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人士家屬致函公安部長要求交代家人下落

  • 海彥

四川訪民冤民聲援王宇律師(維權網圖片)

四川訪民冤民聲援王宇律師(維權網圖片)

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在2011年,將8月30日定為“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在今年8/30 國際強迫失蹤日前夜,11名7/10各地警方拘捕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行動中失蹤者的家屬,發表致公安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要求依法辦案,交待家人的下落,允許聘請律師進行會見。

中國有關當局在7月9日強行帶走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維權律師王宇一家人後,從7月10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及家屬的拘捕、失蹤、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以及限制出境的行動。據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至8月28日,這項行動已涉及277人。

在這次拘捕事件中失蹤者的一些家屬,星期六晚發表致公安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這些家屬在信中表示,目前仍有22人在押,其中16位的家人至今沒有接到警方通知書,不被告知羈押地點,會見不被允許,甚至聘請律師都極其艱難,有的律師只要表示願意代理,就有國保找上門禁止。

公開信說,所有人的失蹤幾乎是照著一個版本進行,從北京和天津帶走人的號稱“天津警方”,涉嫌的都是“尋釁滋事”或只就是“涉嫌刑事犯罪”。當好不容易聘請到律師要求會見時,竟然發現天津警方根本不承認曾帶走過人。

公開信強調,不爭的事實是,這二十多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被強迫失蹤”了,有的已長達50天,而到目前為止,公安系統並沒有打算讓他們的家人享受依法應有的知情權。他/她們希望,在舉國上下強調“依法治國”之際,官方依據的“法”跟官方公布的“法”是同一部法律。

公開信還表達了這些被失蹤者家人的痛苦,尤其是對年幼子女在心靈上的影響,以及對被強迫失蹤者在偵查階段可能遭受刑訊逼供的擔憂。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全璋律師曾多次代理敏感案件,自7月10月被拘捕後,王全璋的家人及委托的律師多次前往天津打聽,都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家人非常憂慮他的處境,他的妻子李文足曾在8月26日發表致公安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這次也聯署了失蹤者家人的集體公開信。

李文足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表示,鑒於王全璋等人目前在外界不知的指定地點被監視居住,因此非常關心他和其他人的人身安全,擔心會遭到酷刑。

李文足說:“很悲憤,肯定是很難受的,一個家庭的頂梁柱都不在了,我們現在全家老小,無依無靠。這麼長時間他給我們一個說法都沒有,都見不到人,他現在是一個什麼狀況,安不安全,這是我們現在最擔心的。不知道他究竟是一個什麼狀況,我都沒見到人,不知道在哪裡,是好是壞都不知道。”

這次聯署致公安部長公開信的還有北京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宇律師的丈夫包龍軍的母親趙鳳俠、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的丈夫游明磊等人。王宇律師的母親佟彥春等人星期日也參與了聯署,目前共有13人。

據維權網此前消息,目前已知有9人被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分別是王宇、王全璋、劉四新、隋牧青、謝陽、謝遠東、趙威、高月、包龍軍,其中王宇等7人被指定地點監視居住,但沒有告知家屬具體地點,而劉四新和趙威則被關押在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有人權組織表示,當局指他們涉嫌危害國家政權,目的是為了阻止律師會見。

有分析認為,中國有關當局近期大規模拘留,或以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等其他方式限制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人身自由,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人權組織的反彈,迫使美國官方加大對中國打壓公民自由的關注,並明確提出會將人權問題列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9月到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時的關鍵議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