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諾曼底登陸日70週年退伍軍人重返昔日戰場


世界各國領袖在星期五出席在諾曼底舉行的儀式,紀念諾曼底登陸70週年。 1944年6月6日,大約16萬盟國軍隊穿過英吉利海峽,進入納粹佔領的法國。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進攻艦隊,幫助盟國取得了勝利。美國之音記者里奇韋爾從諾曼底報導說,今年的紀念對退伍軍人來說尤其令人辛酸。

98歲的退伍軍人托尼.皮亞特在重走70年前穿過英吉利海峽的旅程。

那時候,他參加了有史以來發動的最大規模的海上進攻。 1944年6月6日,7千艘艦船從英國啟航,要從納粹手中奪回法國。

皮亞特說﹕“我當時坐在自由號船的甲板上,專心致志地在讀書,忘記了周圍的世界,德國飛機投下一些炸彈,但並沒有擊中我們。有些事情想不起來了....但我並不害怕。但另一方面,我也並不是那麼英勇。我們只是在聽命令。”

在很多人來看,歐洲的自由歸功於像皮亞特這樣的退伍軍人。在諾曼底登陸後的12個
月內,納粹德國屈膝投降了。

皮亞特說﹕“那時候我們睡在戰壕洞裡,有時候也睡在坦克里。作為一名信號軍官,我有一輛吉普車。從阿若曼榭到柏林我一直使用那輛吉普車。”

從阿若曼榭再往西,美軍佔領了猶他和奧馬哈海灘。數以千計的年輕軍人從登陸艇下來,冒著德軍的砲火和子彈,涉水沖向海岸。

這些場景通過歷史教科書和電影深深地印在後代人的腦海裡。對這些退伍軍人來說,重返諾曼底又勾起了生動的個人回憶。

92歲的喬治.申克爾當年是美國第82空降師的一名通訊下士。諾曼底登陸那天,他隨
第508空降步兵團空降進入諾曼底。他這次來到奧馬哈海灘的美軍墓地憑弔。

申克爾說﹕ “我永遠不會忘記艾森豪威爾的話'世界的眼睛在看著你們'。即使今天,他的話仍讓我不寒而栗。”

對數以千計參觀這個墓地的人來說,這是他們集體反思巨大生命損失的時候,對很多退伍軍人來說,這是他們悼念70年前犧牲在這些山丘的戰友們的機會。

來自奧克拉荷馬州的比爾.拜爾當時在第300工程師戰鬥營。這是他1944年登陸後首次重返故地。他是來緬懷一位犧牲的戰友。

克勞福德.亞歷山大乘坐的艦船在奧馬哈海灘被敵軍擊沉。他的屍體從來沒有被找到。


拜爾說﹕“對我來說,這就是發生的一切。我們從來沒有談過此事。我見過他太太,告訴她發生的一切。她說,'他還在什麼地方活著。'她拒不接受丈夫已經犧牲的事實。”

諾曼底登陸那天,有6千名美國軍人犧牲,還有4300名英軍和加拿大軍人。德軍的損失估計達9千人。

當年的退伍軍人現在大都90多歲了。很多人說,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參觀仍可以看到當年戰爭痕蹟的海灘,憑弔很多戰友倒下的戰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