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國際學生在美國畢業後求職難

  • 美國之音粵語組

最近的一份就業研究報告顯示,美國2016年大學畢業生的就業令人樂觀,前景看好,但是,外國學生就不同了,他們雖然有為美國經濟做出重大貢獻的潛力,卻面臨著許多法律和社會方面的就業障礙。

2016屆畢業生前景看好。埃森哲咨詢公司(Accenture)的研究顯示,88%的美國畢業生對於找到本專業的工作感到樂觀,比2015年上升了23個百分點。

埃森哲戰略咨詢公司的高級總監大衛史密斯(David Smith)說﹕“他們認真考慮過將來做什麼。他們研究過就業市場,考慮過職業,在進入大學之前就考慮過。”

但是,這些樂觀的數字不一定意味著每個人的機會都增加了。

紐約大學國際教育教授程華玉(Hua-Yu Sebastian Cherng)說﹕“許多僱主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在美國有工作許可嗎’?”

外國學生去年在美國上學和相關的花費超過300億美元。法律和社會文化方面的障礙為他們踏入就業市場增加了難度。

程華玉解釋說,外國學生有12個月的實習期,不過,實習期之外,美國監管部門往往不鼓勵公司僱用外國學生。

程華玉說﹕“如果某家公司為僱員申請 H1B 簽證,需要花費一萬到兩萬美元,還要根據你的專長向美國政府申請。而且被拒絕的比例很高。”

來自中國的紐約大學國際學生周冰清(譯音,Bingqing Zhou)還記得她本科畢業後立即感受到的壓力。

她說﹕“你會發現沒有人願意僱用你,因為僱用本國學生容易得多,何必僱用你呢?“

周冰清在2013年獲得了綠卡,但她仍然感到機會受限,部分原因是英語是她的第二語言。其他外國學生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紐約大學國際學生艾爾萊‧科多瓦 (Arely Cordova)說﹕”我要是想說清楚一個複雜的想法,尤其是抽象的想法,得花更長的時間。很複雜。但是我會繼續努力。”

艾爾萊科多瓦是富布賴特基金會(Fulbright)贊助的墨西哥學生。她說,她在美國的經歷使她了解了少數族裔的各種掙扎,比如說建立人脈和承受歧視。

她說﹕“整個體系是不利於少數族裔的,少數族裔必須比其他人多付出兩三倍以上的努力。”

周冰清說,她面臨的障礙很大,但並非無法逾越。她說,在實現美國夢的路途上,找到自信和其他挑戰一樣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