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軍戰略核潛艇寶刀漸老 急需替換


對外部世界最具威懾力的美國武器裝備之一要屬美國海軍的俄亥俄級核潛艇。這種潛艇有171米長、四層樓高、可以無影無蹤地在水下自由航行。

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配備著“三叉戟二型”核導彈。本星期,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稱,這種潛艇“絕對必要”,是“美國優勢的來源之一”。

護國利器

俄亥俄級潛艇部署在全球各個戰略要地,每艘最多載有二十餘枚彈道導彈,最遠可以摧毀7400公里以外的目標。

美國之音記者走訪了金斯灣海軍潛艇基地,這里是六艘俄亥俄級核潛艇的母港。聲納技師、高級軍士長賈拉德漢普頓對美國之音說:“就戰略安全而言,這是我們所擁有的最重要的武器系統,因為誰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它時刻在執行任務,時刻保持警惕。”

有關官員力爭說,這些潛艇是美軍核打擊三叉戟中伸得最長的那股尖叉。所謂核打擊三叉戟是指美國具有從空中、陸地或海上發射核武器的三位一體能力。另外兩股尖叉是噴氣式戰略轟炸機和陸基洲際彈道導彈。14艘配備數百枚“三叉戟二型”導彈的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是三叉戟的第三股叉,讓美國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能發動核打擊。

海軍上校格雷格希克斯是美軍參聯會主席、海軍陸戰隊上將約瑟夫鄧福德的發言人。希克斯上校說,這套武器系統防止潛在的敵人首先攻擊美國。

他說:“它讓我們國家有了依據,可以說:‘如果你傷害我們,我們也會傷害你。’”

俄亥俄級潛艇動作敏捷,無遠弗屆,可以悄然消失在海面之下,而與它相匹配的是“三叉戟二型”導彈的可靠性。

聲納技師漢普頓說,“我們每次檢測評估的時候,它都完全達標。”希克斯補充說:“它們是保持我們國家安全的頭號利器。”

艦隊老化

照漢普頓的說法,由於俄亥俄級潛艇能夠保持目前的數量,美國海軍對咄咄逼人的行為做出回應的時候,在能力方面從來也有沒有過“缺口”。

不過,如果替換這批老舊潛艇的項目不能得到及時撥款,這種能力可能很快就要受到威脅。潛艇的船身壽命只有大約40年。

目前服役的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的第一批定於2029年退役。

“我們需要找到替代,”漢普頓說,“我們得建造新艇,安裝,測試,下海,這些都要在舊艇退役之前開始。”

當新的《限制戰略武器條約》在不久的將來生效時,潛艇的重要性將會比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金斯灣海軍潛艇基地公共事務官、海軍上尉麗莉欣茲說,到那時,俄亥俄級潛艇裝備的核武器在美國現役核武庫中的比例將從大約50%上升到70%。

巨額投資

第一艘俄亥俄級潛艇用了好幾年才建成並服役。整個俄亥俄級潛艇艦隊建造和成軍用了20多年的時間,從1976年持續到1997年。有關官員說,新的潛艇艦隊的建成可能也需要投入類似的時間,並且在一開始就需要投入大筆啟動資金來購置整個艦隊。

這意味著:議員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他們必須盡快為有關官員所說的不能再拖的項目撥出資金。

《2017年國防授權法》專門劃出了一筆錢,用於購置新潛艇的初始費用。項目名為“俄亥俄取代項目”,簡稱ORP。不過,國會是否會批准,還沒有定數。

“這是事關生存與持久和平的核威懾的關鍵,萬萬、萬萬不能沒有它,”國防部長卡特星期二在康尼狄格州的一處基地對水兵們說。

卡特說,他最大的擔心是被稱為“自動減支”的一刀切式的預算削減,目前全靠兩黨達成的預算協議才使軍方免受“自動減支”,而如果協議破裂,軍隊可能就拿不到武器更新所需要的經費了。

美軍上次的核基礎設施重大更新是在1980年代。軍方最近投入了數十億美元用於各種核基礎設施,不過,五角大樓發言人、海軍少校科特妮希爾森說﹐這些資金並不足以覆蓋所有正在老化的核武庫所需要的更新。

參議院星期三以98票對0票同意把《國防授權法》送入議程,為正式辯論鋪平了道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來自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人約翰麥凱恩參議員說﹐對法案的最後立法行動有可能在6月進行。

一些議員一直在推動設立“國家海基威懾基金”,做為資助ORP的專款賬戶。如果設立了這筆賬戶,議員們就可以確保美軍核設施的海基部分的升級能有專用資金,不必與其它必要項目爭搶資金。

“我們沒有一步到位的財力,”希克斯說,“我們需要在一段時間里陸續投資,這樣才有財力維持這樣的系統,而不必在最後一分鐘需要大筆資金。”

省時省優

聲納技師、高級軍士長漢普頓說,如果方案獲得批准,下一代的戰略彈道導彈潛艇的核反應堆永遠也不需要重新裝填燃料。

他說,新潛艇將會和現在的俄亥俄級一樣擁有40年的壽命,不過運營“成本將大減”。

現役俄亥俄級潛艇大約每二十年必須更換燃料。重新裝填燃料极為耗資耗時,讓潛艇有大約兩年的時間無法出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