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報告指中國經濟問題會導致民族主義的外交政策

  • 莉雅

菲律賓示威者抗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政策(資料圖片)

菲律賓示威者抗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政策(資料圖片)

在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引發全球擔憂之際,一份報告說,中國的經濟問題將會引發更加民族主義的外交政策。美國的一些分析人士也有這樣的擔憂。他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應該對中國作出強有力的回應。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在剛剛發表的一份特別報告中說,在中國的經濟放緩進一步加深的情況下,中國的外交政策很可能日益受到國內政治不穩定這一風險的驅使。

這份報告由該委員會的資深研究員布萊克維爾(Robert Blackwill)以及亞洲集團的主席兼行政總裁坎貝爾(Kurt Campbell)共同撰寫。這兩位作者都是退休的高級外交官,對亞太事務有深入的了解。布萊克維爾曾經是共和黨籍的喬治布殊總統的競選顧問並擔任駐印度大使,也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任過職。坎貝爾在民主黨籍的奧巴馬總統的任內擔任過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是美對亞太再平衡策略的主要策劃者之一。

報告說,“經濟增長”與“民族主義”向來是共產黨維持合法性的兩大支柱,隨著經濟放緩,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可能日益仰賴後者。他們認為,習近平在中國的決策過程中所發揮的主導作用既使得他成為一個很有權力的領導人,但也可能使他處於一個沒有保護的位置。他們認為,為了保護他的地位,習很可能通過激發和加劇民族主義來補償經濟放緩所帶來的政治上的傷害,轉移公眾的注意力,並阻止他的對手對他使用民族主義的批評,並打造他自己的形象。

報告認為,為了加強他在國內的地位,習近平“可能會加大個人崇拜,更加嚴厲的打壓不同意見,並更加大膽的對那些反對他的精英階層展開反腐運動“。對外,習“可能會引起與鄰國的爭端,使用日益刺耳的言辭來捍衛中國的國家利益,並對美國及其盟友採取更為強硬的路線以轉移公眾對經濟問題的注意力。”

美國保守的智庫傳統基金會負責國防與外交政策研究的傑出研究員霍爾姆斯(Kim Holmes)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對這份報告的看法表示認同。

他說:“這是正確的。在歷史上,當一個政權有合法性的問題而又沒有讓民眾表達其不滿的民主和經濟基礎的時候,這些政權往往會訴諸民族主義。這是樹立一個外部敵人來動員民眾對付這個敵人使大家不注意到國內問題的途徑。我認為,俄羅斯的普京正在這樣做,在一定程度上,中國當局也在這樣做。”

美國安全政策中心負責政策與項目的高級副總裁弗萊茨(Fred Fleitz)也認為,中國的經濟問題可能導致他們採取更為強硬的外交政策。

他說:“這是可能的,因為中國政府必須對付不穩定的問題,當經濟增長低過一定的速度,6%或是5.5%,會引發中國國內不穩定的風險。”

這位安全問題專家表示,雖然他不知道中國政府是否會一定這樣做,但別的國家有這樣做的先例,而中國經濟的放緩導致國內可能發生的事情顯然會帶來全球性的影響。

在中國採取日益強勢的外交和國防政策的情況下,美國應該如何應對呢?

曾經在喬治布殊總統任內擔任過負責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的霍爾姆斯提出了幾點建議。

他說:“首先,對情況實事求是,而不是為之找借口;第二,如果他們挑釁,我們要以牙還牙,不要接受他們的挑釁。在俄羅斯,我們應當向烏克蘭提供強有力的軍事援助,以對抗對其主權的侵犯。針對南中國海,如果中國用導彈威脅我們或是試圖不讓我們進行航行自由的行動,我們應該動用我們的海軍對此進行挑戰。”

安全政策中心的安全問題專家弗萊茨說,他並不把中國看作是美國的敵人,而是對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他認為,美國應該向菲律賓的蘇比克灣派遣軍隊,向中國發出信號說,美國不會接受中國欺負我們的盟友。在其他問題上,他主張美國採取堅定的立場。

他說:“美國必須劃定它能夠容忍的紅線在哪裡。在南中國海就是一個例子。在向南韓和日本部署導彈的問題上,我認為我們必須堅定的說,我們會這樣做,這不是要威脅你,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因為我們支持我們的朋友。”

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報告作者呼籲對亞洲採取一個新的美國大策略,即尋求避免美中之間的對抗並維持美國在亞洲的優勢地位。他們建議通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以及維持在亞太部署至少60%的海軍和空軍力量的承諾。在他們看來,美國對亞太的再平衡是在該地區參與、更加有效的投放力量以及對付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的實力和影響這個成功的美國政策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有跡象顯示,美國正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美國媒體引述軍方官員的話說,最近幾天,美國海軍向南中國海有爭議海域派遣了一艘航空母艦、兩艘驅逐艦和兩艘巡洋艦。另外,駐在日本的美國第七艦隊的旗艦也正在前往菲律賓的途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