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參與南亞地緣政治“遊戲”

  • 申華

吉布提地理位置圖

吉布提地理位置圖

中國派出多艘艦隻加入東盟10國以及美印等國在南中國海的聯合演習。另外,中國海軍艦船在南亞以及西印度洋海域常態巡航。國際問題專家說,涉足南亞和印度洋地緣政治的國家參與目的不盡相同,那里的表面平衡蘊含危機。

印度新德里國防問題研究與分析研究所主任、印度前駐阿富汗等國大使賈延德普拉薩德星期三華盛頓外交關係理事會的一次研討會上說,印度洋正在上演一場戲:“從吉布提到印度,到馬達加斯加和毛里求斯,還有斯里蘭卡,大家都在玩印度洋上的這場遊戲,這場遊戲玩得很歡。”

中國海軍目前在印度洋至少可以使用吉布提以及巴基斯坦瓜德爾港的兩個港口。中國在斯里蘭卡的基地談判因該國國內政治原因受阻。美國和中國都在位於紅海入口的吉布提有基地。

參加研討會的吉布提共和國駐美國使館領事伊斯梅爾吉布馬(Ismail Djama)對美國之音說:“我的看法是,吉布提在重大問題上,例如9:11以后的反恐,一貫與國際社會合作。美國前來請求在吉布提建立阿拉伯半島和東非的反恐基地,我們接受了美國的請求,因為我們有共同利益。海盜問題出現后,中國政府提出保衛亞丁灣的中國海軍應該有基地可以駐扎,我們當然也接受了;因為我們和中國也是好朋友。中國對吉布提經濟幫助很大。”

吉布馬說,對於吉布提來說,中國首先是我們的經濟伙伴,三四個大項目正在建設,其中包括連接吉布提通向鄰國埃塞俄比亞的公路,這些項目均為中國政府,銀行和公司融資,中國因此需要保護其利益。他還說,獲准在吉布提建立基地的國家除美國和中國外,還有日本等國以及北約。

針對中國在印度洋一帶軍事活動的猜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小慧(音)說,中國為實現“一帶一路”經濟目標走進南亞和印度洋地區:“聽到中國‘一帶一路’的想法后一些周邊鄰國對中國的戰略緊張起來。我要說的是,中國首先要促進的是經濟發展。安全領域方面也是如此,安全問題取決於地區內的經濟發展,中國為此提出的經濟發展計划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份。”

EMP金融顧問公司行政總裁沙希德伯基認為,恐怖主義在南亞以及巴基斯坦的影響被媒體夸大了,大國在南亞和印度洋以反恐為旗號的軍事行動應該受到檢視。他說:“每次到巴基斯坦,我的美國朋友總是叮囑我小心謹慎。我則對他們說,我在巴基斯坦死於恐怖主義的可能性,和死於美國新澤西收費公路上的機率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

很多專家學者說,南亞地緣政治中的歷史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曾經導致地區戰爭和衝突的危險依然存在。蘭德公司資深政治分析師約納布蘭克對美國之音說,中印邊界問題是影響南亞地緣政治的長期潛在因素,這個問題目前依然沒有解決。他說:“中印邊界問題依然是一個問題。兩國誰也無妥協。除非中國或者印度接受對方條件,否則邊界問題依然存在。沒有聽說雙方就此在談。問題是問題,但是並非意味戰爭迫在眉睫。“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問題學者丹尼爾馬凱最近在美國外交雜誌上撰文指出,中印武裝衝突的可能性很低,兩國關係目前處在相對平衡狀態,例如巴基斯坦通過加強與中國的關係來制衡印度;越南則通過加強與印度的經貿往來平衡與中國的關係。不過,潛在風險有可能被某些事件激化,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一旦圓寂,有可能促使印度國內一些政治勢力在處理中國問題時“打西藏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