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歐洲穆斯林看好美國模式

  • 塞爾丁

美國及其盟國在努力制止外國人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參加戰鬥。與此同時,許多國家的穆斯林社區也在做出艱苦努力。活動人士表示,尤其是歐洲國家的穆斯林社區正在密切關注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招募他們的年輕人。一些人甚至擔心,他們的社區是否有權力或人力物力來阻止這種事情發生。

挪威首都奧斯陸是歐洲越來越多新起出現的穆斯林聚居地之一。跟許多類似的社區一樣,挪威的穆斯林也正在作出艱苦努力,以阻止他們的年輕人被伊斯蘭國這類組織拉走。

極端化研究項目的尤素福‧巴托‧阿西迪克說﹕“我通常把這些組織的領導人稱作世界上最能幹的社會工作者。”

阿西迪克是一位活動人士,通過社交媒體來與他人溝通。他本人也一度被極端派分子招募。他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

他說﹕“年輕一代每天都有需要。我的意思是,清真寺不可能向青年人提供所有這些活動。”

專家表示,歐洲國家穆斯林社區面臨幾個挑戰。他們的社區常常因民族差異而彼此互不溝通。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凱利‧彭伯頓說,雖然在法國和其他地方發生恐怖襲擊之後,公眾表示讚同援助穆斯林社區,但有部份政府的援助未能始終如一,對年輕人尤其如此。

彭伯頓說﹕“極端意識形態的一個吸引力與穆斯林社區在歐洲社會的孤立狀態有關,跟他們許多人面臨的歧視有關。”

彭伯頓擔心,面對民眾日益增長的反感情緒,各國政府是否能提供穆斯林社區所需要的援助。

歐洲的情況與美國維吉尼亞州斯特靈的達拉斯地區穆斯林協會組織的活動形成鮮明對比。參加活動的穆斯林兒童來自各種不同的背景,她們在學著推銷女童軍甜餅,感覺安全並且融入當地社會。

哈桑‧阿勒塔利卜等家長為此感到欣慰。他說﹕“這種活動真的是讓我們感到我們是安全的,作為家長,我們可以得到所需要的援助。”

這種中心提供各種活動,被認為是穆斯林在美國獲得成功的標誌。現在,這裡的部份組織希望能這種成功經驗出口到歐洲。

其一個組織是北美伊斯蘭協會跨宗教和社區聯盟辦公室。該辦公室的負責人是賽義德認為,歐洲的穆斯林社區需要迎頭趕上。

賽義德說﹕“歐洲穆斯林說的是與當地人不同的語言,跟他們原來的國家保持密切關係,也不作出額外努力融入當地社會,很難重新定義他們的身份認同。”

賽義德好幾次到歐洲去跟那邊的人建立關係,努力提供幫助。他擔心,對一些年輕的穆斯林來說,時間可能不多了。 他說﹕“假如他們心懷不滿,對當地社會沒有感情,他們會轉而上網尋求另一條出路。”

維吉尼亞州的穆斯林家庭希望他們的子女永遠也不會被引誘尋求這樣的出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