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視頻報導﹕索契的切爾克斯人


正當數千名遊客觀賞索契冬奧會的同時﹐有關這塊土地的歷史爭議卻沒間斷。150年前﹐俄羅斯驅逐了生活在當地﹑信奉穆斯林的切爾克斯人。

雖然看來距離奧林匹克公園似乎遙遠﹐但是沿著蜿蜒的山路﹐博利紹‧基希邁村距離索契其實只有一個小時。百分之九十的居民是切爾克斯人﹐他們是居住在北高加索切爾卡斯亞的穆斯林原住民。艾薩‧阿契米茲是這個村莊民俗博物館的館長。他以自己的族裔為豪。

他說﹕“切爾克斯人這個字﹐有不同的翻法。但是它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英勇的戰士。”

1860年代俄羅斯征服高加索﹐切爾克斯人幾乎被殲滅﹐只有少數村落生還下來。成千上萬人被迫坐船離開索契﹐大約三分之一的人不是溺死﹐就是餓死。格魯吉亞已經正式認定﹕切爾克斯人被驅逐﹐是一種種族清洗。不過﹐俄羅斯並未提出道歉﹐此舉令到幾百萬名居住在海外的切爾克斯人感到憤怒。

今年五月是切爾克斯人敗給俄羅斯人﹑被趕出這片河谷的150週年。不過切爾克斯理事會當地的主席塔里夫說﹐只有少數切爾克斯人有興趣挑起歷史爭議。

他說﹕“切爾克斯人被俄羅斯人打敗﹐並且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是歷史事實。目前我們找不到一個想脫離俄羅斯﹑並且獨立的人。”

上個星期﹐車臣伊斯蘭派領袖烏馬羅夫引用切爾克斯人的歷史說﹐索契建於穆斯林死者的墳地上﹐他呼籲向索契冬奧運進行恐怖攻擊。不過﹐艾薩‧阿契米茲說﹐這些情緒性的挑釁不會獲得切爾克斯人的認同。

他說﹕“歷史上﹐沒有一個地方沒有被血清洗過。以奧運會大造文章是政客做的事情﹐不是我們。”

主辦者在奧林匹克公園內豎立起切爾克斯樓﹐以展示他們的文化。當被美國之音記者問到切爾克斯人對歷史的關切﹐索契市長帕霍莫夫在記者會中極力提出辯護。

他說﹕“去年八月﹐來自全球的切爾克斯人到索契參加一個會議﹐沒有一個人提出批評。大部份的人認為生活在索契的切爾克斯人過得比他們還好﹐因此﹐你所知道的是錯誤的。”

有關在索契切爾克斯人歷史命運的辯論﹐主要是由居住海外的切爾克斯人主導﹐當地的切爾克斯人比較熱衷於自保﹐以及教育未來一代他們的文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