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視頻報導: 齊默曼無罪 下一步會怎樣﹖

  • 美國之音粵語組

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個陪審團裁決說,被告齊默曼無罪。社區治安志願者齊默曼去年二月被指控開槍打死沒有攜帶武器的黑人青少年馬丁。不過﹐這宗案件卻還沒有結束。

抗議爆發。這都是因為這兩個字“無罪”。

被告齊默曼是佛羅裡達州他所居住社區裡的社區治安志願者。黑人青少年馬丁當時正前往他父親未婚妻的住家。齊默曼在看到馬丁後﹐覺得很可疑﹐他打電話報了警﹐並開始跟蹤馬丁﹐儘管接線員告訴他不要這麼做。

兩人隨後發生肢體衝突﹐齊默曼說他出於自衛﹐開槍殺死馬丁。陪審團裁決﹐齊默曼無罪﹐這個結果引發許多城市的抗議活動。美國司法部正在審視這宗案件中的證據﹐考慮是否應該對齊默曼提出民權訴訟。

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說﹕“司法部對此表示關注﹐我對此表示關注。”

保守派智囊機構傳統基金會的司帕科夫斯基曾在司法部的人權辦公室工作。他說﹐這宗案件應該結束了。

司帕科夫斯基說﹕“如果司法部還繼續追蹤這起案件﹐那就會再次讓人覺得﹐像是政治主導這宗案件﹐而不是司法。因為﹐第一﹐他已經被判無罪﹐第二﹐我們知道這宗案件並無發現明顯有關種族仇恨的證據。”

美國種族不平等的問題可以追溯到幾世紀前﹐美國南北戰爭就和結束黑人奴役制度有關。不過﹐種族歧視卻不單是解放黑奴的問題﹐甚至至今有關種族的衝突仍然存在。

一名遊行示威者向記者說﹕“我的曾祖母和祖母曾經和馬爾克姆﹑馬丁路德金一同遊行過。我沒想到﹐到了這個時代﹐我還要經歷這些。”

不過另外一名街頭受訪者卻認為﹕“陪審員說他無罪﹐他就是無罪。”

格雷格‧卡爾是霍華德大學非洲裔美國人研究系主任。這是一所黑人大學。

卡爾說﹕“我們能從判決中明確認識到的一點是﹐要繼續致力於解決人的問題﹐而不要指望法庭﹐不要指望法律能規定或者改變人的心靈和頭腦。”

卡爾擔心﹐如果提起民權訴訟又敗訴﹐這會加深很多人憤世嫉俗的情緒﹔如果勝訴﹐美國人就只會通過法庭來尋求平慰種族創傷﹐而不是通過改變自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