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指中國擴張海洋行動促生地區緊張與混亂


《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6》中文版附圖說明中國軍隊2009年以來擴大海洋活動的記錄 (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6》中文版附圖說明中國軍隊2009年以來擴大海洋活動的記錄 (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日本防衛省智庫-日本防衛研究所最近發表了《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6》,報告指中國正在試圖擴大海、空、火箭軍(前身為第二炮兵)的海洋行動能力,以及通過運用宇宙和網絡空間加強軍事情報系統和信息化建設,可能加劇與地區各國緊張關係,並使東亞安全局勢混亂。

日本防衛研究所3月4日發表的《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6》,照例是日、英、漢語三個版本,其中日語74頁、漢語66頁。內容包括了序言、前言、概要和4個具體分析章及最後結語。

由防衛研究所理論研究部長室岡鐵夫撰寫的序言說,報告由所屬研究員從中、長期觀點分析應當關注的事並向日本內外廣泛提供。2011年發布以來,受到日本內外研究機構和媒體的高度關注,也加深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各地區研究機構和相關人員的交流、對話。

序言也說明撰寫報告時,也參考了中國等研究和相關人員意見引導的啟發,並注意客觀分析,內容不代表日本政府、防衛省、防衛研究所的正式見解,只期待加深討論中國內外政策、為深化日中安全對話與交流、協作作貢獻。

描述中國軍隊火藥味

前言說,中國軍隊在東亞海、空兩域行動引人注目。在東中國海,日本航空自衛隊針對中國戰機為主的軍機緊急升空次數2009年38次,2014年激增至464次;在南中國海,中國海軍2010年前後起不斷舉行實彈和登陸演習;在西太平洋,中國海軍08年起定期訓練,近年還有飛機參加,演練內容不斷提升。

前言以詳細圖文說明,中國軍隊的活動範圍也在向東亞以外地區擴大,並說明伴隨中國軍隊活動範圍擴大和活動量增加,發生了偶發事故和可能導致衝突的危險行為,以及威脅他國行動,使得有關國家憂慮。例如在東中國海,中國艦船對日本護衛艦使用火控雷達、軍機异常接近自衛隊飛機;在南中國海,中國艦船妨礙美國巡航、戰機接近美國巡邏機飛行;在帕拉塞爾群島(中日稱西沙),中國船艦向抗議中國單方面勘探的越南監視船施壓,是中國船艦在東亞地區常發的高壓姿態。

前言說,中國為了軍隊擴大活動範圍和迅速推進裝備現代化,2015年度國防費約是10年前的3.6倍,達到8896億人民幣(約1400美元)。指出“中國以在東亞超群的巨額國防費不斷開發和投入航母、新型轟炸機、隱性戰機、各種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等”,今後中國軍隊對東亞安全產生怎樣影響,應從中國軍隊設定哪些目標、如何實現來考慮。

海、空、火箭、信息軍

第一章“致力於提升遠海作戰能力的中國海軍”指出,中國海軍作戰海域已擴大到太平洋和印度洋,今後在近海可能會以確立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優勢為目標,防止美軍在西太平洋干涉中國核心利益,配備新型核潛艇和展開導彈驅逐艦,強化ISR(情報、監視、偵察)能力等。也會向印度洋推進作戰能力,保護海上交通運輸線和中國企業、公民的海外發展。

第二章“空軍的戰略性轉型與能力提升”指出,中國空軍也開始了更廣域的攻防兼備,支持此舉的是裝備現代化。今後可能致力擴充大型運輸機和加油機、通過隱形機和無人戰機增加攻擊能力、采用防空和導彈防御系統,開發對宇宙的攻擊能力。

第三章“導彈力量的擴充”指出,去年12月剛改為火箭軍的二炮正變為兼備核與常規力量的軍種。過去20年,二炮顯著傾向增強常規導彈並致力充實短程和中程彈道導彈、提高常規武器精確打擊能力、推進彈道導彈向固體燃料、車輛移動轉變等,並充實海、空平台搭載巡航導彈。中國導彈力量發展造成了地區安全環境複雜化,今後需要注釋其動向。而在核戰略方面,中國的特點是政治優先,原則是不首先使用、漸增核彈頭、平時拆下核彈頭保管,今後是否仍然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則是焦點。

第四章“聯合作戰能力的增強”指出,中國軍隊以打贏信息化戰爭為目標,致力提高ISR能力和網電對抗,推進宇宙空間的軍事利用等強化信息系統,通過聯合陸、海、空、二炮,飛越提高體系作戰能力和有效指揮。為此習近平政權正推進軍隊體制和編制改革,今後焦點是改革能否順利推進。

兩大方面不利東亞

結語指出,中國軍隊擴大海洋活動範圍,至少存在兩大方面左右東亞安全的可能性。第一是可能加劇與地區各國之間關係緊張。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圍繞領土和海洋權益,中國與多國對立,近來更表現出對抗和挑動面,使有關各國憂慮。今後在中國軍隊增強海上作戰能力的背景下,中國解決紛爭是選擇和平協商還是武力優勢威懾,左右東亞安全和地區各國關係。

第二是可能使東亞安全秩序混亂,中國反覆在南中國海妨礙按國際規則行動的美軍艦船和飛機、在西太平洋致力配備核潛艇等增強對美軍核威懾力,打亂現有的東亞安全秩序,如果今後中國軍隊繼續挑戰東亞地區的美軍並達到目的,則會完全改變現有東亞秩序。未來東亞能否安定與繁榮,取決於中國的安全政策,地區各國希望中國停止嘗試用武力為背景改變現狀,作維持安全秩序的大國,今後包括美國在內,各國努力推進與中國坦率對話非常重要。

日本太平洋技術監理會理事、防衛監理研究所所長山內敏秀說,中國軍隊現在打三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他說:“輿論戰和心理戰自古以來各國都有,中國最大問題是法律戰。中國對聯合國《海洋法》自創解釋,把陸地、領海、經濟海域都囊括在同一等級領域範圍,不僅有別於美國、日本、英國等主、次漸緩的國際解釋,而且中國自己還不遵守自己制定的規則,猶如中國古代‘士大夫’制訂規矩是讓庶民去遵守,自己例外,這也許是中國人骨髓裡就存在的意識”。

危機擴大至第二島鏈

中國外長王毅上週在“兩會”記者會上稱:“這麼大的南海,航行自由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沒有一條船反映自己的航行自由受到干涉”。

曾任海上自衛隊潛水艇艦長、在日本被稱為“研究中國海軍第一人”的山內說:“當然民間船舶航行不會受影響,中國自己也要做生意。但外國軍艦就不會允許通過,中國要掌控南中國海,是不讓外國軍艦通過,謀求支配權”。

他還指出,現在大家都注目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行動,但他相信中國的軍事目標其實已經擴張到了第一島鏈(日本九州、衝繩與台灣、菲律賓、婆羅洲的鏈接線)和第二島鏈(日本伊豆諸島、小笠原諸島與美屬關島、塞班島,以及巴布亞新幾內亞鏈接線)之間海域。

山內認為,第二島鏈附近有美國關島基地,美國的原則是不容中國的擴張越過第二島鏈。他強調說:“未來中美軍機再發生類似2001年海南島附近上空撞機事件那樣的衝突可能性極大。而且發生衝突後,雙方最終能收拾局面、化干戈為玉帛非常重要。我想中國領導人並不想打仗,因為現在打仗對中國也沒利益,但問題是中國現場軍人、戰機飛行員的質素、教養,很難預測會發生什麼,中國軍隊也和中國政治一樣,關鍵時刻如果一定要選擇左右的話,也總是‘寧左勿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