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這個星期六是川普總統執政100天的日子。目前美國就川普是否兌現了他的許多競選承諾出現激烈辯論。 自從羅斯福總統1933年在經濟大蕭條中上台並採取一系列措施解決危機以來, 美國歷屆總統執政百天時,其政績都會受到衡量。 在野黨民主黨在川普執政100天之際也在評估他們對付川普的做法。

民主黨人在最近的國會議員會見市民的大會上,就支持川普問題對亞利桑那州的聯邦參議員傑夫佛萊克(Jeff Flake)等共和黨議員施壓。

佛萊克參議員說:“我在有些事情上同意川普總統的看法,在有些事情上不同意他的看法。”

民主黨人還參加了最近抗議川普拒不公佈其納稅情況的示威活動。 他們還專注喬治亞州今年6月一次國會特別選舉。有些人認為這是對川普受歡迎程度的檢驗。

曾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全國巡迴講演期間努力推動民主黨在新能量的基礎上向前發展。

桑德斯說:“這意味著重建民主黨, 使它成為一個紮根於基層的黨, 一個自下而上的政黨。”

隨著民主黨人對川普的反對之聲日益尖銳,總統可能不得不在國會爭取援助,以避免即將到來的預算危機。

川普總統說:“至於讓政府繼續開門辦公, 我認為我們希望政府繼續開門, 你們不同意嗎?”

布魯金斯學會的分析人士薩拉本德爾(Sarah Binder)說,如果川普對與民主黨合作抱有希望的話, 那民主黨的新強度可能使這種希望複雜化。

她說:“我認為民主黨人吸取了教訓,那就是除非你真的想要這個政策,否則合作並不會給民主黨帶來選舉紅利。 所以在合作問題上,民主黨並沒有很大的政治壓力,我也不認為會有很多合作。”

布魯金斯學會的威廉加爾斯頓(William Galston)認為川普在醫保改革等問題上也面對共和黨人的分裂。

他說:“作為總統, 你希望你的戰略能夠團結朋友分裂敵人。可到目前為止, 總統所做的正相反, 這不是他的本意,但他做了。”

喬治梅森大學的傑瑞邁耶(Jeremy Mayer)認為,民主黨人反對川普也有風險。

他通過Skype說:“目前對民主黨整體來說,以各種方式一直抗拒可能並不是正確的策略。這個國家有一種渴望,要做一些事情,要與對立派政黨在中間妥協。”

民主黨在希拉蕊克林頓去年令人沮喪地敗選以後,正尋求新的自我定位。 他們對川普的強烈反對,加上總統上台後的政治失誤看來都是凝聚民主黨的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