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伊朗核協議對中國的好處與挑戰


7月14日,伊朗與“五常加一”國家在維也納達成全面伊朗核協議。聯合國和歐盟也都在上個星期批准了這項協議。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即使核協議生效,也存在伊朗繼續發展軍事核能力的風險,比如通過秘密途徑從中國等國獲得原料、設備和技術。但也有分析人認為,伊朗核協議的核查機制非常全面和嚴格,切斷了伊朗通過民用核能發展軍事核能力的可能,而且中國也不會縱容企業或個人向伊朗提供違禁物項。

中國是伊朗獲得違禁核材料的潛在後門?

美國總統奧巴馬表示,與伊朗達成的最終核協議將“切斷伊朗可能發展核武器的每一條途徑”。他在上個星期六的例行講話中說,這項核協議的核查程序全面而深入,伊朗無法進行欺騙。

但是,西方一些分析人士和專家對協議的有效性持懷疑態度。較早前,曾任美國國務院核事務及出口控制事務首席律師(U.S. State Department's lead attorney for nuclear affairs and export controls)、現為亞利桑那大學法學教授的奧德科特里(Orde Kittrie)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說,一個相當大的風險是,德黑蘭可能會秘密從中國中間人獲取核材料,通過秘密建設一個並行的核項目來繞過核協議。

伊朗核設施(資料圖片)

伊朗核設施(資料圖片)

他表示,伊朗核協議若要有效,那麼協議的落實既需要對伊朗的嚴密監控,又需離中國的更離合作,也離是從源頭離斷核鏈條離。

北京卡內基-清華全球政策中心核政策項目研究員趙通認為,這次達成的核協議的核查範圍和力度史無前例,不僅包括伊朗境內的任何核設施、與核不太相關的軍事設施,還包括整個核生產鏈的上游。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從伊朗鈾礦的開採,到鈾礦的加工,到鈾材料的轉化設施,到離心機的部件的生產廠,全部這些環節都受到嚴密的監控。而且還不止這些,還對伊朗整個的採購機制,就是,如果伊朗從國外進口任何跟核相關的材料或者部件,甚至是進口可能被用於核設施的一些兩用品、兩用技術,都會受到嚴格的限制。所以在這種空前嚴密的監督機制下,伊朗非常難以通過秘密的採購渠道,從國外,不管是從國家行為體,還是非國家行為體,秘密地進口敏感的核設施和核材料”。

趙通表示,美國分析人士存有中國向伊朗輸送違禁核物件的看法,主要是由於中美兩國對防擴散技術層面有不同的解讀。他說,中國國內有關防擴散的法律法規都是按照國際標準制定的,有些甚至比國際的還要嚴;美國也有自己的相關法規,這些法規有可能規定得更細更廣,但是有時美國會利用其國內法來制裁其他國家和個人。

他說:“中國政府這麼多年來,尤其是90年代以後,確實是認認真真希望執行防擴散的國際機制的,希望與國際社會配合,加強防擴散管理的,沒有主動要違反相關行為規範的意圖。”他表示,他不認為中國政府有意放縱中國企業或個人向伊朗出售違禁物品。”

伊朗核協議對於中國的意義

在上星期二(7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與美國總統奧巴馬通電話時表示,中國將繼續同美國在內的多方保持建設性合作,確保伊朗核全面核協議和安理會決議得到實施。

伊朗核協議對中國的意義何在?許多分析人士認為,伊朗核協議的主要受益方是中國。在較早前,《華爾街日報》與《南華早報》都刊登過持類似觀點的文章。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蒂莫西希思(Timothy Heath)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伊朗核協議不僅能夠讓中國更容易進口石油,還能幫助中國實施“一帶一路”戰略。

他說:“首先,協議將放鬆中國進口石油的限制,讓中國更易於在伊朗投資,以及發展與伊朗的貿易關係。其次,協議將有助於中國實施‘一帶一路’戰略,因為伊朗連接亞洲和中東,在‘一帶一路’上發揮重要作用。”

近日,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和邁克爾辛格(Michael Singh)也在外交事務網站上發表題為《中伊探戈:為什麼核協議對中國有好處》的文章。他說,隨著西方國家對伊朗制裁的解除,中伊兩國的經貿聯系會進一步擴大,兩國的戰略合作也將加深。中國能夠通過軍事援助、經濟投資和技術轉移等方式,幫助伊朗上升為地區大國,而伊朗則能為中國在中東提供一個重要的戰略立足點。

他認為,中國建設性參與伊朗核談判,或許是希望達成一個外交結果,以避免出現美伊戰爭或美伊和解的不利局面。前者會危及中國從波斯灣進口石油,後者則會導致那條水路被美國的夥伴國家包圍。他還說,與伊朗一樣,中國也希望美國制裁的解除,因為那些制裁在近年來不但威脅到中國的核出口和武器出口,還威脅到戰略上更為重要的機構,如中國的大型銀行和石油業集團。

卡內基-清華全球政策中心的趙通表示,伊朗核協議除了有助於中國和伊朗在經貿、能源、外交、軍事等領域建立更廣泛的合作之外,還鞏固和強化了國際核不擴散機制,令中國從中受益。

他說:“在亞洲,日本現在是核門檻國家,他已經有材料、有設備、有技術、有資金來發展核武器,如果他將來選擇走發展核武器的道路,時間比較短就能實現這個目標,這對中國來說就是一個潛在的未來的考量。而現在,國際核不擴散機制得到加強之後,這些核門檻國家再想突破門檻,可能受到的機制方面的束縛和受到國際規範方面的束縛就比較大。”

巴勒斯坦的哈馬斯組織獲得伊朗支持(資料圖片)

巴勒斯坦的哈馬斯組織獲得伊朗支持(資料圖片)

中國面臨的挑戰

有機遇就有挑戰。蘭德公司的蒂莫西希思認為,隨著對伊朗制裁的解除,中國在經貿方面會面臨更多競爭。

他說:“在達成這項協議之前,中國是伊朗的主要伙伴,唯一原因是伊朗幾乎難以得到西方的資本、技術和投資。這種局面正在改變,中國開發伊朗能源和市場方面將面臨競爭。”

邁克爾辛格在文章中說,中伊關係的加深有可能會給中國帶來問題和麻煩。首先是伊朗並不易於合作;其次是伊朗支持哈馬斯、塔利班等恐怖組織,這可能會有損中國的利益;然後是與伊朗的關係可能會不利於中國與地區其他國家擴大經濟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