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雅爾塔將再次改繪歐洲地圖

  • 阿羅特

圍繞克里米亞的未來而展開的較量使俄羅斯和烏克蘭互相對立,但在這個多民族聚居的半島上,歸屬感並非明顯地涇渭分明。

雅爾塔是克里米亞一個海濱度假聖地,俄國沙皇曾在這裡休閒遊樂。二戰末期,盟國領袖在當地開始重新繪制歐洲的地圖。這張地圖可能又要出現變化了。

親俄羅斯部隊已經控制了克里米亞各地,星期日(3月16號)的全民公投很可能將烏克蘭的這個地區完全至於俄羅斯統治之下。

雖然面臨危機,但在雅爾塔蜿蜒的沿海沙灘上,當地人至少星期日這一天基本感覺不到緊張氣氛。他們在海邊散步,享受大海,享受在一起的閒散時光。遠處,一群親俄羅斯的居民在列寧雕像嚴肅的目光下集會,反映出克里米亞許多俄羅斯族人的政治傾向。

但並非所有俄羅斯族人都親俄。斯韋特蘭娜是俄國公民,3年前移居烏克蘭,她丈夫呂斯泰姆是克里米亞韃靼族。斯韋特蘭娜認為,莫斯科以保護俄羅斯人的名義進行干預是不對的。

斯韋特蘭娜說:“這裡的俄羅斯人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我自己知道。這裡非常和平,在普京來之前,一切都非常和平。”

呂斯泰姆說,唯一受到傷害的是當地的非俄羅斯人。他的評論引起旁邊一些人的憤怒。

呂斯泰姆說:“克里米亞韃靼人和烏克蘭人的權利被侵犯了。我懇求你們保護我們。這就是我要說的。”

呂斯泰姆表示,他要為自己珍惜的事情而戰。他說:“我們等著看事態的發展,如果有變化,我們將保衛自己的祖國。”

而這場衝突的核心正是這種祖國的概念。幾百年來,俄羅斯人都宣稱克里米亞是他們的領土。克里米亞激發了很多代詩人和作家的創作靈感,其中也包括契科夫。現在,莫斯科預備再次宣稱對克里米亞擁有主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