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認為中共統治已步入遲暮之年

  • 蕭洵

習近平被許多人視作中共多年來最強勢的領導人,他在大力反腐的同時還施展鐵腕,壓制言論自由。這一切給人一種表象:他領導的中共政權牢牢控制著中國。但是在華盛頓外交圈內,有資深專家指出,中共已步入遲暮之年。一些分析人士告誡西方領導人,應該適時改變對華政策,走出“四環路”,接觸草根,盡美國在道義上的責任。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一個私人晚餐聚會上,一位美國資深中國問題專家說出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無法給你它(中共)垮台的確切時間,但是中國共產黨已經踏入遲暮之年。”

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邁克爾奧斯林 (Michael Auslin)當時也坐在晚餐桌上。他近日為《華爾街日報》撰文,披露了餐桌上的美國外交官們對當前中共政權的看法。

基於明顯的原因,奧斯林隱去了這些學者的身份。不過他說,他們中的每個人都有著數十年的中國經驗,與中國官員有著廣泛的聯系。奧斯林說,令他有些吃驚的是,那位專家作出上述預言後,其他人並未反駁,反而表示基本贊同。

奧斯林博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及那位專家何以作出以上預言時說:“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對言論自由的控制比以往更嚴格。很多高層官員成為反腐運動的對象,同時也曝露出黨內的問題。給人的感覺是,一個自信、健康的政府、政黨和社會不會這樣做。”

那位專家指出,中共希望朝著積極的方向前進,但卻在一個令其自身都感到尷尬的軌道上運行,路越走越窄。他說,這樣的政黨已經無法應對經濟、政治和社會挑戰,也無法善用革新,無法在真正意義上融入世界。

奧斯林說:“我認為,他的觀點是,這個政黨未來面對的將是更多的危機和問題。最終將會將其拖跨。”

習近平在某種意義上被視為自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大的中共領導人。他在過去大約兩年時間攬權速度之快,範圍之廣令人吃驚。

而另一方面,他治下的中國在言論方面的控制更趨收緊,對異見的打壓手段堪比其在政治上的整肅。而當前黨媒、黨刊針對自由派知識分子的攻擊,以及在高校掀起的抵制西方價值觀的運動,令不少人懼怕上個世紀的那場噩夢般的浩劫會重現。

奧斯林說的那次晚餐席間,有另一位學者說道:“我從沒有看到過中國人如此懼怕,至少在天安門(屠殺)之後。”

不過,外交關係理事會亞洲研究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並不擔心文革會在中國重演。她說:“我們當然希望不會看到中國重現文革時期的暴力。我不認為那種文革期間在某種程度上被容忍的與世隔絕的特質會在當今時代再現。”

易明說,這一系列動作可以被理解為習近平希望竭力挽救中共的策略,但這種策略也表現出絕望。

她說﹕“但是,我同意,那是一種絕望的策略,因為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結社自由對於大多數人具有吸引力,因而會盡力以這樣的價值觀取代那種限制個人與他人自由交流能力的一套價值。我認為,當前很難再向中國人民兜售那一套事情了。”

步入遲暮並非指中共政權必然在短期內崩塌。奧斯林說,那位預言者本人也指出,這或許發生在數年後,或許要等數十年。但是,共識是,當前的路行不通。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這位亞洲問題學者其文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對於中共終將喪失政權的判斷是准確的,那麼“西方應該如何做?”

奧斯林說﹕“走出‘四環路’”-- 這是那位預言者的建議。所謂“四環”指的是北京四環線,其內是中國權力中心的象徵,包括外部世界一直以來給予過多關注的政治和商業精英聚集的北京、上海和廣州等東南沿海地區。而呼籲“走出‘四環路’”,意為西方的外交官、學者和非政府組織等,應當改變過往對普通中國民眾的忽視。

奧斯林說,西方必須改變其對華政策:雙方在經濟和安全方面的分歧表明,西方抱有的建立起成熟合作關係的希望已經落空。

他說﹕“我們如何施展我們在道德上的權威和力量?我想,我們需要將力量用在那些呼喚自由的聲音。這並不是說要與北京切斷關係,不與他們合作。但是,應該做長遠考慮:如果中國社會這樣發展下去,將會有更多人抱玩世不恭的態度,對社會更加不信任、不滿,應該將政策重點放置在何處?應該放在公民社會、自由和責任,最終是某種形式的民主力量。”

奧斯林說,中國的殘局或許需要多年時間才能顯現,但是西方應該站在歷史的正義一方,不論結局如何混亂,那樣才是明智之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