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視頻報導: 埃及陷入嚴重政治分歧

  • 阿羅特

埃及因陷入充滿暴力的嚴重政治分歧而步履維艱,為實現2011年的革命目標仍然面臨巨大挑戰。開羅的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埃及長期以來根深蒂固的制度一方面成為前進的障礙,另一方面也令人希望,有能力的政府能夠克服這道障礙。

埃及的分歧往往被說成是被推翻的總統穆爾西的支持者和反對者之間的鬥爭。

穆爾西的支持者認為,埃及政治舞台上出現了一種更加邪惡的力量,試圖阻擋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以來埃及取得的一切進步。

穆斯林兄弟會的分支﹐自由正義黨的穆罕默德索丹說﹕“1月25日革命剛剛爆發,就出現了反對這場革命的陰謀。出現了“國中之國”,也就是另一種政治圖謀,出現了貪污。還出現了反革命的逆流。”

索丹說,這種政治圖謀旨在復辟兩年前解放廣場的示威者試圖推翻的一切。

索丹說﹕“現在,警察國家復辟了,軍隊國家復辟了。這是前政權的陰謀,穆巴拉克政權以非常非常強勁的姿態捲土重來。他們企圖復辟專制時代。”

索丹認為,表面上領導民眾反對穆爾西的反政府運動只是籍口,實際上掩蓋的是前總統穆巴拉克集團的利益。

“國中之國”這一概念來自於古老的奧斯曼帝國,指的是保守派與改革派的對立。就連一些既反對穆巴拉克,也反對穆爾西政府的人也看到了這股勢力取得了勝利。但是有些埃及人為此指責穆爾西。

埃及出版商希沙姆卡西姆說﹕“他(穆爾西)跟司法機構、跟媒體、外交部、警察和軍隊、以及艾茲哈爾清真寺和教會都已經反目。這些勢力都抵制他。他不可能壓服這些國家支柱。”

穆斯林兄弟會說,他們試圖結束長期以來伊斯蘭主義者跟“國中之國”對立的狀態。但是索丹說,勢力強大的利益集團全力反擊,挑動普通埃及民眾與之作對,因此,當軍隊首領塞西出現時,很多問題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索丹說﹕“他們一起編造危機,煽動埃及人民的憤怒情緒—比如缺電、缺水、缺少燃料、缺柴油和汽油等,然後人民就憤怒了。從7月1日開始,所有這些捏造出來的危機都被解決了。這看起來就像塞西手中有一支魔杖,他解決了所有這類捏造出來的危機。”

可是,這樣的指責卻沒有多少知音。其他埃及人說,一個勝任的政府應當能夠應對這些挑戰。對他們來說,國中之國和前朝的勢力未必是壞事。

出版商卡西姆說﹕ “在卡塔爾,外交部就是哈米德的飛機。而這里的外交部有著富於傳統、老練的外交官。”

但這股力量的陰暗面是對示威者的鎮壓,2011年的革命正是要去除高壓手段。

部份穆爾西的支持者上個星期六在開羅被槍殺,這個嚴酷的現實提醒了很多人,國中之國的黑暗勢力仍然十分強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