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報告指全球媒體自由度十年來最低

  • 塞爾丁

自由之家公佈的全球媒體自由度分佈圖

自由之家公佈的全球媒體自由度分佈圖

一份最新發布的報告說,雖然傳播新聞和信息的方式在日益擴大,全球對媒體自由的打壓一直是冷酷無情的。2014年媒體自由說,全球新聞自由“跌至1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幾年前曾經取得進步的一些地方出現了重大的倒退。全球為自由媒體而奮鬥的努力處境艱難,這對於一個渴望信息的公眾來說意味著什麼?

非營利的民主宣傳組織“自由之家”說,世界範圍的媒體自由在下降,幾乎在世界任何地方,獲取新聞變得越來越困難。

自由之家項目主任卡林‧卡勒卡爾說:“我們看到有人在設法控制和操縱信息,宣傳日益加強,事先設法對編輯內容施加影響。而且我們還看到對博客作者以及使用這些媒體傳播信息的人進行打壓和騷扰。”

卡勒卡爾說,2013年媒體自由度喪失的程度極為嚴重,全球每六個人當中就有一人得不到“自由”媒體。她說,在很多媒體自由度下降的地區,政府絕非孤軍作戰。

他說:“在一些關鍵媒體發生了所有權的變更。我們還看到社論基調的變化,記者受到的壓力。”

在自由之家評估的197個國家和地區中,北韓的狀況最差。伊朗也幾乎墊底,雖然伊朗在總統大選期間曾出現過些許的改善,敘利亞也是如此。在當地,記者被殺,被綁架。

整體而言,新聞自由度下降最嚴重的地區是中東,首當其衝的是埃及。埃及政府在軍人的支持下對媒體尤其是記者進行嚴厲打壓,審判他們。居住在這些國家的人口只有2%能得到“自由”媒體,14%得到“部分自由”媒體,84%的媒體“不自由”。

但是,表現最差的地區莫過於歐亞大陸,在俄羅斯,記者被監禁,毒打,有些人因此喪生。在烏克蘭,記者們抗議同事遭受殘暴攻擊。

自由之家說,在西歐之外的歐亞大陸,沒有一個人生活在自由媒體的國家,該地區3%的人口得到部分自由媒體,97%的人居住在媒體“不自由”的國家。

在亞太地區,中國仍然處在為媒體自由而奮鬥的前沿。中國一份自由報紙的支持者曾一度與當局發生衝突,還有一些人則敦促當局在社交媒體上給予更多的自由,但結果是一無所獲。

SOT 3:“中國一直是一個對媒體進行大規模控制的國家,當你看到一些開放時,例如過去幾年的微博,但就是在這些領域他們去年開始進行打壓,因為他們意識到民眾在這些領域触動當局的底線。

越南也打壓網絡上發表的文章,緬甸自由的步伐在放緩,泰國的自由度下滑,記者受攻擊的案例增多。

該地區人口只有5%能得到“自由”媒體。得到“部分自由”媒體的為47%,48%的人口居住在媒體“不自由”的國家。

在拉丁美洲,媒體自由度跌至5年新低。最突出的是委內瑞拉,政府打壓報道反政府抗議的媒體。

自由之家說,只有2%的拉丁美洲人口居住在“自由”媒體的國家,67%的人口居住在“部分自由”的國家,31%的人口在“沒有自由”的國家。

即使在一些歷來媒體自由的國家,自由度也下削弱,其中包括美國。自由之家說,政府設法騷扰記者,尤其是報道國家安全事件的記者。

美國司法部追查紐約時報的一名記者,讓他交出保密的消息來源,政府扣押美聯社記者的電話記錄。

美國著名的傳媒教育機構波因特學院的麥布萊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

麥布萊說:“新聞的受眾會更容易被欺騙,對真相更加不知所措。我們已經看到了這種趨勢。”

她說,最終的結果是一個給受眾壓力的媒體環境,讓受眾決定什麼才是真正合法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