法,選舉法等供選民隨時翻看。選民根据自己的住址登記後就可以去投票間投票。

布赫堅科夫說:“我們還專門為那些不能長期站立的老年人准備了投票位置,他們可以坐下來投票。這個位置是專門為選舉觀察員准備的。而這個位置是專門留給照相和錄像用的。有人問我,我什么照相和錄像位置要這樣遠,因為在照相和錄像時不應該影響選民的投票。”

但在場的一名關注選舉題目的俄羅斯攝影記者說,規定的攝影照相位置僅能看到人的後背,在投票中作假舞弊將不會被發現。

布赫堅科夫說,投票站特別准備了幾個便攜式的透明投票箱,工作人員可攜帶這些投票箱為那些行動不便,只能呆在家里的選民提供上門服務。他說,當地的56個投票站已多次演練並對投票系統進行了測試。

布赫堅科夫說:“星期天早上7點,他們還會對投票系統做最後一次測試。投票從早上8點開始,到晚上8點結束,在中午2點左右投票人將會最多。”

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這次廣泛使用電子投票機。如同對文件掃描一樣,把選票放入電子投票機後,投票機可自動讀取選票內容。這種俄羅斯國產投票機帶有語音設備,可指導選民如何使用。

但一些獨立俄羅斯選舉專家認為,不使用傳統投票方式,轉而採用電子投票設備,這能為投票和計票過程中的舞弊行為提供更多的方便。

曾在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工作,目前屬於俄羅斯反對派的著名政治學者奧列什金認為,在2011年的國會大選和2012年的總統大選中,舞弊行為最多的是一群人或是多群人有組織地在一個投票站投完票後,隨後又乘坐巴士前往其他的幾個投票站多次投票。有時也出現投票箱中莫名其妙地被人放入大量選票的行為。前年的議會大選和去年的總統大選都曾引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

俄羅斯選舉委官員說,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因為法律規定每一名候選人都可派自己的觀察員監督投票和計票過程,觀察員可不經通知,隨時前往任何投票站。

一名曾當過反對派選舉觀察員的俄羅斯記者說,在去年的總統大選中,他曾試圖近距離觀察清點選票,但受到來自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的觀察員的阻攔,而在場警察對此不聞不問。

莫斯科州中央選舉委員會的一名官員說,她組織過蘇聯,葉利欽時代和普京時代的各種選舉。俄羅斯的選舉法在每個時代都發生變化,但她拒絕評論選舉法變得更好,還是變得更壞。

雖然俄羅斯的選舉委員會是獨立機构,但當局仍能對選舉委員會施加影響。選舉委員會的一半成員來自當局的任命,另一半由議會推選。以莫斯科州選舉委員會為例,由議會推選的成員分別代表了統一俄羅斯黨,共產黨,自由民主黨等。但發動街頭示威抗議的體制外反對派卻沒有自己的代表。

選舉官員說,他們也同一些關注選舉問題的非政府組織合作。但不包括以監督和揭露選舉舞弊聞名的俄羅斯“戈洛斯”人權組織。

每當俄羅斯舉行議會和總統大選時,都會有大批國際觀察員監督選舉。國際觀察員部分來自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以及歐安組織的人權委員會。雖然中國同俄羅斯的關系日益密切,兩國在各個領域的合作越來越多,但在選舉領域雙方的合作卻非常少。俄羅斯選舉官員說,在選舉領域俄羅斯主要同獨聯體國家以及在上海合作組織內部合作。

俄羅斯在上個世紀初末代沙皇決定設立議會國家杜馬時就已開始選舉。布爾什維克執政後,被西方媒體稱為橡皮圖章的最高蘇維埃和地方蘇維埃也都是通過選舉產生。在血腥的斯大林時代,選舉也未中斷。斯大林的蘇共宣傳機器甚至鼓吹選舉使蘇聯成為世界最民主國家。

上了年紀的一些俄羅斯人回憶說,蘇聯時代的選舉有名無實,沒有選舉而僅是投票。候選人經過黨的機構層層考核後僅有一名。但人們也可以對這名候選人投反對票。在物質供應貧乏的年代,許多選民去投票站並不是為了參加選舉,而是為了品嘗在市面上買不到的俄式美食,象啤酒,香腸,魚子醬,三文魚等。在投票站設立小吃部的傳統一直延續至今。

許多人認為,在戈爾巴喬夫執政後期以及葉利欽執政前期的選舉最自由和民主。普京時代,一些反對派候選人被禁止參選。而對於那些被允許參選的反對派候選人來說,政府控制的主要新聞媒體並不給他們提供露面的舞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