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索馬里移民不滿向家鄉匯款通道被禁

  • 美國之音

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貨幣服務機構達哈比什爾

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貨幣服務機構達哈比什爾

每年,在美國的索馬里人都會向家鄉寄去上億美元的錢,幫助親人養家糊口。不過,今年2月,處理所有這些流向索馬里的現金匯款的美國銀行決定關閉這項業務。這讓美國的索馬里人社區為家鄉父老而憂心,他們急需找到新的匯錢辦法。

多年來,艾哈邁德‧艾哈邁德每個月都會去一次達哈比什爾(Dahabshil),這家貨幣服務機構專門為華盛頓附近的索馬里人社區服務。這名的士司機每個月要向留在老家的八名親人匯款200美元。可是這一次他做不到了。

索馬里移民艾哈邁德說﹕“別管藥啊什麼的,吃飯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們拿不到錢,就沒吃的了。他們沒有任何工作。”

這家小匯款處設在一家索馬里商店內。在一家大樓做管理員的哈沃‧哈桑簡直不敢相信她聽到的消息。

經歷多年的內戰和無政府亂局之後,索馬里沒有正規的銀行系統,所以海外家庭依靠被稱為“哈瓦拉”(hawala)的地下錢莊系統為急需幫助的親屬寄錢。

加利福尼亞招商銀行(Merchants Bank of California)曾是最後一家處理索馬里電匯業務的美國銀行。2月初,他們宣布關閉這項業務,原因可能與美國政府的措施有關。美國正在努力制止資金流向當地的“青年黨”(al-Shabab)等極端組織。

人口普查數据顯示有8萬索馬里移民生活在美國,多數人都向貧困的老家親人寄錢。

匯款機構哈達比什爾的經理奧斯曼‧尤素福說﹕“大約是兩三百美元,這是平均數。還有很多人寄20、30和50美元。”

去年,從美國匯往索馬里的款項總計2億1千5百多萬美元。如今,匯不了現金了,索馬里人社區領袖不由為索馬里兒童的未來擔心。

法拉赫‧默罕默德和他的組織一直在靠索馬里移民捐款修建一所學校。

默罕默德說﹕“學校肯定會停建。我們建不了學校了,什麼也做不了。索馬里有很多兒童正在成長,他們如果得不到適當的教育和適當的幫助,我們不知道他們長大以後會變成什麼。”

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和救援組織已經提出了人道後果問題,並且呼籲制訂緊急方案。

斯科特‧保羅(Scott Paul)是國際救援組織樂施會美國分會(Oxfam America)的高級顧問。他說:“也許最重要的是,在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都有索馬里難民社區,他們沒有別的養活自己的辦法。如果這些匯款公司關閉,這些難民營和難民社區的局面就會非常嚴峻,情況也許比索馬里境內的那些人還要差。”

代表明尼蘇達州的國會眾議員基斯‧艾利森(Rep. Keith Ellison)也說,中斷匯款可能反帶來更大的安全風險。

艾利森眾議員說﹕“青年黨和其他招兵買馬的人會告訴某個年輕人,我給你槍,給你老婆,還能給你點錢。顯然問題很嚴重。我們必須解決匯款問題。”

美國財政部說,他們認識到匯款對索馬里的重要性,正在與政府各部門合作,考慮以不同的方案來解決這項問題。

不過,解決方案仍未出籠。索馬里移民為他們的親人而憂心。

索馬里移民艾哈邁德說﹕“真的、我擔心不能把錢寄回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