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反日情緒上升,北京反制日本能力有限

  • 木風

8月19日在深圳的反日遊行中﹐日本品牌的汽車遭掀翻。

8月19日在深圳的反日遊行中﹐日本品牌的汽車遭掀翻。

上個星期前往位於東海的釣魚島(台灣和香港叫釣魚台,日本叫尖閣列島)進行主權宣示的香港和大陸人士已經返回。但中國大陸民眾的反日情緒並沒有因此而冷卻下來,反而迅速在全國蔓延開來。許多城市陸續發生了一定規模的反日抗議活動。廣州、深圳、杭州、重慶、成都、濟南、青島等十多個城市不僅有許多民眾上街高呼反日口號,還有不少人焚燒日本汽車,砸毀日本商鋪,迫使一些日本商店和餐館關閉。

*鄭赤琰:時間對中國不利*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學教授鄭赤琰非常擔心事態可能會進一步惡化。他在周二發表的文章中說,從國際法的法律原則講,對有爭執的島嶼做口頭主權宣示或者在島上插本國國旗是不夠的。日本政府通過拘捕和釋放那些非法闖入爭執島嶼者的行動可以作為將來國際法庭處理島嶼糾紛時的有效證據。

因此,鄭赤琰認為,按照目前中國和日本不同的宣示主權的方式,時間是在日本一邊。日本這樣的執法時間越長,對日本越有利,對中國越不利。除非中國也效法日本,也“派出具有行政執法意義的巡視船艦,層層把釣魚台包圍,讓執法警務人員常駐島上,隨時抓住不法入境者,再繩之以法。”

但鄭赤琰教授說,到了這一步,中日兩國的巡視艦將會發生正面交鋒,甚至是武裝衝突,兩國關係就進入了全面備戰的階段。

*黃介正:局勢有惡化之可能*

台灣淡江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黃介正也有此擔心。他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的時候表示,目前日本政局不穩,國會改選,國內民眾對中國的不滿情緒也在上升。中國面臨最高領導層的更替階段。在亞洲具有重要影響的美國也要進行大選。在這種複雜的情勢下,不能排除政客們利用民族情緒來實現自己政治利益的可能性。

*中共不會讓反日情緒綁架18大*

但是,黃介正同時也指出,在目前和可以預見到的未來,圍繞釣魚島發生軍事衝突對中國和日本任何一方來說都是不利的。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黃介正。(黃介正提供)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黃介正。(黃介正提供)

黃介正說:“可能各國的政治領袖都會評估一下風險,看看自己最大程度上能夠扮演甚麼角色。然後才會做決定。”

黃介正說,中共最高領導層正在積極籌備18大會議,全力以赴保證權力交替的順利進行。不能想象中共會讓目前國內正在上升的民族主義勢力綁架18大,讓釣魚島的爭端擴大成中日兩國間的全面對抗。

他指出,戰端一開,處境艱難的日本經濟雖然會雪上加霜,更加困難,但處於優勢地位的中國也會受到重大影響。無論是航運、期貨、股市都可能會崩盤,中國經濟的供應鏈也會中斷。除此之外,中日衝突將會導致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進一步緊張,給美國控制亞洲提供更多的機會。黃介正認為,為了釣魚島那三個無人居住的島嶼而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恐怕不是中共高層所希望的。

*丁偉:中共會極力避免“惡夢”的出現*

香港浸會大學政府與國際學系教授丁偉(Ting Wai)也認為,中國雖然擁有龐大經濟資源,日本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很大,但中國為釣魚島事件而懲罰日本的能力卻相當有限。他相信中國政府會謹慎從事。

美國財經媒體彭博新聞社引用丁偉的話說,美國重返亞洲已經讓北京對週邊國家的轉向感到非常頭疼。目前處於權力交接過程的中共領袖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發生一場國際危機。

但同時,丁偉表示,人們對釣魚島問題的關注會讓很多人注意到日本對該島擁有實際管轄權的現實。如果目前零星的反日遊行發展下去匯集成一場全國性的反日運動,民眾要求政府出兵保衛釣魚島,而北京又因為擔心國際衝突升級而不肯出兵,那麼中國民眾必然認為政府過於軟弱,並大加抨擊。丁偉說,如果出現這種局面,那將是中共領導人的一場“惡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