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活動人士指華府的最低工資仍不夠高

  • 美國之音

全美各社區一直都在就是否提高工人最低工資的進行辯論。美國聯邦政府要求僱主每小時支付工人至少7.25美元。一些州和城市要求更高。去年七月,美國首都華盛頓將最低小時工資標准從8.25美元上調至9.50美元,現在快整整一年了,這一年內,到底產生了什麼影響呢?

蕾妮‧帕特森是一名教師助理,她獲得最低工資已經10年了。去年這個時候,她的工資每小時增加了超過1美元。

她說﹕ “維持一定預算,即使多賺一點,也根據這個預算來花錢。”

帕特森說,她的預算並不能讓她有更多的支出。她有政府的住房救濟,但是沒有信用卡,大部分東西都在一元店買。另外,她每個月還會預留10美元,會即將到來的每一個節日裝點門面。

“為15美元抗爭”(Fight for 15)運動參與者耶里米‧洛韋里說﹕“如果要真的能生活在這座城市,有似樣的生活質量,說得過去的居住環境,在華盛頓,你至少得賺15美元一小時。”

耶里米‧洛韋里參加了華盛頓的“為15美元抗爭”運動 。他每個星期三企在忙碌的地鐵站外為他所支持的“維持生活工資”招攬支持者。

洛韋里說﹕ “我們真的在爭取工人們的支持。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在這裡的原因。我們希望吸引工人參與我們的運動。我們邀請他們參加會議,吃燒烤,這樣他們就在運動中有發言權,這個運動就會由工人們來主導。”

洛韋里的努力只是一小部分, 在全美國,參與將最低時薪提高到15美元的抗議活動的人越來越多。

兩年來,在全美國,成千上萬的在快餐店工作的人走上街頭。他們要求更高的最低工資,帶薪病假和工會權利。但經濟學家對提高最低工資帶來的影響持不同見解。

保守策略分析師布賴恩‧威廉斯說,這樣做弊多於利。他用超市“自助付款”的方式來解釋他的觀點。

威廉斯說﹕ “如果你支付給他們的工資超過他們的价值,同時,有人願意賣給你某種可以做同樣工作的機器人或者某種應用程序,那麼,商家將做出經濟決策,他們會把所有這類的崗位裁掉。”

但是經濟政策研究所的戴維‧庫珀說,華盛頓的情況不同。

他說﹕ “提高最低工資標准,往往會降低跳槽率。工人們留在企業的時間會更長。這實際上意味著為企業降低招募、培訓和僱用工人的成本。這也往往會提高生產力。”

目前,已經有三個城市立法,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華盛頓明年也會舉行投票。

在這一天到來之前,蕾妮‧帕特森打算還按她原來的方式生活。她說﹕ “我們中的很多人想要更多,喜歡擁有更多,但我對我現在擁有的很滿意。我知道到時候我會得到我要求的一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