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里米亞公投引爆烏克蘭民族緊張


距離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舉行公民投票只剩下幾天的時間,各界都將目光集中在這個多數民眾說俄語,立場親莫斯科的半島。克里米亞可能從烏克蘭分離出去,讓各界越來越擔心莫斯科在聲稱對烏克蘭所有說俄語的地區擁有控制權之前不會停止行動,分析人士說,任何從烏克蘭分離出去的行動,都有可能升高這個地區不同族裔之間的緊張情勢。

克里米亞親俄羅斯領導人阿克肖諾夫(Sergei Aksyonov)已經表明他對星期天公民投票的期望。

克里米亞總理阿克肖諾夫說﹕“今天烏克蘭軍隊被圍困在他們自己的軍事基地裡面,在舉行完公民投票決定未來與俄羅斯統一之後,他們將必須離開克里米亞的領土,或是必須誓言效忠俄羅斯或是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

對於這個地區的少數族裔,像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韃靼人來說,這樣的宣布聽起來顯示了不祥之兆,前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控訴韃靼人與納粹勾結,在二戰之後將他們趕到前蘇聯東部地區,自此之後,這群穆斯林就回到克里米亞﹐現在他們擔心面對新一波的迫害。

克里米亞韃靼人阿布加法爾說﹕“克里米亞的韃靼人因為我們是穆斯林而遭到迫害,更嚴重的是,俄羅斯部份激進的政治人物,希望俄羅斯成為百分之百的俄羅斯,不希望有任何其他民族的代表。”

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的少數民族問題高級專員阿斯特麗德.托爾斯(Strid Thors )也對克里米亞韃靼人的處境表達關切。

阿斯特麗德.托爾斯說﹕“克里米亞韃靼人現在已經採取了和其他多數克里米亞人不同的立場,我的評估是,這樣不同的立場已經增加他們的弱勢,因此如果我們真的希望保持警戒,我們必須要密切關注這個族群可能面臨的遭遇,不能夠再忽視他們的處境,他們需要資源進行整合,他們需要我們的關注。”

隨著克里米亞瀕臨脫離基輔統治,各界開始擔憂烏克蘭其他說俄語的地區也可能希望跟進,頓涅茨克社會研究院的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大多數頓涅茨克的居民支持烏克蘭的團結與統一,但是他也警告,不能夠忽視分離主義帶來的風險。

頓涅茨克大學社會研究院研究員弗羅德米爾.科本說﹕“分離主義的風險的確存在,但是有限的,而且是被這個國家以外的軍事力量所激起的,如果政府採取應有的作為,這樣的風險可以被孤立﹑減低,不至於對國家造成威脅。”

烏克蘭總理亞采紐克今個星期到美國訪問,尋求西方國家對烏克蘭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