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解密64文件指加拿大外交官憂使館遭入侵

  • 美國之音

1989年北京“六四”鎮壓期間王維林站在坦克前

1989年北京“六四”鎮壓期間王維林站在坦克前

近期解密的文件披露了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殺曾給加拿大外交官帶來的恐懼。在當時往來於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和渥太華之間的電傳文件,加拿大外交官擔心中國軍隊會“入侵”駐華使館。這些電報描述了使館官員當時掌握的一些64軍隊開槍後的災難情形,其中包括公開處決,以及從一段北京運河撈取屍體的情形。

這些由加拿大國家圖書館與檔案館依照信息獲取法解密的電傳文件長達數千頁。這些電文包含大量與26年前中國軍隊在北京城中心地帶槍殺學生相關的內容。加拿大駐華使館將軍隊開槍稱之為“野蠻”。
電文記錄了一名倖存者向使館官員敘述他親眼目睹的情形。

這名倖存者說:“一名年長婦女跪在士兵面前為學生求情。士兵打死了她。一個男孩在幫助攙扶一個推著兩歲孩子的婦女時被坦克碾死。”
“坦克掉過頭,碾死了他們。”
“士兵用機關槍開火,直到彈盡為止。”

文件描述,天安門附近到處飛著子彈,子彈“彈射到附近的房屋內,打死了不少居民。”

使館文件寫到:“或許需要經過多年才能了解到真實的故事。這段黑暗的時期可能會很漫長。”

使館官員在1989年6月7日的一份電報中寫到,中國官員與他們聯繫,要求提供在大規模逮捕抗議者期間,是否有異議人士在使館內尋求庇護。使館工作人員估計,僅在北京就有大約1萬人被捕,包括兩名因在辦公室發送傳真而被捕的IBM僱員。

電文寫到:“中國當局詢問加拿大駐京使館,是否有中國學生前去尋求庇護。官員們對如何回應感到為難。他們擔心,如果讓他們進入,士兵會侵入使館把他們帶走。”

時任加拿大駐華大使厄爾德雷克表示,他不記得發出過這樣的電文。他說,當時發出的電文非常多,或許有人在未經他審核的情況下發出了這些電報。
德雷克說,當時沒有任何中國學生前去加拿大使館尋求庇護。

1989年6月15日的一份電文中寫到:“這個國家現在被一群邪惡的年長將領所控制,政府被盲從他們命令的人所操控。情況看來糟糕至極。”

加拿大外交官在電文中指責中國是“老人當政”,“喪失一切合法性”,被“鄧皇帝”所統治。
使館文件描述當時85歲的鄧小平“看起來虛弱”,但“據稱很清醒。”

電文寫到:“一名澳大利亞醫生證實,他的朋友、鄧(小平)的泌尿醫生告訴他,鄧已經患前列腺癌有一段時間了。”“鄧在接受可的松(cortisone,腎上腺皮質類藥)治療,因而導致其面部浮腫。這會導致間歇性多動。”

使館官員的其他電文還還敘述了中共“最高層令人震驚的腐敗”。電文寫到:“瑞士大使是個‘中國通’。他在過去幾個月間告訴我們,每個政治局常委都找他談有關把大量資金轉移到瑞士銀行賬戶的事。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他敦促我們格外小心地保守這方面的信息。”

這些電文大多數沒有簽名。前大使德雷克在其1999年出版的《草原外交官回憶錄》(Memoirs Of A Prairie Diplomat)中寫到,1989之夏,他經歷了一生中最為重大的事件。他回憶,當時政府疏散了550名加拿大公民,並開通了普通話對華廣播。時任加拿大外長以“無情”和“殘酷”譴責了中國當局向學生開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