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克蘭人呼籲反腐莫空談要行動

  • 雷祿思

烏克蘭與俄羅斯邊界地區(資料圖片)

烏克蘭與俄羅斯邊界地區(資料圖片)

烏克蘭戰爭遲遲不能結束,烏克蘭繼續經受後蘇聯時代最嚴重的危機。很多烏克蘭人說,烏克蘭如此脆弱,如此飽受俄羅斯欺凌,跟貪污盛行有關。呼籲結束貪污腐敗的“獨立廣場革命”兩年過後,很多烏克蘭人說,他們看到了改進,但領導層還沒有兌現杜絕腐敗和昏庸的承諾。

路坑在哪里都讓人憤怒,不過,對位於通往烏克蘭東部前線必經之路的城鎮伊久姆來說,這些坑洼成了政府瀆職的象徵,在獨立廣場革命兩年後,這威脅著國家的未來。

有居民說,政府在關鍵時刻正在失去增強信心的機會。

一名伊久姆居民說﹕“如果他們把路修好,這就顯示資金來了,政府能做事了,那麼‘政府’這個詞就有重要意義了。”

在很多烏克蘭人看來,革命的目標還沒有實現。在烏克蘭國會推動反腐努力的議員列先科說,腐敗是烏克蘭的最大威脅。

列先科說﹕“由於腐敗,我們損兵折將,丟城失地;由於腐敗,我們選舉了一個腐敗總統,他在獨立廣場以流血收場。”

俄羅斯支持的武裝力量佔領了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莫斯科吞併了克里米亞半島。被貪污腐敗和管理不善掏空的烏克蘭武裝部隊無力抵抗。那是2014年的事情。

烏克蘭國防部長波爾托拉克將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今天的局面不同了。

波爾托拉克將軍說﹕ “僅在一年半的時間里,我們就把200名軍事官員和文職公務員清除出國防部,都是因為貪污問題。”

一個新的電子投標系統節省了數百萬美元,軍方還添購了更多設備,軍事預算和人力翻了一番。

波爾托拉克將軍說﹕“我們的國家改變了,我們的人民改變了。他們不想像從前那樣生活。”

在基輔,那種街頭可見的基層腐敗基本消失了。居民們說,交通警察不再索要賄賂了,不過公眾的感覺是,腐敗仍然盛行,主要發生在那些主宰商界的寡頭中間。

烏克蘭人沃洛辛說﹕“說老實話,我個人沒有經歷直接的腐敗,因為我沒有任何重要的生意關係。可同時,我覺得,目前的局面並沒有多大改變,這是因為,腐敗行為和所有那些行為的基礎還存在。”

街頭商販過去很容易就成為腐敗警察的勒索目標。這兩年來,他們挺身站起來了。這位賣咖啡的拒絕在鏡頭前露面,但他寫在卡車上的字意思很明顯了。這些字是專給警察看的。他的車上寫著,他交過稅了,生意是合法的,他不行賄。他讓警察去抓真正的罪犯。他接著寫道:“你們打不垮我們。”

烏克蘭在打擊腐敗方面已經邁出了很大步伐,不過前方的路仍然漫長。

“獨立廣場革命”後兩年,烏克蘭人越來越意識到,他們的未來取決於行動,而不是言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