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黃雀行動”總指揮不滿司徒華回憶錄內容

  • 黎堡

司徒華自傳《大江東去》(資料圖片)

司徒華自傳《大江東去》(資料圖片)

1989年六四事件後在營救學生行動中發揮過關鍵作用的香港商人陳達鉦指責已故民運領袖司徒華人格不正。這位被譽為香港救人英雄的商人說﹐他對司徒華自傳中有關他的描述已經“忍無可忍”。

司徒華的自傳《大江東去》由他的家人取自他本人撰寫的大綱和手稿、採訪稿和錄音而整理出書﹐今年六月由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行。在書中第26章﹐司徒華專門對營救學生“黃雀行動”做出描述。

在這本書出版三個月後﹐被許多人認為是“黃雀行動”總指揮的商人陳達鉦依然忿忿不平﹐認為司徒華貶低了他在那場危險的行動中所發揮的作用。司徒華在自傳中說﹐陳達鉦只是一個船家﹐不是他對外宣稱的“黃雀行動”的總指揮。對這一描述﹐陳達鉦相當憤怒。

陳達鉦說﹕“他說我是船家﹐這不合理。我從來都是做買賣的﹐我是商人。他把我身份搞錯了。很多東西﹐他都是無理地指控。 ”

綽號“六哥”的商人陳達鉦上星期在香港九龍旺角他的辦公室單獨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他重申自己是黃雀行動的前線總指揮﹐負責調集手下人員將逃亡學生從各地接送到深圳﹑珠海等地﹐再安排走私船將學生們接來香港﹐交給司徒華領導的支聯會。

據信,1989年六四鎮壓后歷時九個月的黃雀行動一共救出了一百多名學生領袖和民運人士,其中包括柴玲、李錄、熊焱、吾爾開希和陳一咨。

救人行動後來因為行動線路曝光而被迫終止。司徒華因此對陳達鉦耿耿于懷。他在自傳中說﹐因為一次行動失手﹑兄弟們被抓﹐陳達鉦親自去北京﹐將黃雀行動全盤向中國公安部供了出去。對此﹐陳達鉦表示﹐為了營救兩位兄弟﹐他的確向公安部妥協﹐但否認出賣過任何人。

陳達鉦說﹕“妥協的是什麼呢﹖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放我兩個小兄弟﹐如果(公安部)他們同意的話我就上去。黃雀行動我也終止活動。但說老實話﹐我沒有出賣過任何一個人﹐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我的妥協而被抓。從來沒有。這都是無中生有﹐都是司徒華他個人瞎編出來的。”

司徒華(1931-2011)

司徒華(1931-2011)

被譽為民主運動精神領袖的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今年一月二號因病逝世,享年79歲。陳達鉦說﹐司徒華在世時﹐他一向很尊重他。去年六月﹐陳達鉦在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說﹐“華哥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子﹐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但是一年後﹐司徒華的自傳《大江東去》改變了一切。陳達鉦甚至對美國之音說﹐司徒華是個偽君子﹐不值得尊重。

當年積極參與了黃雀行動的香港《前哨》雜志總編劉達文不肯針對陳達鉦質疑司徒華的人格做出評論﹐但是他認為《大江東去》一書對黃雀行動和其它一些事情的描述顯示司徒華的記憶力可能出了問題。

劉達文說﹕“華叔的記憶力肯定是有問題。我覺得他好多東西都記不清楚﹐有好多錯漏的東西。第二個﹐他對六哥的講法﹐說他在北京把黃雀行動的秘密都透露了。我覺得可能是他自己的猜測。”

另一位民主派領袖﹑曾經與司徒華一起參與過基本法起草工作的香港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最近評論有關陳達鉦對司徒華的質疑時說﹐司徒華自傳中的一些描述令他震驚。李柱銘說﹐司徒華生前從來不向他提這些事情。

支聯會的幾位常委一直不願意對司徒華的自傳多做評論。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說,司徒華率領支聯會對中國民主的追求﹐對要求平反六四的堅持﹐二十二年沒有改變過﹐對此香港民眾有目共睹。他又說﹐支聯會只是司徒華丰富人生中的一部分,對司徒華及其家人的出版自由予以尊重。

今年67歲﹑目前很少經商的陳達鉦說﹐他希望知情人能出來為他說話﹐還他清白。他還試圖查明出版司徒華這部自轉的幕後是否存在別有用心的黑手。

面對人公眾司徒華自傳的質疑和評論﹐司徒華的家人一直保持低調﹐極少公開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