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各界談普教中與國民教育的關係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舉辦座談會,探討普教中的成效,以及與國民教育的關係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舉辦座談會,探討普教中的成效,以及與國民教育的關係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最近舉辦座談會,探討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普教中)的成效,以及普教中與國民教育的關係。有教師、學生及家長表示,普教中對提高學生中文能力成效不大,港府推行普教中可能有政治目的,將中國的用語、愛國思想灌輸給學生,甚至引入中國的教師,改變香港新一代的思維模式。

今年是香港反國教運動3周年,發起反國教運動的學民思潮、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以及進步教師同盟、傘下爸媽,8月份舉行3場教育座談會,探討普教中、中國歷史課程改革以及課外活動與教育、政治的關係。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表示,反國教運動3年後,國民教育化整為零滲入校園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表示,反國教運動3年後,國民教育化整為零滲入校園

探討國民教育化整為零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最近在探討普教中成效的座談會上表示,反國教運動之後,國民教育沒有獨立成科,但是化整為零,滲入校園裡面,因此,舉辦3場教育座談會,從語文教育,即是普教中;歷史科以及制服團體如何滲入課外活動,三個層面去探討與國民教育的關係。

陳惜姿表示,她的一對兒女小學都是接受普教中,當時沒有考慮普教中對兒女有甚麼影響,但後來發現子女本身對中文科已經興趣不大,上課時教師用他們聽不明白的普通話授課,令他們對中文科更不喜歡,經歷幾年普教中之後,陳惜姿表示,對她的子女是「拉牛上樹」,女兒更將部份中文字的粵語及普通話發音混淆。

普教中令粵普發音混淆

陳惜姿說:“她很好笑的,她講「規模宏大」,會讀成「龜毛洪大」,經過九龍灣那些路牌「宏照道」,「宏」甚麼「道」之類,她常說「洪」甚麼「道」這樣,其實她知道我們笑她,但是她改不到,她入了腦。她說「最衰係你啦,要我讀普通話,我現在不知道這些字怎樣讀(廣東話)﹗」”

陳惜姿表示,很多香港的名校、尤其是「直資」需要交學費的學校,都是實行普教中,令家長被普教中吸引,以為子女成績好才能入讀普教中的學校及班別,如何打破這個家長的迷思,陳惜姿認為,有關的語文專家應該多發表文章,分析普教中,對提高學生中文能力成效不大,甚至可能令中文成績更差。

普教中與國民教育有關

陳惜姿表示,普教中與國民教育有一定關係,主要是教科書選擇的範文,經常有關於中國國旗以及愛國的文章,有些學校甚至從中國招聘普通話為母語的教師。

陳惜姿說:“即是我反而覺得這一個是大家要關注的,一來對本地訓練的、土生土長的中文系學生很不公平,為何因為母語是廣東話就不被聘用呢﹖第二、以普通話為母語的教師,是不是就懂得教香港人中文呢﹖這個我又很懷疑的。第三、如果他在內地(中國)成長、做師訓,其實那個成長背景以及教學方法的訓練,都很不同,可能會有一些家長想不到的問題出現。”

學民思潮前發言人周庭表示,反普教中的社會運動與反國教不同

學民思潮前發言人周庭表示,反普教中的社會運動與反國教不同

反普教中與反國教策略不同

學民思潮前發言人周庭在座談會上表示,香港多個學生組織例如普教中學生關注組、港語學等,以擺街站、派傳單等方式,宣傳反普教中的訊息,當中有人會形容普教中有政治目的,是一種文化侵略,企圖將廣東話在香港的重要性減低。周庭認為,在反普教中的社會運動中,宣傳它的政治性、國教重臨、文化入侵之類,但始終不能夠複製3年前反國教運動的效果。

周庭說:“跟國教不同,就是國教我們只要強調它是一種洗腦,它跟我們說共產黨是進步、團結、無私,這樣其實已經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因為那種「恐共」的情緒在當中。但是普教中不同,因為國教那種受眾、國教那種對象就是那些有「恐共」情緒的人,再加上政府,但是普教中那種受眾是那些以功利思想帶領的、可能某些辦學團體或者某些家長,所以整個運動的策略是非常之不同。”

強調普教中教育成效不突出

周庭表示,由於中國經濟近年急速發展,很多香港家長認為,子女學好普通話,將來更容易到中國工作或者做生意、賺錢等等,周庭認為,反普教中的受眾大部份是一些較著重功利主義的家長,與反國教的受眾不同,因此,要強調普教中的教育成效並不突出。

周庭說:“當然它(普教中)一些政治性的目的一樣重要,但是最應該強調的應該是它的教育成效,一些最重要的訪問,或者一些最重要、最「落地」、也最多人明白的一些調查,即是例如NOW(新聞台)做了一個專訪,大家都見到有一對孖仔,他們一個用廣東話學、一個用普通話學(中文),但是整個分數、整個成效,那個進步及退步是差很多,譬如這些其實才是在運動上能夠最落地、最讓那些支持普教中的受眾見到的一堆東西。”

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表示,港府在主權移交後推行普教中與國民教育有關

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表示,港府在主權移交後推行普教中與國民教育有關

中學中文科教師、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在座談會上表示,港府在主權移交後推行普教中與國民教育有關。施安娜表示,主權移交前香港中學的中國語文科課程,主要是培養學生讀寫能力,對國民身份沒有提及,到1990年香港中學的中國語文科課程,增加了「加強學生對社會的責任感。」並增加一個附錄:「怎樣透過本科介紹中國文化。」

普教中滲入國民身份認同

施安娜說:“介紹中國文化,可以增進學生對「本國」的認識,是「本國」,從而增加對國家民族的感情,學生對於本國優秀文化傳統了解多些,思慕之情多些。有了一句這樣的東西,這個是1990年。”

施安娜表示,主權移交後,2007年推行教育改革,香港中學中國語文科的課程理念等,增加了很多東西,最重要是「養成良好的國民素質,認同國民身份,承傳民族文化。」

施安娜說:“這句未算最「得人驚」,最「得人驚」那句在這裡,讓學生通過學習祖國語文,我讀的時候有些驚,講到祖國語文。如果大家看看之前很多關於中文,我們最多都是中國語文、中國文化,那個轉變去到祖國,那個連接突然強了很多。即是「認祖歸宗」,大家想像那種感覺。”

注意語言與權力的關係

施安娜並表示,課程理念當中提及,「促進香港與內地(中國)的交流,培養善用兩文三語的溝通人才」,而課程宗旨提及,「體認中華文化,培養對國家、民族的感情」,香港教育局對中國語文科學生的評核之一是,「對家庭、國家(中國)及世界的責任意識」。

施安娜認為,意識是很難考核的東西,而最值得關注的是語言與權力的關係。

施安娜說:“當我們說這些是「規範」,這些不「規範」,其實就是我優秀過你,我高級過你,或者你不是我族類,諸如此類,背後有這種東西存在。今朝剛剛新鮮的東西,昨晚出現的就是某名校,同學要講普通話,為甚麼呢,好學生來的,好學生就講普通話的,我們是不是呢﹖是不是要這樣去分呢﹖”

家長:普教中扼殺學生獨立思考

施安娜引用香港教育工作者戚本盛一篇題為《黨國的手沒有離開過學校》,反國教3周年的文章提及,「如果我們想學生習慣事事順從,不想培養學生獨立自主,則普教中正可大派用場。」

數十人參與探討普教中成效的座談會

數十人參與探討普教中成效的座談會

多位參與座談會的家長提問都表示,普教中可能有政治目的,當局將來可能會用普通話作為香港學生的母語,全面在學校禁止使用廣東話。有學生家長認為,當局推行普教中,是故意扼殺香港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

這名家長說:“一個很陰謀性的看法,為何要推行普教中,就是真的要我們的學生成為「單面人」,不懂思考的、很乖的、很聽話,也不會獨立思考的,因為根本聽不明白,首先他聽不明白他就不會問,他聽得明白也講不到,所以不會反駁。等它真的普教其他科目,歷史科、科學,或者通識科之類,你的學生會更蠢些,他根本聽不明白,跟著聽得明白又不懂得講,不如不要講,慢慢就變成沒有獨立思考了,這個是我比較陰謀的想法。”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表示,普教中影響香港學生的語言思維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表示,普教中影響香港學生的語言思維

學者:普教中擾亂學生語言思維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回應參加者提問表示,普教中可能有政治目的,他認為反普教中的策略,無論是否與政治有關,最重要是提出數據,例如普教中考取中學文憑試中國語文科最高等級的學生有多少﹖記者訪問「狀元」的時候,除了問他們對政府的看法,也可以問問他們中國語文科聆聽考卷,是否用普通話作答﹖

歐陽偉豪表示,據統計,香港中學文憑試中國語文科聆聽考卷,只有2%的考生用普通話作答,而大部份中學在高中階段,即是學生需要準備應考中學文憑試的階段,都是用廣東話教中文科,反映大部份學校都沒有信心,學生可以用普通話學中文,而在公開試考取優秀成績。

歐陽偉豪分析,香港教育局不選擇其他較不重要的科目,例如體育、烹飪之類,以普通話授課,一定要推行普通話教中文科,主要是影響學生的語言思維。

歐陽偉豪說:“中文科教你思維,我們用普通話來擾亂你的思維,所以它當然不會選體育科這些閒科,所以我想起維根斯坦,一位哲學家他講過,‘The limits of my language mean the limits of my world.’如果我要去搞你們的世界,首先我要去搞你們的語言。”

17歲的中學五年級學生李嘉俊表示,香港推行普教中,是中國有意改變香港新一代學生的思維

17歲的中學五年級學生李嘉俊表示,香港推行普教中,是中國有意改變香港新一代學生的思維

學生:普教中改變新一代港人思維

17歲中學5年級學生李嘉俊在座談會發言表示,中一、中二曾經接受普教中,他覺得影響不大,不過他認為香港推行普教中,可能是受到中國無形之手的影響。李嘉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小學已經有獨立的普通話科,升上中學已經可以運用普通話,不明白為何中學要轉用普通話教中文科,他認為是中國政府有意改變新一代香港人的思維。

李嘉俊說:“他們就在種籽(學生)入手,決定在種籽裡直接去改造他們,直接去改造他們的想法,令到他們的想法都慢慢趨向於普教中其實是正常的,普教中其實比較好些,等等這些謬誤的想法。”

李嘉俊表示,他對中文科沒有興趣,用普通話教授更讓他難以適應,因此上課時比較反叛,有時會故意用廣東話問老師問題,因而被老師責罵,他認為讀中文科沒有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