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東警方“掃蕩”勞工NGO引發嚴重關注

  • 海彥

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朱小梅 (維權網圖片)

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朱小梅 (維權網圖片)

在中國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省近年工廠倒閉潮嚴重,勞工維權行為高漲之際,廣東幾個地方的警方,近日帶走近二十位關注勞工權益的不同NGO團體的負責人和工作人員,或者刑事拘留或者傳喚後釋放,並對相關辦公地點進行搜查。廣東警方此次被外界稱為“掃蕩”勞工NGO組織的行動,引發外界嚴重關注。

據廣東NGO組織及網上最新消息,從12月3日上午開始至5日深夜,廣州和佛山兩地至少6個勞工權益組織的人員及相關人士,被警方帶走、傳喚或者問話,總共涉及25人。目前,仍有7人沒有獲釋或者失蹤,其中佛山“南飛雁”社工中心負責人何曉波、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及員工朱小梅被確定形拘,家屬已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

2007年成立、2012年在民政局登記的“南飛雁”,是佛山唯一工傷維權組織,累計協助過近萬名工傷者。該NGO負責人何曉波此次被形拘的罪名是涉嫌“職務侵佔”。1998年就已成立的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總幹事曾飛洋和員工朱小梅,則是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遭形拘。

此外,還有4名NGO勞工人士沒有出來,處於失聯狀態,包括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負責人陳輝海,其餘十多人在警方傳喚後獲釋,包括廣州番禺女工組織“向陽花”社工服務中心負責人駱紅梅。同時,有至少6名勞工權益活動人士的家屬也被警方問話,包括曾飛洋的父母、妻子和大哥。

據網上評論反應,外界尤其對警方拘捕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員工朱小梅感到不滿。朱小梅曾因被選為工人代表被資方開除,後來致力於勞工權益保護工作,在為自己維權贏得非法解僱官司後,加入工人草根團體“打工族服務部”,多年來成為工人權益保護培訓和集體談判專家。

據悉,警方12月3日中午帶著搜查令直接進入廣州番禺朱小梅的家實施拘捕。當時現場有朱小梅的丈夫、10歲的兒子以及剛滿週歲仍在吃母乳的女兒。朱小梅的丈夫因要上班無法帶走孩子,而警方拒絕朱小梅帶著孩子走。最後,朱小梅10歲的兒子抱起妹妹,警察在孩子面前給朱小梅戴上手銬帶走。

朱小梅被抓後,她從沒離開過母親的女兒拒絕喝奶粉。家人與官方爭取將孩子送至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讓朱小梅哺乳,但至今未獲許可。

前中國大陸NGO工作者、現香港大學博士候選人曾金燕,近日以一位母親的身份在網上關注朱小梅的遭遇,在要求有關當局停止報復朱小梅維護工人權益的工作,立即無條件釋放的同時,呼籲工友母親們到朱小梅家,協助喂養孩子,幫助度過難關,避免給孩子和母親造成更深的創傷。

曾金燕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出於一位母親和正常人的心境,對朱小梅的遭遇尤其關注,希望當局不要讓朱小梅和她的孩子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曾金燕說:“很簡單的,就是出於一個人之常情的看法,就是她應該被釋放回家帶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應該得到好的照顧,不應該受苦。而且她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工人的權益,為了基本的生存的權利。我覺得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會有這種想法。”

因週末休息,記者目前無法聯絡上廣州或者佛山的警方,希望對這次拘捕廣東勞工NGO團體的行動加以說明或者澄清。

據報道,中國勞工NGO團體的處境多年來一直十分艱難。而近年由於廣東珠江三角洲地區工廠倒閉潮的來臨,迫使大批工人加入維權行列,當地勞工NGO因協助工人與資方、政府展開三方集體談判,提供法律意見,與資方和地方政府的矛盾越來越大。

據悉,從去年10月起,佛山的“南飛雁”等NGO在警方壓力下停止接受香港勞工組織的資金援助。廣州番禺的“向陽花女工中心”今年6月收到當地民政局的行政處罰告知書,稱擬撤銷該中心的註冊登記。而“南飛雁”位於順德和佛山祖廟附近的兩個辦公室今年8月也被迫關閉,與政府合作的購買服務項目終止,帳目也遭重新審計。

有分析表示,這是繼今年5月30日廣東勞工權益保障人士、“工維義工”創辦人劉少明,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刑拘,但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批捕之後,廣東當局對勞工NGO的第二輪打壓。據悉,此前,當局多採用逼遷的方式讓NGO無法正常運作,而這次大規模拘捕和傳喚則顯示,當局希望癱瘓協助工人集體維權的勞工NGO團體的運作。

XS
SM
MD
LG