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反普京樂隊辯護的律師面臨政治壓力


“Pussy Riot”樂隊年初在救世主大教堂的聖壇上演唱(資料圖片)

“Pussy Riot”樂隊年初在救世主大教堂的聖壇上演唱(資料圖片)

俄羅斯一支反普京的朋克樂隊“Pussy Riot”的律師聲稱﹐由於他持續為被判有罪的樂隊成員提供辯護﹐他自己現在也面臨來自克林姆林宮的壓力。與此同時﹐一個俄羅斯國會小組委員會表示﹐他們已經找到足夠的證據﹐能夠驅逐一個下議院的反對派副領導人。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計劃在本週末舉行針對總統普京的抗議活動。

為三名樂隊成員提供辯護的律師馬克•費根表示﹐俄羅斯當局現在不斷在騷擾他。那三名樂隊成員被判犯有出於宗教仇恨的流氓罪。

費根表示﹐他被當局召見﹐詢問有關今年5月在莫斯科沼澤廣場舉行的大規模反普京集會上發生的騷亂事件。

這支女子樂隊的另外一個律師尼古拉•波洛佐夫表示﹐費根在幫樂隊成員辯護後被傳喚﹐並不是巧合。

“Pussy Riot”樂隊年初在俄羅斯最重要的東正教救世主大教堂的聖壇上演唱﹐反對普京當選。

波洛佐夫說﹕當局給了我們一個信號﹐如果我們繼續以這種方式為“Pussy Riot”提供辯護﹐就是不願妥協﹐不願和調查人員及法官私下達成秘密妥協的話﹐他們就會為難我們。波洛佐夫表示﹐現在發生的這一切證明了我們當初說過的﹐當局會決定直接對律師施壓。

波洛佐夫表示﹐他自己參加了5月6號舉行的反普京集會﹐但是他不是唯一的一個。當時反對派組織的示威活動得到了當局的認可﹐數千名抗議者參加了該活動。

在普京史無前例地宣誓就職第三任總統之後不久﹐俄羅斯聯邦會議的下議院俄羅斯國家杜馬﹐開始把那些參加及組織沒有得到批准的抗議活動的人的罰款增加了150多倍﹐超過俄羅斯人的平均年工資。

很多分析人士和反對派領袖表示﹐這明確傳達了一個信號﹐就是普京將不會容忍異議人士。

“Pussy Riot”辯護律師團隊中的第三位律師也表示﹐她也被當局傳喚詢問情況。

與此同時﹐“一個公正俄羅斯”(A Just Russia)組織的成員﹑俄國家杜馬安全委員會的副主席古德可夫表示﹐克裡姆林宮也盯上了他﹐因為他是反對派領導人。

古德可夫說﹐目前當局找不到任何對他有殺傷力的證據﹐以及其它的任何違規行為﹐但是當局正在試圖把他踢出國家杜馬﹐因為當局害怕事情真相﹐害怕批評﹐害怕古德可夫持有的立場。

一個負責監查俄羅斯議員商業活動的委員會聲稱﹐他們已經掌握了證據﹐顯示古德可夫和人合伙經營一家做建築材料生意的公司﹐古德可夫還被指從一家紡織品公司撈外快。

這個委員會找到的這些證據將會使俄國家杜馬逼迫古德可夫辭職。目前反對派人士正組織在本週末舉行更多的反普京集會。

古德可夫說﹐現在大家談的是俄羅斯反對派和抗議示威運動的命運﹐大家討論的是全體俄羅斯人民和國家的命運。古德可夫表示﹐如果當局繼續朝着政治報復和非司法系統內的懲罰的方向邁進﹐那麼內戰將會很快爆發。

古德可夫表示﹐他並不畏懼自己受到的壓力﹐星期六他將參加反普京的抗議示威活動。
克林姆林宮一貫主張﹐任何領導者或者普通的俄羅斯人犯了法都必須受到懲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