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向克里米亞韃靼穆斯林示好

  • 布魯克

在俄羅斯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三個月後,俄羅斯盧布現在是克里米亞的法定貨幣,230萬克里米亞居民中有一半已申請俄羅斯護照。但是俄羅斯面臨的一個問題是,如何對待克里米亞的少數民族穆斯林韃靼人。

在莫斯科舉行的克里米亞韃靼人的畫展展示了俄羅斯的精髓。

俄羅斯最高伊斯蘭領袖大穆夫提在俄羅斯吞併後訪問了克里米亞。他歡迎克里米亞25萬韃靼人進入俄羅斯2千萬穆斯林的大家庭。

“我特別希望並真誠地禱告,在不遠的將來,我們將看到克里米亞韃靼人重新生活在體面的生活條件下,在俄羅斯聯邦內的國營公共部門有他們的代表。”

俄羅斯國會和穆斯林專家馬爾格洛夫提醒公眾,普京總統最近簽署了一項法令,恢復1944年被斯大林從克里米亞大規模驅逐的韃靼人的地位。

“普京恢復被壓迫民族的法律在發揮作用,並將顯效。應該考量歷史上對克里米亞韃靼人的不公正和犯罪,並清算其後果。”

5月18日是克里米亞韃靼人被驅逐70週年紀念日。上個月在基輔舉行了紀念活動和集會。人們舉著的橫幅寫道“克里米亞韃靼人和烏克蘭人是兄弟”。他們高喊:“烏克蘭最重要”。

莫斯科併吞克里米亞後,多達1萬5千韃靼人離開克里米亞。一名克里米亞韃靼難民說:“這對我們來說很困難。我們希望能返回克里米亞,生活在那裡。”

蘇聯時代的韃靼人領袖傑米列夫呼籲結束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控制。

(傑米列夫)“我希望在不遠的未來,克里米亞韃靼人能有新的一天來慶祝,慶祝俄羅斯結束佔領克里米亞。”

但是克里米亞現任總理阿克肖諾夫禁止傑米列夫返回。上個月他還禁止韃靼人舉行紀念驅逐日的集會。

有些人擔心,如果克里米亞韃靼少數民族感到受壓迫,年輕人將加入其他在敘利亞打仗的講俄語的穆斯林。上個月,克里米亞韃靼聖戰者號召韃靼人去敘利亞接受軍事訓練,或在國內展開聖戰。

“我們看到去克里米亞和烏克蘭的穆斯林,韃靼人受到很大的屈辱,但這裡的穆斯林卻非常自豪和自由。”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面對的問題是,給克里米亞韃靼人經濟援助和政治寬鬆是否能避免他們採取激進立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