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新一輪強勢反腐或重創官僚體系

  • 林楓

中紀委11月10日、11日不到一天時間內相繼發布消息稱,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長艾寶俊和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因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 中國官媒稱,京滬“首虎”落馬顯示反腐沒有餘地,但也有分析認為,新一波強勢反腐或給中共自身的官僚體系帶來巨大衝擊。

中紀委打虎節奏似明顯加快

呂錫文和艾寶俊分別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北京和上海落馬的首位省部級高官。至此,中國31個省級行政區均有至少一名省部級官員落馬或被查。僅幾天前,中紀委在11月6日剛剛宣布寧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雪山被查。不到一個星期之內,北京、上海、寧夏最後三個無“虎”省份全部“淪陷”。而在此之前,吉林省原副省長谷春立、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樂大克被中紀委宣布“雙開”。

自10月22日中共頒布號稱“最嚴黨紀”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來,中紀委“打虎”的節奏似明顯加快。11月2日,《新疆日報》前黨委書記、總編輯趙新尉因“妄議中央的重大工作方針”被雙開。據中新網11月7日報道,在呂錫文和艾寶俊落馬前,中紀委的“打虎”榜單上已有26人。

這輪反腐風暴還席卷了各大央企。在過去一周里,中國南方航空公司董事長司獻民和東方汽車公司總經理朱福壽等兩名國企高管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另有中國多家媒體報道稱,中國農業銀行行長、黨委副書記張雲被降級並帶走調查。

反腐從中央轉向地方

今年5月,中共黨媒人民日報通過其微信公眾號發文稱“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文章說,在經過兩年多轟轟烈烈的“拍蠅打虎”後,中央反腐正進入一個新階段,“不再局限與一城一地、一人一事、而是著手布更大的局。不敢腐不是終點,不能腐、不想腐才是中央的目標。”這一度被解讀為可能是中共發出反腐降溫的信號。

不過,這篇文章也的確暗示,反腐運動將從中央轉向地方。文章說,“與中央熱火朝天的反腐局面相比,地方在反腐上的積極性和推進力度明顯不足,‘上面九級風浪,下面紋絲不動’的情況有之。”

金融時報(11月9日)報道說,圈內某些人士曾預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正打算從其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中收手是誤判。中國知名憲政學者、新京報評論員陳永苗認為,此前預計的反腐會告一段落所指的是針對周永康、徐才厚這一層級的人物。他說:“之前說的反腐到一定階段會收手,應該是說對政局有影響的反腐到一定階段會告一段落。”

權力鬥爭並未收手

但研究中國民主運動多年的理論人士胡平質疑,即使是打“大老虎”的行動也未必能夠真正停下來。“是不是真能停的下來,”他說,“看起來給人的感覺是到此為止,但是考慮到上層的權力鬥爭,而且都已經亮過劍了,前一段時間都已經暗示了比如曾慶紅這些人。”胡平今年6月在自由亞洲電台網站上發表評論文章說,習王與政治對手的較量是不會就此罷手的,“更激烈的內鬥不可避免,而且很可能為時不遠。”

浙江經濟學者、獨立評論人士溫克堅認為,即便是在地方和企業界展開的反腐,究其本質來講,仍然屬於權力鬥爭。他說:“現在各种反腐敗也都是政治鬥爭的表現,但至於背後真正的政治鬥爭是以什麼形式展開,坦率的說我們也的確看不清楚。”

金融時報引述新西蘭當代中共研究中心(New Zealand Contemporary China Research Centre)主任的話說,“大規模人事調動與地方政治及高管個人野心攪在一起,令外界很難解讀任何個人被雙規的事例。”

胡平說﹕“在地方和基層,中共顯然不可能做到有貪必肅,那麼如何選擇(打擊對
象)就很難判斷,因為不是那麼高層的官員並沒有明顯的派別歸屬,而中共的反腐敗又是選擇性的,不可能見貪腐就打。”

高壓反腐致官員“官不聊生”

這或許是導致近期中國各地官員離奇死亡案件數量激增的一個原因。在財新網盤點近期官員突然死亡事件之際,新華社今天11月11日又報道了一起官員突然死亡案件。吉林蛟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郝壯11月9日從其所在辦公樓六層墜亡。官方稱,郝壯墜落是因為擦玻璃不慎失足墜下,遺體已於11日火化。

獨立評論人士溫克堅最近(11月6日)在香港端傳媒上發表的文章稱,雖然自十八大以來的紀律整肅和反腐運動在力度、規模和反腐方式上的確對官僚系統形成了強大的震懾,但“尋求擴張權力的政治領導層和官僚體制之間已經出現越來越深的裂痕﹐官僚體系的忠誠度下降,離心力增加,懈怠、惰政成為大部分官員的默認選項,少數有想法的則會選擇和體制分道揚鑣。”

9月初,山東濟寧市長梅紅永辭職下海曾引發輿論熱議,他被認為是一位頗有政治前途的廳級地方官。人民日報海外版報旗下的海外網發表評論認為,梅紅永辭職是因為工作太辛苦,而掙的又太少,月薪只有7000元。報導稱,從2013年起官員辭職下海掀起一波新的浪潮。相較前幾次官員辭職下海大潮,此次辭職的官員職位大多較高。

黨媒官媒仍然一如既往地為京滬兩地的“首虎”入籠拍手叫好。新華網刊登了“京滬‘首虎’落馬 反腐再敲響警鍾”的文章,稱“此番打落京滬‘首虎’,再度表明了黨中央懲治腐敗的決心和毅力,反腐沒有死角,打虎也沒有禁區。”

但獨立評論人士溫克堅認為, 中共在高壓反腐贏得民心的同時,也導致中共最高領導層與官僚體制之間出現結構性張力。他說﹕“到最後,(官僚體制)將會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方式把他們(對反腐)的回應反應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