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自由之家﹕媒體面對十年來最壞的情況

  • 比爾

一項新發表的研究報告說,全世界新聞媒體的工作環境降低到過去十年來的最低點。報告說,記者如今面臨來自政府、激進分子、犯罪販子和媒體老板的更多的限制。

如今,公眾可以幾乎在任何地方購買報紙。 或在智能手機上閱讀最新消息。在新聞或許容易得到的同時,記者則被拉上法庭,或身陷監獄,受到威脅,或被封口。獨立的監督組織自由之家發表的報告就記錄了這些情況。

瓦內薩‧塔克(Vanessa Tucker)是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主管分析的副主席。她說﹕“不幸的是,這方面的消息非常壞。新聞自由度2014年在全球範圍下跌。下跌幅度是過去十年來最嚴重的。情況正在變壞,變壞的速度比過去更快。”

根據自由之家發表的2015年新聞自由報告,墨西哥對新聞記者進行威脅,並且頒佈了引起爭議的通訊法。

北美大部分地區被評為擁有新聞自由,拉丁美洲則只是部分自由或不自由。美國因為警察在密蘇里州弗格森抗議期間粗暴對待記者而受到批評。

在亞太地區,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口有新聞自由,其餘的人則只能享有部分自由或沒有自由。

中國的新聞自由度是1990年代以來最差。中國當局監禁記者,對媒體加強控制。

塔克說﹕“我們注意到,就全球範圍或地區範圍而言,目前一個真正的問題是中國這樣的國家對鄰國的影響。因此,我們就看到中國的行為在香港,在台灣,在周圍一些國家產生了消極的影響。”

在敘利亞,殘酷的內戰對記者構成嚴重的危險。報告說,中東和北非地區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新聞自由的環境之中,那一地區的絕大多數國家被評為沒有新聞自由。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只有百分之三的人口有新聞自由。一半以上的媒體只是部分自由,將近百分之四十的媒體沒有自由。

自由之家的研究報告說,歐亞地區的平均新聞自由度依然是全世界最差的。當地百分之八十的媒體被評為不自由,只有百分之二十是部分自由。

報告說,俄羅斯對獨立的媒體進行了鎮壓。其周圍國家的獨立媒體也受到鎮壓。

塔克說﹕“我們看到消極影響的一個大方面是政府宣傳。俄羅斯當局進行的完全是編造的宣傳如此徹底,以至於在俄羅斯國內,很多人基本上不知道烏克蘭衝突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由之家表示,新聞媒體所面臨的威脅日益增強,在全球範圍內對民主價值觀構成嚴峻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